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零一章 爷爷最想要曾孙子
  所以说完这些后,他就起身离开了,这个地方转眼只剩下季锦时和季池。

  季池的嘴角有些嘲讽的勾了起来,爷爷对人的掌控欲很强,只要这个人乖乖听话,以后这季家,自然有对方的一席之地。

  当初夏冰就是对自己太自信了,以为爷爷是真的疼她,她也不想想,这样的大家族,哪里有什么亲情可言,况且爷爷总是有意无意的向对方透露萧家的事情,不就是想对方嫁进萧家么,可是夏冰并不明白,所以导致了后来的结局。

  “季锦时,你比你那个姐姐,倒是聪明了不少。”

  季锦时挑挑眉,没有说话,夏冰那个人,说她聪明吧,有时候真的愚不可及,可是说她蠢吧,她又有些手段,归根结底,还是太过相信季礼了。

  “表哥,你哪里的话,我现在连个完整的家都没有,不听外公的还能怎么办,这次回洛城,我也没想到夏家会变成这个样子,完全是措手不及,而外公是我的救命稻草,所以我只能紧紧的抓住了。”

  季池没有说话,淡淡的看了这个人一眼,如果爷爷要对方嫁进萧家,那么对整个季家都有好处,何乐而不为,嘴角勾了勾。

  “希望表妹能够一直明白这个道理。”

  季锦时的脸上带着假笑,等到对方离开了,脸上的笑容才逐渐耷拉了下去,看了门口处的男人一眼,嘴角撇了撇。

  辛这个时候已经走了过来,伸手放在了她的太阳穴上,细心的揉着,声音温柔。

  “等你拿到了季家,下一步是做什么?”

  季锦时的眼里闪了闪,对方的指尖冰凉冰凉的,揉的她很舒服,索性她直接放松了身体,瘫在沙发上。

  “拆散傅殃和宋九月,我喜欢傅殃这么多年,可不能便宜了其他女人。”

  男人的动作顿了顿,最后嘴唇抿了起来。

  季锦时似乎感受不到一样,微微闭着眼睛,把身子转了过去。

  “最近坐多了,腰疼,帮我捏捏背吧。”

  辛只是稍微犹豫了一下,一双手就放在了对方的背上,轻轻揉了起来,季锦时瞬间哼哼唧了起来。

  “你很讨厌宋九月么?”

  到底还是问出了这句话,心里隐隐的有个猜想,关于面前这个人的,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猜想也许正确,一颗心就嫉妒的发麻。

  “嗯。”

  季锦时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嘴角微勾着,不再说话。

  两个人都沉默了下去。

  而另一边,宋九月根本不知道这两人在讨论自己,因为老爷子刚刚退位,洛城现在处于一种很微妙的状态中,似乎所有人都在观望,想要看看傅家和沈家最后会到怎样的地步。

  宋九月看到傅殃在悄悄的准备礼物,一问才知道原来老爷子的七十大寿要到了,眉毛挑了挑。

  在这个敏感的时间点,老爷子的七十大寿,肯定是有很多人要看戏的,嘴角勾了勾,扑进了对方的怀里。

  “你给傅爷爷准备了什么礼物啊,能不能给我参考参考?”

  傅殃将人仔细的搂着,想到什么,眼里闪了闪,手迅速的覆上了她的肚子,眼里带着一丝笑意。

  “其实爷爷最想要一个曾孙子,宋九月,不如我们……”

  话才说到一半,整个人都有些激动了起来,似乎是有些跃跃欲试。

  宋九月一巴掌将对方的手拍了下去,看了看外面,艳阳高照,而她刚刚被傅殃拉去床上做了一回运动,现在整个人都瘫软的厉害,这人简直就是喂不饱的狼。

  “其实你不用担心这些,只要是你送的,爷爷都会喜欢,宋九月,虽然爷爷最开始并不喜欢你,但是你应该明白,对方只是有自己的考量。”

  宋九月点点头,感觉到属于傅殃的温度正在逐渐包裹着她,大冬天醒来,能够看到喜欢的人熟睡的脸庞,应该没有比这更幸福的事情了吧。

  “傅殃,我知道要送他什么了。”

  傅殃好笑的摸了摸她的脑袋,低头亲了亲唇畔,两个人都知道,在这个节骨眼上,老爷子大寿无疑是让气氛更加微妙,毕竟沈家刚刚还举行过升迁宴,很多人怕是要开始站队了。

  宋九月这几天一直都在想着礼物,晚上的时候,傅殃奇迹般的准备了烛光晚餐,红酒,蜡烛,还有玫瑰……

  她看了一眼对方,不知道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傅殃将她牵着,缓缓坐下,眼里闪了闪,这次为了帮沈白,可是没有办法了,一边是媳妇儿,一边是兄弟,他这个夹心饼干,还真是不好做。

  “宋九月,我们很久都没有这样约会了。”

  宋九月被她牵着,有些云里雾里的,接连被灌了好几杯酒,酒下了肚,才发现这浓度竟然还挺高,看了对方一眼,眉头蹙了蹙。

  傅殃继续给她倒酒,将酒瓶放在一旁,挑眼看着这个人。

  宋九月有些晕晕乎乎的,因为这人是傅殃,她的心里并没有怀疑什么,她对这个人,完全是全心全意的信任。

  傅殃看到她满脸痛红,慢慢停了下来,起身走到了对方的身边,轻轻捏了捏她的脸。

  “宋九月?”

  宋九月哼哼了一声,没有说话,差点儿从桌上翻下去,还好被傅殃眼疾手快的搂回来了,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个人,似乎不管她怎么成长,在自己的面前完全就是个小女孩。

  “宋九月,苏小小现在在什么地方?”

  他实在不忍心再看到沈白那个样子,作为兄弟,总得出手帮对方一把,不得已,只能想了这么个办法,有句话叫,酒后吐真言。

  宋九月似乎是有些犹豫,不过这个时候躺的太舒服了,也就半推半就的告诉了对方。

  傅殃拿到地址后,马上给沈白发了一条短信,良久,那边才回复了两个字。

  ——谢谢。

  他和沈白认识这么多年,自然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其实沈白是所有人中,最简单的一个。

  当初他以为自己喜欢夏冰,所以潜意识里就要对夏冰好,要忍让对方,尽管在苏小小出现后,那份感情已经变了质,但他自己不愿意去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