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零四章 没有教我去杀人
  周围瞬间传来了一声惊呼,沈天的脸也黑了,看到自己的唐装上一片水渍,隐隐的还泛着酒香,可是这么多人面前,他要是和宋九月计较,就显得自己太小气了一些。

  众所周知,宋九月现在是傅家那小子的女朋友,她做的这一切,会不会是受到了傅家人的指使?或者这其实是傅家给他的下马威?毕竟那个位置现在已经落到了他的头上,傅老爷子心里有气也是应该的。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起来,刚刚有人故意绊了她,扭头看了一眼,发现正是跟在沈染身边的两个女人,而沈染现在正一脸高傲的看着她。

  “宋九月怎么回事啊,她是不是故意的,想为傅家撒气儿么?”

  “这让沈老爷子太难堪了,这样的宴会,也不会带多余的衣服来的。”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起来,不管是不是别人绊了她,这个局面确实尴尬,毕竟沈天现在看着,已经处于发怒的边缘了,这是傅爷爷的寿宴,可不能因为她出现不愉快。

  “沈老,不好意思,今天穿的高跟鞋有些不合脚。”

  旁边沈家的管家已经拿出纸巾擦拭沈天的衣服了,周围都是窃窃私语的声音,本来只是一件小事儿,但是现在沈家和傅家的处境可是有些微妙啊,宋九月这么一泼,众人马上等着看戏。

  沈天的脸上有些阴沉,今天看到来这个宴会上的人,他才发现自己有多难堪,自己的升迁宴,他给很多人发了请帖,都是一些大家族里的老头子,可是人家都装病,宴会上一个都没来,可是傅家的宴会倒好,这些人结伴而来,算是在他的脸上扇了好几个巴掌。

  所以他不得不怀疑,这是不是宋九月在故意整他,目的就是让他出丑,让他看清沈家和傅家的差距。

  这么一想,心里瞬间被愤怒填满,像是积蓄已久的东西突然找到了爆发点,眼神示意了一下自家孙女。

  沈染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嘴角勾了勾,有些不屑的看着宋九月。

  “宋九月,你泼这一下,可不是一句道歉就能解决的,这个宴会上这么多人看着,是你故意将酒水泼在了我爷爷的衣服上,你一个小辈,这么做怕是不妥吧?”

  人家这么一开口,算是直接给她定了罪。

  宋九月看了一眼自己的酒杯,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脸上的表情突然严肃了起来。

  “沈老,真是不好意思,我这酒杯也许今天喝多了,有点儿迷糊,我现在就摔了它,为你出气。”

  说着,她扬了扬手,将酒杯“啪”的一下扔在了地上,溅起的玻璃碎片直接划伤了沈染的手腕,一条鲜红的血丝瞬间露了出来。

  现场一片哗然,大概都没有想到宋九月竟然会来这招。

  沈染是在疼痛传来的时候,整个人才反应过来,看着自己手腕上的那条红血丝,突然有些不认识这个人了,她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宋九月时的场景,对方懦弱的像是从来没有见过世面的井底之蛙,根本不敢跟人呛声,可是现在,对方却完全变了个样子……

  刚刚那一瞬间的气势,把她镇住了,一想到自己被这样一个女人吓了一下,心里瞬间涌起了羞耻感。

  “宋九月,你!!”

  她想说什么,却说不出来,这个人摔杯子给爷爷道歉,表面上倒是说的好听,实际上更是在打沈家的脸。

  但是在现场人的眼里,人家宋九月是道了歉的,他们要是再追究,就显得有些咄咄逼人的味道。

  宋九月的嘴角微微勾了一下,其实她今天无意招惹麻烦的,但是沈家和傅家的关系,就算没有她这一出,也已经破裂了,现在只不过是表面的和谐罢了,这沈老爷子心胸狭隘,怕是早已经把傅家恨上了。

  “宋九月,这就是你的家教吗?果然是小地方出来的人啊,一点儿规矩都不懂,你现在这样,根本没有资格成为傅殃哥的女朋友!”

  沈染气的脸上发红,宋九月现在的行为,和泼妇有什么区别,傅殃哥到底看上了对方哪点儿,真是眼瞎。

  宋九月的眉头轻轻蹙了一下,说来说去,这个人不就是看上傅殃了么?何必说那些冠冕堂皇的借口,脸上有些嘲讽,关于傅殃,她一点儿也不会让。

  “我没有资格,难道沈小姐你就有资格么?如果我没有记错,沈小姐的身上似乎还有人命吧,当初沈家不是说你神经有问题么?我看你现在状态好的很啊,莫不是沈家为了帮你洗脱罪名,故意那样说的吧?”

  她的脸上有些吃惊,看了一眼脸色更加难看的沈天,眼里闪过一丝暗色,其实这个人早就忍不下去了。

  沈染没有想到宋九月会大剌剌的将这件事抖出来,心里一凉,条件反射的看了看周围,大家果然在开始议论她了。

  “是啊,沈染当初确实是杀了人吧,现在居然还光明正大的出现在众人的面前,太不合常理了一些,难不成沈家当初精神病的说辞都是假的,只是为了帮沈染脱罪?”

  “沈家虽然地位涨了,但法律就是法律,背景再强,也不能这样来糊弄大家。”

  沈染听到周围人的议论,已经有些慌了手脚,偏偏宋九月这个时候还不肯放过她。

  “沈小姐,我的家教是不好,比不上沈小姐你,毕竟啊,我的家教可没教我怎么去杀人……”

  宋九月这句话一出来,旁边的沈天就已经忍不住了,当着他的面,这么诋毁他的孙女,无疑是没把他放在眼里,这个人果然是来给他下马威的。

  “宋九月,在这里我是你的长辈,今天你将酒水泼在了我的身上,道歉是应该的,可是你不仅摔杯子伤了我的孙女,现在还口口声声诋毁沈家,你是小辈,按理说我不应该和你计较,但是做人总不能这么任性妄为,无法无天,何况你现在还只是殃小子的女朋友,傅家可是还没有承认你呢。”

  沈天无疑是被气坏了,忍住心里喷发的怒火,说了这么一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