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零二章 苏小小,和我在一起
  宋九月醒来后,脑袋有些疼,索性就偷了个懒,赖在床上打了个滚,安安心心的等着老爷子的寿宴。

  她当然不知道自己昨晚上已经把苏小小的地址抖出去了,所以这个时候还睡得心安理得。

  沈白拿到苏小小的地址后,才发现原来对方一直都在洛城,距离根本没有多远,可洛城还真是个神奇的地方,两个人竟然的没有遇见过。

  以前他觉得洛城很小,因为不管走到哪里,都能遇到苏小小,但是现在,他觉得洛城很大,每天这么疯狂的找对方,可是隔得不算远的两个人,竟然一次也没有遇到过。

  他本来想要马上出发去找对方,可是想到宋九月上次的话,脚步又顿住了,是啊,苏小小现在大概是不想见到他吧,眼里闪了闪,缓缓的坐到了沙发上。

  大概是因为剩的日子不多了,医生说过,只有两年的时间可以活,所以他现在对一切都有一种淡然的心态,可唯独苏小小这三个字,像是一根最细的针,猛然刺进了他的心脏腹地,疼的整个人都瑟缩了一下。

  如果不去见那个人,大概他死都死不痛快……

  苏小小并不知道沈白已经知道她的地址了,每天出去买菜,她总能发现一辆车在背后悄悄的跟着她,甚至半夜突然醒来,依旧能看到那辆车待在楼下。

  她住的是复合式别墅,周围的邻居很多,最开始她以为是哪个邻居的车,但时间过去两三天,她便发觉到不对劲儿了,像是生活被谁监视了一般。

  半夜的时候,她又被惊醒,看了一眼空空荡荡的房间,拿过一旁的抱枕抱在怀里,抱枕是大白,抱着很温暖。

  不过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起床去窗户边看了看,发现那辆车依旧停在下面,眉头蹙了蹙,到底是谁会这么无聊,要是真的跟踪她,这也太明目张胆了一些吧。

  沈白坐在车里,冷的缩起了腿,这才发现自己忘了开空调,不过他像是故意在折磨自己一般,哪怕是想到了空调,也没有动手打开,反而是看了上面一眼,那个窗口依旧黑漆漆的。

  因为不敢见那个人,他只能想了这么个办法,每天能从床帘倒映出来的影子上,大概猜到对方在干什么,一旦那个窗口的灯光熄灭了,他就知道,苏小小是要休息了。

  沈白这么想着,苦笑了一下。

  ……

  第二天的时候,苏小小刚把车停下,眼神往后面看了一眼,又来了,到底是谁,现在她很肯定,这是在跟踪她的,难道是狗仔?

  不可能,除了亲近的几个人,没有人知道她从牢里出来了才对,嘴唇抿了抿,下车后,特意停顿了一下脚步,将一件东西掉在了地上。

  沈白看到苏小小上去了,眼尖的发现对方有东西掉在地上,眼里闪了闪,等了半个小时,确定对方不会下来,才打开车门下车,将那个小公仔捡了起来。

  苏小小躲在楼道里,整个人都如同被点穴了一样,僵在原地,脸色苍白,低头敛下了眼里的神色,想要朝着楼上走去,可是她的腿有些发软,没出息的定在原地,缓缓的蹲了下去。

  为什么是他呢?那个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在所有的感情都已经被她拔尽了以后,他竟然会这样出现,跟踪,就像当初她对他一样,这算什么……

  苏小小想要抬头,可是敏锐的感觉到自己面前站了一个人,最后是一双手搭在了她的肩膀,浑身一个哆嗦,微红着眼眶抬头。

  沈白静静的看着这个人,鼻头发酸,眼里也像弥漫了水雾一样,苏小小的温度透过这层稀薄的空气,一点点的软化了他的内心。

  “沈白,你什么意思……”

  苏小小问了这么一句,浑身所有的力气都回来了一样,将对方的手从自己的肩膀上甩了下来,抱着手里的东西想要上楼。

  可是才走出去一步,她的手腕就被人抓住了,再然后是一股力量拖着她往后退去,整个人直接被抵在了墙上,接着就是铺天盖地的吻。

  沈白的吻火辣又炽热,像是急切的想要表达什么一样,苏小小推拒不开,突然觉得委屈极了,这个人凭什么这么对她,在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后,凭什么可以这么云淡风轻的吻她……

  沈白的手将苏小小的眼睛遮住,不想看到她眼里那种陌生的光芒,那光芒像是一条长满了刺的鞭子,一鞭一鞭的凌迟着他的心脏。

  苏小小剧烈的反抗着,可是男女之间力气的差距在这个时候太明显了,她被吻的喘不过气来,有些狼狈的眼红,脸也红,最后那吻向着她的脖子去了,力道很大,那里一定有了很多红痕。

  “沈白,你放开我!!!”

  苏小小是真的生气了,最后使出浑身的劲儿,狠狠的甩出去一个巴掌,沈白白皙的脸上瞬间有了五个清晰的手指印,但他只是停下来稍微摸了摸,一双手就抚向了苏小小的脖子。

  苏小小以为这个人发怒了,往后瑟缩了一下,但是下一秒,她的唇就又被吻住了,沈白像是一头困在笼子里的野兽,这种近乎绝望的疯狂,像是穿肠毒药,把两个人都毒死在这里。

  苏小小这才发现,自己真的一点儿都不了解沈白,以前一直觉得对方是温润如玉的公子哥儿,花心又专一,但是现在,她第一次看到沈白的这一面,疯狂,歇斯底里。

  “苏小小,和我在一起,一年就够了……”

  吻够了,沈白将头靠在了她的肩膀上,微微的喘着气,缓缓说道。

  苏小小这个时候已经冷静下来了,就当被狗咬了一口,想要推开人,可是她这个时候才发现,原来沈白的力气这么大,对方抓住了她的手腕,所以她压根儿动弹不得。

  “一年会不会是我奢侈了?半年……半年怎么样?苏小小……答应我好不好?”

  沈白的语气有一种近乎执着的哀求,像是溺水的人紧紧抓着最后一根稻草,苏小小没有说话,最后轻笑了一下。

  “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