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一十章 宋九月和他们是一伙的
  凶手对别人都这么残忍,更何况是对宋九月呢,傅殃的一颗心瞬间就揪了起来,连会议也中途停止了,风风火火的回了别墅。

  想要调查监控很容易,可是凶手似乎是特意留意了监控的问题,被拍到的时候,露出来的信息都非常少。

  “定位宋九月手机的位置,看看手机现在在哪里。”

  傅殃这么说了一句,静静的思考其中的利害关系,对方既然没有在监控上面动手脚,说明对方很自信,觉得这一次不会被别人发现什么。

  十几分钟后,墨一带着资料过来了,脸上的表情很严肃。

  “老板,根据手机定位到的位置,宋小姐现在正远离洛城,向着A城去,我们要不要追?”

  傅殃知道这个人没有说完,淡淡的看了对方一眼,嘴唇抿了抿。

  “比较麻烦的是,我们根本不知道车上到底有没有宋小姐,因为我们查了同一个时间点从学校里开出来的车辆,发现一共有七辆,这七辆汽车都被遮了车牌号,无法直接得出车主的信息,我怀疑这是烟雾弹,也许那七辆汽车里,只有一辆上有宋小姐……”

  墨一这么分析道,这才是最麻烦的地方,老板现在肯定希望快速追上去的,可是他们现在连宋小姐在哪一辆汽车上都还摸不清,只能干着急。

  “墨一,七个方向都派人追上去,一旦某一方抓了那边的人,马上回来,严刑拷打,我就不信对方不会说实话,我们不知道宋九月在哪一辆车上,但是这些人肯定是知道的。”

  墨一的眼里一亮,这无疑是最快的办法了,马上让人追了出去。

  一个小时以后,他们的人总算是追上了对方,是几个长相普通的男人,放在人群里就会被淹没的那种。

  傅殃的嘴角勾了勾,让人把这几个人带了下去,一顿鞭子伺候,完全没有留情,可这几人性子还挺倔,竟然咬着牙,什么话都不肯说。

  “墨一,去准备开水和刷子,我已经耐性全无了。”

  傅殃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坐在黑色的皮椅上,像是高高在上的王,淡淡的眼神扫过,所有人都得臣服。

  几个人都愣了,不知道这个人准备这些是要干什么,心里已经有些发怵,腿脚也有些软,早就听说傅家的二少爷性子阴晴不定,他们光是站在这个人的面前就已经需要很大的勇气了。

  不一会儿,开水和刷子就已经准备好了,傅殃的嘴角有些邪恶的勾了起来,这些人就是典型的不见棺材不落泪,既然这样,他也不用再多客气,多耽搁一分钟,宋九月就多一分危险。

  “墨一,把他拉出来,用开水浇在身体上,再把那层皮肤刷下来,直到看到骨头为止。”

  他这话一说完,众人就愣了,把那层皮肤刷下来,这得有多疼啊。

  面前的几个男人瞬间就白了脸色,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连这种招数都能想出来,身子一软,直接跪在地上。

  “傅少,我们错了,我们错了……”

  “饶了我们吧,求你了……”

  “傅少……”

  傅殃的嘴角依旧勾着,现在倒是知道怕了,早干什么去了,眼神示意了一下墨一,墨一立即拿着那把铁刷开始行动。

  开水一泼,男人先是发出了一声惨叫,接着那惨叫便逐渐扩大,皮肤因为被开水烫了,马上起了水泡,而墨一的铁刷刚好将那层水泡刷掉,刷下来一层皮肤。

  “啊!!!饶了我!!”

  被行刑的男人不停的惨叫着,声音有些声嘶力竭的味道,一个大老爷们,这个时候竟然掉下泪来。

  一旁的其他几个男人差点儿吓得尿裤子,惊慌失措的看了傅殃一眼,这哪里是人,这分明就魔鬼。

  “这在古代叫做梳洗,是我最喜欢的一种逼问方式,每个尝到它滋味儿的人,不管骨头多硬,都会投降。”

  傅殃的声音懒懒的,看起来一点儿也不着急,墨一又泼了开水上去,男人的惨叫又响了起来,此起彼伏着,像是最恐怖瘆人的乐曲,带着几分夺人性命的味道。

  “我们说!!我们全都说!!”

  还站着的几个人这个时候“噗通”一下跪了下去,发现被行刑的男人背上已经血淋淋的了,看着还真是可怖。

  墨一听到这群人这么说,马上停了下来,果然还是老板有办法啊,嘴角勾了勾,将铁刷放在一旁。

  “你们只有一次机会,要是让我发现你们说谎,那么你们都得被这样执行,直到看到白森森的骨头。”

  傅殃的声音依旧云淡风轻的,但就是这样的声音,让他们几个忍不住跪下去,似乎一种名为恐惧的东西缠绕成了锁链,狠狠的勒住了他们的脖子。

  他们现在只想快点儿摆脱这个人,或者哪怕是给他们一个痛快也好,这样的折磨简直生不如死。

  “傅少,我们也只是小人物,被临时雇佣来的,那个宋小姐我们并不了解,但是我们看得出来,对方根本不是被绑架,她和那群人似乎认识,关系还挺好,和其中的一个女人甚至还勾肩搭背的。”

  “是啊,傅少,我们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让我们这么做,但是给的钱很多,所以也只能照做了,我也觉得那个宋小姐不是被绑架,相反,她似乎是自愿与那些人在一起的。”

  “傅少,我们根本没有绑架她,至于她为什么要让我们这么做,我们也不清楚……”

  几人的声音哆哆嗦嗦的,但是傅殃听出了主要内容。

  这几个人说宋九月不是被绑架的,是自己自愿和那群人走的,甚至还可能是那群人的同伙,呵呵,可能么?

  眼里闪过一丝怒火,看来这几人还是没有说实话啊。

  “墨一,继续,刷到他们说实话为止。”

  转身坐到了皮椅上,这么说了一声,微微闭着眼睛,耳朵里又听到了声声惨叫,不过他并没有睁开眼睛,像是在欣赏什么动听的曲子一样,整个人都处于放空的姿态。

  “傅少,我们句句说的都是实话,真的没有骗你……傅少,放过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