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九十四章 被人敲诈
  至于这个地方不允许开直升机的命令,对他来说就是狗屁。

  傅殃将车开的很快,身后不停地传来枪声,宋九月偶尔子弹上膛,往后开出几枪,总能精确瞄准轮胎,最后车辆失控,侧翻在一旁,但是剩下的人依旧没有放弃,甚至追来的人越来越多。

  “他们这边的大本营追来了,宋九月,有些麻烦了,抓紧!”

  傅殃的眼里闪过一丝暗沉,两人将车开得极快,可是比不上人家有火箭炮的人,毕竟这里是人家的地盘,装备什么的都很精良。

  周围的土地一直在发生爆炸,宋九月有些胆战心惊,这才体会到交战的可怕,将一旁的手榴弹拿了过来,咬环一丢,算是回敬对方。

  “傅殃,这样下去不是办法,他们的人越来越多,就是车轮战都能把我们轮死。”

  宋九月的脸上有些担忧,最后两人弃车,进了一个雨林,顺便将一包炸药丢进了车里,迅速离开。

  “萧三少,他们进入那个地方了,麻烦了,那里可不是什么苏波拉能够相提并论的啊,人类足迹都没有到达过的地方,所有猛兽都带着剧毒,未知的毒素更是多,苏波拉就是从里面传出来的。”

  黑衣保镖在一旁说了一句,低头的时候,发现跟在两人后面的汽车都停下了,没有再追,看来也知道里面的危险性。

  宋九月和傅殃并不知道自己闯进了什么地方,但是这个森林给人的感觉太阴森恐怖了一些,宋九月直接拉住了对方。

  “傅殃,别进,你有没有觉得后面没人再追了,这个森林像是一只张着大口的野兽,直觉告诉我,很不对劲儿。”

  傅殃脸色已经有些白了,看了宋九月一眼,拉住了她的手。

  “苏波拉病毒就是从这片森林里传出去的,我来非洲不多,只知道它很恐怖,但是被那群人抓住,后果更严重。”

  傅将宋九月拉着,没有再往前走,拿出一把小刀握在手上。

  “莎莎莎……”

  “莎莎莎……”

  “莎莎莎……”

  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响了起来,宋九月抬头看过去,哪怕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这个时候也忍不住头皮发麻,铺天盖地全都是密密麻麻的蚂蚁,要是密集恐惧症的人,这个时候恐怕已经被吓死了。

  “遭,宋九月,跟着我!”

  傅殃的脸上有些阴沉,拉着人便跑了起来,后面是铺天盖地的蚂蚁在追着,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全都被活生生的吞了,动物也只剩下一副血淋淋的白骨,吞噬一个生物只是几秒的事情。

  不夸张的说,宋九月腿脚有些发软,根本不敢回头看,似乎整个世界都是蚂蚁爬行的“莎莎”声。

  “上来!”

  听到有人这么喊了一声,两个人往前一看,不就是刚刚部落里的那群人么,没有犹豫,直接上了直升机。

  直升机迅速飞高,宋九月看到下面黑压压的一片,还是没忍住,在一旁吐了起来。

  萧琴歌有些同情的看着这个人,这俩人的运气太好了,碰上百年难得一遇的蚂蚁迁移,况且还是行军蚁,这种蚂蚁出来一次,里面的所有植物和动物都不能幸免。

  “呕……”

  宋九月还在一旁吐着,傅殃拍了拍她的肩膀,自己也忍不住有些想吐。

  直升机最后在这个国家的首都停了下来,傅家的私人飞机也赶来了。

  下了直升机后,傅殃本来打算道谢的,但是人家直接扔来了一张账单。

  “坐了我的直升机,用了我的纸,喝了我的水,这些加起来,一千万差不多吧,别赖账,给钱。”

  傅殃的嘴角狠狠一抽,这下总算是知道这个人是谁了,传说萧家堡里的第三位少爷,视钱如命,最是斤斤计较。

  今天怕是被人家敲诈了。

  但是宋九月的脸上太苍白了,他懒得和对方废话,直接写了支票,然后抱着人上了私人飞机。

  萧琴歌笑眯眯的拿着支票,周围的保镖低头不语,果然啊,一不小心就会被这位把钱掏过去,明明富的流油,但最在乎的,还是一个钱字。

  记得这人曾经和M国的某位王子打了个赌,赌注是所有身家,对方输了,这人浩浩荡荡的带着人去了那位王子家,将东西搬了个精光,更令人发指的是,连白玉地板都是一块一块橇起来,然后打包带走的,最骇人听闻的是人家古堡前的两尊狮子,也被搬走了,至此一战成名,没人敢招惹。

  “回去。”

  萧琴歌懒懒的说了这么一句,把支票小心翼翼的揣进了兜里。

  而另一边,宋九月蔫蔫的窝在傅殃的怀里,想到刚刚看到的场景,头皮一阵发麻,最后伸出舌头舔了一下他的唇瓣,才觉得心里安了一下。

  “这地方真不是人呆的。”

  傅殃有些好笑,伸手捋了捋她的头发,旁边是奶奶的骨灰,是她和这个女人一起拿回来的,这个时候竟然有些自豪,至少在以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把一个女人带在身边,去做这么危险的事情。

  “那是行军蚁,数量庞大,每次一出来,整个森林都会完蛋,比苏波拉恐怖多了,因为数量太多,根本没办法弄死,别想了,回家好好睡一觉。”

  宋九月点点头,窝在他的怀里睡了起来,中途又起来吐了一次,原谅她吧,第一次看到那么逆天的画面,恐怕以后都有阴影了。

  飞机最后在别墅的院子里停了下来,小黑远远的就跑过来了,傅殃的嘴角勾了勾。

  “答应你的宠物还在国外朋友那寄养着,因为刚出生,上不了飞机,很容易死,等它健康了,我再去给你带回来。”

  宋九月本来以为这个人忘了的,没想到对方还记得,立马跳到了他的身上。

  “谢谢老公!!”

  傅殃往后退了一步,把她抱了起来,扶住她的双腿,让墨一把骨灰盒照顾好,带着人就去了楼上,拍了拍她的屁股。

  浴室已经放好了热水,他直接把人剥了个精光,丢了进去。

  “好好洗洗。”

  宋九月直接抓住了他的衣摆。

  “一起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