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六百九十七章 季锦时的身份
  “我怎么可能出轨,这世界上再也没有比你更可爱,更善解人意的女人。”

  宋九月听到这话,心里总算是好受了一些,甜甜的窝进对方的怀里,睡了过去。

  ……

  接下来的时间,她依旧过着以前那样有规律的生活,要么去训练室,要么就破解一下别人的密码来玩玩。

  她知道,现在的洛城像是一个不停充气的气球,当它达成自己的承受点的时候,就会“嘭”的一下爆炸开来,只是不知道这些家族,到底是哪一家最先坐不住。

  很快盛腾的特训就完了,季锦时果然是第一名,听说今天是签约的日子,宋九月哪里还坐得住,风风火火的朝着盛腾赶了过去。

  只是在她赶去的过程中,季锦时已经站在傅殃的办公室了,手里拿着签约合同,一脸冷静的看着这个人。

  “说起来,我们也五年没见了,老朋友见面,你不是应该请我出去吃一顿么?”

  季锦时特意让自己的语气熟稔一些,想要唤起对方对自己的一点点熟悉感,毕竟两个人算是从小就认识,那时夏冰装大度,装哥们义气的靠近这个人,她就知道对方的下场不太好,毕竟人的演技再好,总有露出马脚的一天。

  “我们不熟,宋九月会吃醋。”

  傅殃淡淡的说了这么句话,看了一眼签约合同,在末尾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将合同一推,推到了对方的面前。

  季锦时这个时候已经站了起来,指尖淡淡的在合同上转了一圈儿。

  “不熟?我可记得你小时候说过,长大了要娶我啊,还说这是老天安排的一段缘分,说我是你的朱丽叶呢~”

  季锦时越说,眼睛便越是眯了起来,嘴角微勾的看着这个人,本来以为对方的脸上会稍微有点儿表情,但是没有,有些恼怒的将桌上的文件挥到了地上。

  “捡起来。”

  傅殃的头也没抬,视线在面前的文件上没有移开,手上握着钢笔,飞快的签着字。

  “我靠……”

  季锦时低咒了这么一句,弯身捡地上散落的文件,最后狠狠的摔在了办公桌上。

  “傅殃,我告诉你,老娘可是受够了,一句话把我贬去那个老不拉屎的地方,都他妈待了五年了,现在季家要对你心爱的女人动手了,倒是知道把我唤回来了,卧底,卧底你MB啊。”

  季锦时愤恨的吼了这么一句,看到傅殃的脸色变了,马上讨好的将文件上的灰拍了拍,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傅殃没有说话,等到把面前的一叠文件签完,才抬头看着旁边坐着的人。

  “国外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说到正事,季锦时总算是正经了不少,眉头蹙了起来。

  “这几年不都没出过什么事儿么?有我看着,那些线都好好的,不过你上次说萧家出现,我其实在这之前就注意到萧家的动静,萧家的一位女主人似乎得了什么病,一直没有出现在人前,萧家也是因为这个,才隐世的这么深,不过我们的军火线虽然与萧家有所交集,但是两方相处的倒挺融洽,他们没有动静,我们也不可能先行动。”

  傅殃点点头,良久才眉毛一挑。

  “这次你带回来的男人是谁?我看人家倒是被你忽悠的团团转。”

  季锦时的脸上马上猥琐了起来,看了一眼自己脖子上的痕迹,嘴角勾了勾。

  “为了老板的生意,我舍身一下也没什么,不小心救了他,说要在我身边当几年手下,顺便暖暖床,也挺好。”

  傅殃拿出一张黑卡,直接放到了办公桌上,黑卡上带着一点儿金色,一看就是瑞士银行无限度使用的黑卡。

  季锦时的眼里一亮,搓搓手将卡拿了起来,最后放进了自己的兜里。

  “这怎么好意思呢。”

  虽然这么说着,但是手速却并不慢。

  傅殃的眼角抽了抽,叹了口气。

  “我看那男人挺喜欢你的,不然以人家的身份,怎么可能为了救命之恩,心甘情愿的当你的仆人,你要是不喜欢对方,又怎么允许他在你的身上留下这些印记,你在感情上的洁癖,比谁都厉害。”

  季锦时的眼里闪了闪,心口有些酸涩起来,喜欢又怎么样,两方迟早要站在对立面,现在自己在对方的眼里,不过是一个落魄千金罢了。

  “我跟他说我喜欢你,得不到你我会有心魔,说你是我年少的执念。”

  “啪!”

  傅殃手里的钢笔被硬生生的捏断了,阴气森森的看着这个人。

  “你是嫌我的敌人不够多?”

  季锦时起身,拍了拍自己的屁股,整理好了羽绒服。

  “再强大的敌人在老板眼里都是微不足道的,季家那里我来解决,至于上官家,我感觉宋九月已经把手伸进去了,傅殃,你这次还真是找了个好女人。”

  这么说着,她的屁股已经坐到了办公桌上,有些勾引的味道。

  “可惜啊,当初是谁信誓旦旦的说要娶我,这长大了,就变卦了。”

  话刚说完,办公室的大门就被人推开了,宋九月怔愣的看着里面的一幕,眼神缓缓的眯了起来,冷哼了一声。

  “我是不是打扰到你们了?不是签合同么?我要是再不来,恐怕这人都亲了吧。”

  话语里的火药味道两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傅殃抬头看了季锦时一眼,发现对方耸耸肩,嘴角一抽。

  宋九月走近,将坐在办公桌上的女人一把推了下去,丝毫没有留情。

  “不要脸,当着我的面勾引我老公,臭女人!”

  季锦时差点儿摔了个狗吃屎,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看到这女人已经扑进傅殃的怀里了,嘴角狠狠的抽了一下。

  傅殃把人搂着,拍了拍她的背,轻声细语。

  “宋九月,都是误会。”

  宋九月抬头狠狠的剜了对方一眼,不是说不认识这个人么?她刚刚可是发现两个人相谈甚欢啊,呵呵,竟然背着她偷腥,男人果然没一个靠得住的,都是畜生。

  季锦时将合同拿在了自己的手上,暧昧的抛了一个媚眼,将脖子上的红色痕迹露了出来,这下宋九月是完全不淡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