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零八章 苏小小遭难
  宋九月的嘴里一直支支吾吾的,看到刘教授的脸上涨红,知道对方一定是疼死了,那可是心脏的位置啊,沈染这一刀下去,能直接要了对方的命……

  “噗,哈哈哈哈哈。”

  沈染将刀抽了出来,有些嫌恶的丢在了地上,拿过一旁保镖递来的毛巾,淡淡的擦了擦手,眼神有些轻蔑。

  “看着自己最敬重的老师死在面前,滋味儿如何,宋九月,他可是因为你才死的。”

  宋九月的脸上还满是震惊,愣愣的看着刘教授满是鲜血的尸体,喉咙发疼,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像是一下慌了手脚一样。

  沈染走近,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

  “不就是长了这么一张脸么?你说傅殃哥是不是看上你的脸了?”

  一旁的保镖很有眼色的将地上的小刀拿了起来,伸手在她的脸上比划着。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恨意,恨不得这个女人现在就去死,牙齿咬了咬,可是因为嘴已经被人封住了,她现在根本不能开口说任何的话。

  “宋九月,我知道你现在一定很不好受,不过呢,看到你这么难受我的心里就很畅快,当初杀人那件事儿,和你有关吧,我真是蠢,竟然就这样中了你的奸计,要不是有人提点,恐怕我现在还联想不到你的身上,果然是会装啊。”

  宋九月这个时候已经冷静了下来,仔细思索着这个人话里的意思,对方说是有人提点,知道她和刘教授的关系的,无非是大学的那帮同学,而到现在还联系,甚至是已经交恶了的,就季池一个,看来这次的事情,季池也是参与了的。

  因为沈染的这几句话,轻轻松松的就把季池出卖了,虽然季池之前百般叮嘱对方,一定不能把自己供出去,但奈何沈染是个没有脑子的。

  宋九月没有说话,现在的沈染已经和以前不一样了,变得这么心狠手辣,她要是稍微有句话刺到了对方,恐怕那把刀子就会刺到她的身上,有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沈染看到宋九月已经安静了下去,还以为这个人是被吓到了,嘴角勾了勾,眼里闪过一丝恶毒,那刀就要朝对方脸上划去的时候,却被门铃声打扰了。

  宋九月的心里慌乱了起来,她怎么忘了,苏小小还在车上,自己这么久都没有出去,对方肯定会自己找上门的。

  沈染的眉头蹙了一下,透过猫眼,看到外面站着的女人。

  这个女人她认识,苏小小,虽然这是第一次看到真人,但不得不说,长得还挺漂亮的,上次哥住院,梦里一直叫着这个女人的名字,所以她上网搜了一下,原来还是个二三线的小明星。

  难道哥已经放弃夏冰,和这个女人搅和在一起了么?呵,就是因为这种女人的存在,才让哥失去了事业心,这些女人都该死!!

  苏小小按了一会儿门铃,没有人开门,拿出手机给对方打了个电话,可是她清晰的听到房间里传来了电话铃声。

  “宋九月?你不是说拿个东西吗?怎么会这么久。”

  宋九月在里面急的满头汗水,苏小小要是这个时候进来,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呢,可是她根本不能出声,只能看到这群保镖相互看了看,最后将门打开,把人抓了进来。

  今天这一出根本没有人想到,苏小小被拉进来的时候,这才反应过来,看到一旁被绑着的宋九月,还有不远处正流血的一具尸体,眉头蹙了起来,没有说话。

  “宋九月,这个是你的朋友吧?”

  沈染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觉得今天这戏是越来越好玩了,她就是想宋九月所有在乎的人都下地狱,让她痛不欲生的在人间活着,过得连乞丐都不如,这是她最开心的事情。

  宋九月的眼神垂了垂,没有说话,也不能说话,她今天就不该把苏小小带来这里的,害了人家。

  “这个女人长得不错,赏给你们了,速战速决。”

  沈染挥手说了这么一句,周围的四五个保镖相互看了看,眼里逐渐流露出一丝欲念,这个女人确实长得不错,既清纯又性感,要是能上到对方,绝对是值得炫耀的事情啊。

  几个人缓缓的朝着苏小小围了过去,苏小小的拳头紧了紧,看了宋九月一眼,发现对方的眼里一片猩红,心口突然有些发酸,似乎从相识开始,宋九月就一直对她很好。

  “放开我!!”

  她挣扎了一下,但是男人的力气实在太大了,很快她的外套就被人脱了下来,接着是里面的衣服。

  “撕拉!!”

  衬衣已经被人扯开。

  “唔唔唔唔!!”

  宋九月挣扎着想要从地上起来,却被人按了下去,恨意,无尽的恨意已经把她的眼睛染红了,她的嘴巴里也有了血腥味儿,眼神凶狠的看着沈染。

  沈染觉得这一幕很有意思,看到苏小小奋力挣扎,突然想到自己刚去国外的那晚上,被几个外国佬抓了起来,整整三个月的非人折磨,跟无数个男人发生了关系,从最开始的挣扎,到最后的麻木,那段日子黑暗的见不得光,完全被人当成了发泄的工具,她堂堂沈家小姐,凭什么落到那个地步。

  她也恨啊,恨到心脏都快被愤怒的火焰点燃了,所以听说自己出国的事情和宋九月有关后,她还怎么可能坐得住,想要把这个人大卸八块!!

  那几个囚禁她,虐待她,强了她的男人,已经被她杀了,身上的肉被她一刀刀的割了下来,扔到路上去喂野狗。

  她的绝望和不堪,通通要让宋九月经历一遍。

  苏小小的嗓子都已经哑了,直到男人已经快脱下她的内衣,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她直接推开了所有人,跌跌撞撞的向前冲去,把沈染撞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大家都没有想到这个变故,沈染也没有想到,只觉得背上火辣辣的疼,一愤怒,拿过手边的东西,狠狠的朝着苏小小的脑袋上砸去。

  “嘭!!”

  玻璃碎片四分五裂,鲜血如注,缓缓流下……

  “唔唔!!”

  宋九月挣扎的更厉害,却被一旁的保镖死死的压制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