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零七章 把她绑起来
  在那之前,他们已经确认情人关系了,每个月她听话的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以为只要那样,对方就会看到她的好,逐渐的放不下她。

  现在想想,她还真是天真,一开始就没有把位置摆正,也注定了后来那样的结果。

  嘴角扯了扯,刚刚路过商场时,忍不住又陷入了回忆里,因为那天的两人太疯狂了,一墙之隔的外面,人来人往,而狭小的空间里,他们疯狂的探索着彼此身体里的秘密。

  那是她第一次,那么大胆,放荡,努力忍住嘴巴里的尖叫,那个时候,她大概发现了另一面的沈白,有些邪恶和霸道。

  事后,她已经腿软的站不起来,对方拥着她,一遍遍的亲吻着她的额头,眼里的光复杂难懂,那时她欣喜若狂,以为这个人终于要正眼看她了,然而结果却很让人失望。

  “其实你还是放不下他吧?”

  车厢里太安静了,但是苏小小的心事都写在脸上,所以宋九月没有忍住,问了对方这么一句。

  苏小小的嘴角扯了扯,扭头看着窗外缓慢移动过去的景色,将头靠在了冰凉的玻璃上。

  “假如让你放弃傅殃,你会么?”

  放弃一个很爱的人,无疑是将灵魂抽去,整个人只剩下一副躯壳,看起来真是狼狈。

  宋九月捏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怎么会呢,就算天塌下来,她也不会放弃傅殃的。

  苏小小看到她的表情,算是猜出了答案,静静的抿着唇,最后才叹了口气,现在只是想到那个人,心脏那里就会瑟缩一下。

  “宋九月,忘记一个人怎么可能这么快,虽然我说过很多次,苏小小已经死了,但是只有我自己明白,爱情这种东西,真的是很不讲道理的,你越是想要忘记,内心却偏偏要把一切都记起,这种感觉,真是不好受。”

  宋九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默默的开着车,因为没有这种感觉,无法感同身受,所有的一切都显得站着说话不腰疼。

  苏小小看到这人已经把汽车开进了洛城的大学里,有些好奇的看了对方一眼。

  “大学的教授说是有东西给我,等我拿到手,咱们再去聚聚。”

  宋九月说了这么一句,扭头看了这人一眼,最后将汽车停下。

  “你在这里等我,我马上回来。”

  苏小小点点头,靠在椅背上缓缓的闭着眼睛。

  宋九月到了刘教授的家门口,抬手按了按门铃,里面传来脚步声,直到有人来开门了,松了口气。

  “刘教授,我……”

  门刚打开,里面便伸出一双有力的手将她拉了进去,接着大门一关,她这才看清了里面的情景。

  刘教授被人绑着,现在根本不能开口说话,而沈染正高傲的坐在沙发上,看到她后,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屑。

  “宋九月,没想到你还真的送上门来了,噗,那个人说的方法果然有效啊。”

  宋九月根本反抗不了,屋子里全是保镖,而刘教授还在他们的手上,自己这个时候要是不配合,对方肯定会受伤。

  “把她绑起来!!”

  看到宋九月的那一刻,沈染的眼里就流露出一丝厌恶,昨晚的宴会上,这个人让自己那样出丑,呵,不就是被傅爷爷承认了么,那又怎样,等到这个人死了,谁还管她呢。

  “沈染,你想干什么?”

  宋九月冷静的说了这么一句,包已经被一旁的人抢过去了。

  沈染以为这个人是害怕了,嘴角勾了勾,缓缓的站了起来,走到她的身边,一字一顿的开口。

  “宋九月,被傅殃哥宠着的感觉很爽吧,你说你这女人凭什么,傅殃哥身份高贵,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最后却被你这样的蒙骗,我要干什么?今天当然是替天行道。”

  宋九月的脸上有些嘲讽,明明是自己的一己私利,偏偏要说的这么伟大,还真是恶心。

  “沈染,你替天行道,最该收拾的难道不是你自己么?你可是杀人了啊,也不知道对方的在天之灵,会不会半夜来找你呢。”

  “你住口!!!”

  沈染一巴掌扇在了宋九月的脸上,实在看不惯这个女人高高在上的姿态,她凭什么啊。

  宋九月的头一偏,脸上火辣辣的疼,她已经很久都没被人这么收拾过了,嘴角有些腥甜,应该是流血了,眼里闪了闪,这一巴掌她记住了。

  沈染本来以为打了这个人一巴掌后,对方会稍微老实一些,但事实并没有,对方的目光有些凶狠,直接把她吓了一跳,没有忍住朝后退了一步。

  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她才觉得有些难堪,竟然被这个贱女人吓住了,手一痒,一个巴掌又要落到对方的脸上。

  宋九月没有回避,这个人打了她多少下,她都记着,以后要十倍百倍的奉还回去!

  “沈小姐,不能再耽搁了,那边还在等着呢,别忘了你答应了人家什么。”

  旁边的保镖这么说了一句,沈染这才停了下来,看了房间里一眼,最后视线落到了刘教授的身上。

  这个该死的老头子,让他发短信给宋九月竟然宁死不屈,嘴角勾了勾,拿过桌上的水果刀,朝着对方的胸口狠狠扎了上去。

  鬼知道她这大半年到底经历了什么,现在杀人对她来说,就跟家常便饭一样。

  “沈染!住手!!”

  宋九月的声音有些破音,要是刘教授因为她出了什么事儿,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沈染看到宋九月歇斯底里的表情,竟然觉得有些快意,这可比刚刚的表情有趣儿多了。

  “宋九月,现在怎么不冷静了,还是说怕了,你这么在乎这个糟老头子,以前是不是和人家有过一腿啊,毕竟教授和学生之间相互勾搭,在大学里很常见吧。”

  她的声音满是不屑和嘲讽,表达出来的东西也让人恶心。

  宋九月的拳头紧了紧,刚想说话,就被一旁的保镖用胶带封住了嘴,瞳孔骤缩,因为沈染又拿起了刀子。

  她狠命的摇头,可她越是这样惊慌失措,沈染就越是觉得刺激,将刀子又朝刘教授的心脏处扎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