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零九章 原来是“救宋”
  苏小小的脑袋一懵,突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脑袋里“嗡嗡嗡”的响,一颗心脏停止跳动,好像所有的东西都已经静止了,她朝宋九月那里看了一眼,发现对方震惊又心痛的目光,缓缓笑了一下。

  那笑容如洁白的梨花,永远定格在那个画面,最后“轰”的一下,整个世界轰然倒塌,苏小小已经倒在了地上,头上的血不停的蔓延出来,绝望凄美。

  宋九月的喉咙如同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般,根本不能开口说任何的话,整颗心脏也痛到麻木,就像是被什么锋利的东西用力摩擦着。

  “这个女人还真是疯了,差点儿没把我吓出心脏病,这可是她自己寻死,怪不得我。”

  沈染将手里还剩下半截的酒瓶子丢在了地板上,从地上站了起来,看到宋九月一脸备受打击的样子,忍不住想笑,伸腿踢了踢苏小小。

  “宋九月,很难过对吧,我当初有多绝望,你现在应该知道了吧,既然我出国的事情和你有关,我又怎么可能对你手下留情,你就好好接受我的报复吧。”

  宋九月的表情有些呆滞,视线根本不敢离开倒在血泊里的苏小小,似乎不看着对方,她就要消失了一般,那红太刺眼了,像是一把利剑,狠狠的扎向了她的心脏。

  苏小小还活着么?

  要是死了怎么办?

  光是这么想着,她的脸上就有了泪水,腿软,手软,浑身都发软,她想过去摸摸对方的,看看还有没有气息,可是沈染根本不给她这个机会。

  “宋九月,你在乎的人都会因为你死去,这样的滋味儿不好受吧。”

  沈染本来还想说一些打击这个人的话,但是一旁的保镖这个时候又在催了。

  “沈小姐,我们马上把人送过去吧,现在这里出了人命,肯定马上就会有人找上门的,这里是学校,人多嘴杂,况且傅少的人也会发现,我们不能再耽搁了,不然前功尽弃。”

  沈染被对方一句话点醒,要是宋九月最后被傅殃哥救了,那这一切还有什么意思,嘴角勾了勾,让保镖将人弄到了车上。

  宋九月一直回头,想要看看还在地上的苏小小,可是她的头上马上就被人罩了一个黑色口袋,整个世界突然就黑下来了,只听到周围错杂的喇叭声,她也不知道这群人要把她带去哪里。

  “把她的包拿着,顺着我们路径的相反方向运走,傅殃哥可能根据手机,定位这个女人的位置,就用它去转移注意力吧,这洛城毕竟是傅殃哥的地盘,一切还得小心行事。”

  “我知道了,沈小姐。”

  保镖答应了这么一句,拿过包就下了车,坐上另一辆车,汽车朝着相反方向开去。

  “去把房间里弄乱,造成入室抢劫杀人的假象,暂且迷惑警方一下,给我们争取时间,把这女人送出去。”

  沈染又对一旁的人说了这么一句,这才带着宋九月离开。

  宋九月的嘴巴一直被封着,根本说不了话,心里一直牵挂着苏小小,希望对方没死,希望那个地方能很快被人发现……

  汽车一路向着远方驶去,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事情发生的地方是大学里,刘教授又是很受欢迎的院士,所以很快就有人发现了里面的事情,苏小小也被人送去了医院。

  上官蓉急急忙忙赶到的时候,手术室还亮着灯,她有些腿软的坐在地上,警察也在一旁,盛家把苏小小接出来,几乎是整个警察局里都知道的事情,所以现在看到人,也不觉得稀奇。

  “上官夫人,你的女儿认识一个姓宋的人么,我看到她的身体旁边有两个用血写的字,好像是求宋,我在想,这次的事情是不是和那个姓宋的人有关系。”

  警察还在一旁思索着,上官蓉却是浑身一僵,宋……和晓苏认识的,不就是宋九月月么,求宋?求她做什么?

  思索了几秒,脸色突然白了起来,当时晓苏身受重伤,也许她是想写救宋,只是实在没有力气把另一半写出来,想到这,眼里瞬间便含了泪水,转身跌跌撞撞的跑了出去。

  救宋……

  宋九月出事了……

  上车让司机将汽车开到盛腾,一路闯了不少红灯,到了楼下的时候,前台人员把她拦了下来。

  “夫人,这里是不能进去的,高层们和总裁正在开会,不能打扰。”

  前台小姐很礼貌,看得出上官蓉是真的焦急,所以很温柔耐心。

  “我找傅殃,把我带上去,一切后果由我承担。”

  前台小姐犹豫了一下,总不能随随便便来个人,就能上去见总裁吧,况且现在上面还在开会,要是被打扰了,她这份工作还想不想要了。

  “夫人,对不起,我……”

  “宋九月还等着他去救呢,拜托了,这是我女儿冒死留下的信息……”

  宋九月这三个字一出来,前台小姐吓了一大跳,刚来上班的第一天,就知道盛腾里有根高压线,叫宋九月,宋九月的一切事情都是大事,现在听到面前的人这么说,连忙在前面带路。

  “你跟我来。”

  上官蓉咬咬牙,跟在了后面,电梯一路到顶楼才停下。

  顶楼的气氛很严肃,今天一大早,老板就开了个紧急会议,因为国外出了事情,现在他正跟几个心腹在商量大事,根本没有人敢去打扰。

  但是有人急急忙忙的上来,大剌剌的推开了会议室的门,也不知道那个女人到底在里面说了什么,他们只听到一阵声音,接着便看到他们家老板一脸风暴的从里面走出来,整个人都带着火气,像是要把什么点燃了一样。

  “查!不能放过后面的人!”

  傅殃说了这么一句,抬手打了宋九月的电话,又打了别墅的座机,那女人果然不在别墅,受重伤的既然是苏小小,那么苏小小留下的信息肯定是关于宋九月的,何况还是在刘教授的房间,听说那人已经遇害了,一刀刺进心脏,药石无医,而苏小小现在还在抢救。

  凶手既然抓了宋九月,那说明他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宋九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