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一十三章 没人救得了你
  陈亦白出了房间后,整颗心都如同在锉刀上磨一样,那个地方的大本营,他去过一次,根本不是女人待的地方,要是九月被丢去了那里……

  有些画面,他甚至不敢往下面想,只能逼自己将汽车启动,抿着唇一句话都没说。

  二十分钟后,十几架直升飞机已经启动了,车上都是装备精良的高手,大家都知道这一次恐怕会大干一场,看起来都有些激动。

  “那个组织被称为vamp,是吸血鬼的简称,背后的人是国际上有名的毒枭头子king,国外是他们的主场,我们不能硬拼,对方祖祖辈辈都在那片土地上繁衍壮大,当之无愧的地头强龙,硬拼绝对会阵亡在那里,这次只能智取。”

  陈亦白按照记忆,在纸上画了地图,在M国寸土寸金的地方,对方直接买下了一个山头,作为大本营,里面的守卫一层比一层严格,想要混进去不容易。

  他庆幸自己和司马玥去过那里,记得大致的分布,所以在纸上画了一个大概的地图。

  很欧式的建筑,最中央是一座古堡,是主要人士居住的地方,也是king居住的地方,king就是司马玥的义父,现在整个国际上都在通缉的毒枭头子,至于年龄和其他信息,没有人清楚。

  傅殃仔细的看着地图,发现一旁的红莲在发呆,眉头蹙了一下,按理说红莲是杀手之王,应该去过不少地方才对。

  “这里面你去过么?”

  淡淡的问了这么一句。

  红莲这才发现对方在和自己说话,摇摇头,虽然他的主战场在欧洲各个国家,但不会作死的去这些毒枭的地方,特别是这个叫做king的男人,手下的高手众多。

  他虽然被称为杀手之王,但是三个臭皮匠还抵一个诸葛亮呢,人家几十个顶尖高手组团可以轮死他,毕竟那里面,最不缺的就是顶尖的高手,很多国际上的杀手,都在为king卖命,对方最不缺的就是钱。

  “虽然没有进去过,但对那个男人倒是有几分了解,是个有心机的人,十分记仇,因为自己的宠物狗被人碾死了,他直接灭了人家一个庄园几百口人,人命这种东西,在他眼里是最不值钱的。”

  红莲这么说道,就是因为这样,他才担心宋九月的安危,一般的人被绑进那里,活着出来的概率为零。

  几个人都没有再说话,到地方以后,在傅殃的庄园停了下来,傅殃毕竟是傅殃,几乎在全世界有名的城市里都有房产。

  进了房间后,大家都在沙发上坐下,都觉得陈亦白说的没错,这次只能智取,要是把对方惹毛了,恐怕大家都得完蛋。

  “陈亦白,你说你之前进去过里面,那你知道怎么混进去么?”

  傅殃这么问了一句,心里也牵挂着宋九月,至于那几条军火线,压根儿没有管,在他心里,只要不是关于宋九月的,都不是大事儿。

  陈亦白低头沉思了起来,只进去过一次,他对里面的印象已经很模糊了,能画出地图已经是谢天谢地,至于混进去的办法,他还真没有。

  红莲和傅殃看到陈亦白沉默,知道这是一个死局,大家都没有说话,在静静的思索着闯进去的办法。

  几人在这里思索的时候,宋九月已经在里面奄奄一息了,这个地方的人说的是英语,还是掺杂着浓浓口音的英语,应该是地道的M国人,她竟然来到M国了。

  刚被押进这里,她就结结实实的遭到了毒打,也不知道对方是怎么想的,竟然那么听沈染的话,从他们的言谈中,她总算是明白了,原来沈染勾搭了这里的头头,也难怪敢这么嚣张了。

  沈染看到地上奄奄一息的宋九月,眼里闪过一丝快意,可惜那个人给她打过招呼,不能用其他下流的手段对待宋九月,因为要用这个人去换取利益,所以她只能选择把这个人毒打一顿,反正只要不弄死,怎么都行。

  她蹲下,伸手强制性的抬起了宋九月的下巴,看到对方伤痕累累的身体,别提多高兴了,只要一想到自己的不幸和这个女人有关系,她就恨不得弄死对方。

  “宋九月,这种滋味儿不错吧,当初我有多绝望,你现在就有多绝望,是不是还在期盼傅殃哥来救你?我劝你别做梦了,你大概不知道这里是哪里吧,这是vamp的总部,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的,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手心里的玩物,只要不把你弄死,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最后一句话,她的尾音缓缓上扬,突然有些佩服季池了,居然能和这里的人勾搭上。

  以前她在国外的时候,听说过这里面的头头,听说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嘴角勾了勾,因为答应了king的交易,成为他万千情人中的一个,所以她现在可以对宋九月为所欲为,反正不弄死就是了。

  “你们把她绑起来,用辣椒水好好泼她,我要她一辈子都记住今天的耻辱和感觉。”

  这段话她是用英文一字一顿的说的,看到一旁的保镖已经跑去执行,嘴角扬的更高。

  宋九月低垂着头,手被固定在两边的架子上,看到两个保镖端了辣椒水来,嘴角淡淡的扯了扯,沈染看样子是不敢杀她是,呵,只要她不死,今天所受的一切,以后都要十倍百倍的讨回来。

  “给我泼!!我要她生不如死!!”

  沈染下了这么一个命令,保镖没有再手软,将辣椒水泼到了宋九月的身上。

  宋九月浑身一个哆嗦,疼,火辣辣的疼,整个人都像在铁锅上煎炸一样,疼的她想要尖叫,可是在自己讨厌的人面前,认输是一件很可耻的事情。

  所以她狠狠的咬住了牙齿,感觉到那辣椒水已经渗透进了伤口,正在疯狂的吞噬着她的理智。

  沈染懒懒的看着自己的指甲,用自己的身体,换来一个凌辱宋九月的机会,这笔买卖还真是不亏,嘴角勾了勾,想要让人继续行刑,旁边的人却叫停了。

  “沈小姐,刚刚king在找你,他刚工作完,现在正是需要你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