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九十六章 沈家步步高升
  她能闯什么祸,每次不都是别人主动招惹上她的么……

  晚上的时候,宋九月真的去了,本来这样的宴会,大家都是盛装打扮的,她平时也不会特意在这样的宴会上出风头,不过这次不一样,她特意挑了一身火红的裙子,一出现就夺了所有人的目光。

  平日里的宋九月看着是温雅乖巧的,但这个时候,莫名的有些霸气,这在沈家看来,还真有些喧宾夺主的味道。

  沈家本来就和宋九月结怨已久,现在看到对方又这么张扬的出现在这里,心里更是气愤。

  “恭喜沈老爷子升迁。”

  现场的马屁精已经把沈天围了个水泄不通,毕竟坐上了那个位置,就相当于是在权势的中心啊,谁不想巴结一下。

  宋九月的嘴角扯了扯,这真是一场虚伪的宴会,毕竟那个位置,谁都想要,但是最后落到沈家的头上,谁能甘心,大家可都知道,沈家这两年已经在走下坡路了啊。

  她越看越觉得没意思,想要去洗手间补个妆,然而刚把化妆盒打开,就听到旁边几个女人的议论。

  “沈家这次是赚了,平白无故得了这么大的好处,怕是做梦都要笑醒吧,我昨天和沈染打了电话,她似乎要回来了。”

  “现在沈家怕是要步步高升了,她也用不着去躲谁了,哎,听说当初是因为杀了人,还挺恐怖的,要不是沈家小姐这个身份,恐怕她已经坐牢了。”

  “嘘,这话可不能乱说。”

  两个人边洗手边这么议论着。

  宋九月假装没有听到,等到两人彻底消失了,她才缓缓的将化妆盒盖上,眼里闪过一丝暗沉。

  最近的洛城已经够乱了,现在沈家也掺和了进来,又听说那个恶心的女人要回国,心情莫名的不好了起来,本来想在今晚恶心一下沈家的,没想到计划还没有实施,她自己倒是被恶心到了,这下是什么心情都没了。

  出洗手间后,直接上了外面停着的车,墨一感觉到这个人的心情变化,没有开口,直接将车开回了别墅。

  宋九月回了别墅,喝了一杯水就睡过去了,中途头又疼了一下,那次留下的副作用真是太厉害了,每次都会无缘无故的头疼,最开始她并没有在意,没想到还会影响到她的心绪。

  傅殃回来的有些晚,打开门的时候,听到里面轻微的呼吸声,特意将脚步放轻了一下,听墨一说这女人只去沈家待了十几分钟就回来了,轻轻的坐在了床边,伸出指尖摸了摸她的脸蛋,心里瞬间就软了下去。

  为了这个人,他可以做一切事情,今天还特意去查了一下她的资料。

  因为宋九月的身体太特殊了,一般这样特殊的体质,绝对不会出现在普通家庭的孩子身上,所以他开始怀疑宋九月的身份,但是宋家当初确实生了双胞胎,就是宋九月和宋妍,宋九月被送到乡下,而宋妍像是公主一样,被宋家人宠着。

  如果宋九月真的是宋家的孩子,那么父母为什么会厚此薄彼,对她这么不公呢,可要不是宋家人,她的脸又怎么会和宋妍一模一样。

  眉头蹙了起来,这件事像是一个死结,因为宋家夫人是在家生的孩子,并没有去正规的医院,所以对两个孩子的资料并没有正规的记录,叹了口气。

  去浴室洗了个澡,最后躺上床,伸手打算将床头灯关上,可是怀里却突然滚来了一副温软的身体。

  “没睡着?”

  宋九月委屈的点点头,总感觉最近的事情太多,有些焦虑,一焦虑就容易头疼。

  “宋九月,你的脑袋瓜子里每天都在想些什么,没听到初原说么,你不能想多,副作用还在,下次要是再认不出我怎么办?难不成再来一巴掌?”

  宋九月的嘴角撇了撇,上次扇了这个男人一巴掌,他总能拿出来说事,搞得自己更加愧疚。

  “傅殃,沈家也参与了那件事,我感觉傅家的敌人似乎越来越多了,而且今天沈家的宴会,不少人在沈天的面前溜须拍马,我本以为应该很少有人去这个宴会的,毕竟傅爷爷刚退下来,沈家就整了这么一个宴会,今天去参加宴会的人,无疑是在站队,证明他们都是站在沈家那边的,之前因为我,你已经把沈家得罪了,季家和上官家,似乎也是因为我,我是不是太不吉利了……”

  越说,她的声音就越是低了下去,似乎因为自己,已经给傅家树了太多敌人了,要是将来所有人都对傅家下手,就算傅家再强,也有疏忽的地方。

  她真怕因为自己,整个傅家都会付出代价。

  傅殃没想到这个人的心里会想这么多,嘴角勾了勾,拍了拍她的肩膀。

  “胡说八道,你明明是福星,这些家族会对傅家发难,是他们的野心在作祟,并不是因为你,就算你不出现,他们也会找其他的借口对傅家下手,傅家站在这样的位置,就注定了要承受这些压力,有句话叫高处不胜寒,爷爷这次退位,其实他自己也挺开心的,毕竟争了一辈子,晚年就应该养花种草,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们这些年轻人就行了。”

  宋九月的眼睛闭了闭,将头靠在了他的胸前,蹭了蹭,最后一口咬在了他胸前的某个东西上面。

  “宋九月……”

  傅殃磨了磨牙齿,疼的脸上抖了抖,x。

  宋九月闷哼出声,摸了摸自己,转身背对着人。

  “你的烂桃花太多了,傅殃,我已经快剪不过来了,你在外面最好给我收敛一点,时刻记住你自己是个有家室的男人。”

  傅殃叹了口气,算是怕了这个女人了,这都哪跟哪儿啊,将人往怀里一搂。

  “睡觉。”

  本来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了,结果半夜他被这人踢醒了,一脸懵逼的看着对方。

  宋九月幽幽的叹了口气。

  “刚刚梦见你出轨了,扭头发现你睡得很香,有些气不过。”

  傅殃的脸上抖了抖,这才发现女人作起来简直跟炸弹一样恐怖,气闷的将人搂了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