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一十四章 不需要别人置喙
  言下之意就是现在是你服侍的时候了,再待下去会出事儿的。

  沈染的心里一抖,她挺怕那个男人的,对方虽然英俊,但是在床上总是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爱好,比较喜欢折腾她,并且是往死里折腾,对方并没有怜香惜玉的爱好,只顾着自己舒坦。

  沈染缓缓起身,身体里还记着那个男人的感觉,强大又恐怖,像是一只被关押的太久的野兽,听说对方的情人遍布世界各国,也不知道有没有病,为了能让宋九月付出代价,她献出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嘴唇抿了抿,看了奄奄一息的宋九月一眼,起身离开了这个地方,算这女人运气好。

  等她离开后,一旁的人才让人打来了清水,泼在了宋九月的身上,宋九月的身上本来就火辣辣的疼,现在被这冰凉的东西一泼,顿时觉得好多了,可是她好累,刚刚的一切都是在伪装,现在发现沈染这个女人已经离开了,她就再也伪装不下去了,头一歪,晕了过去。

  她刚刚就应该套沈染的话的,毕竟沈染是个很容易就泄露秘密的人,要是能够从对方的嘴里知道一些东西,自己也不亏。

  “再这样下去,她会死的,玥吩咐过我们,要让这个女人留着一口气,等救她的人来。”

  “玥和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关系,我怎么感觉他似乎很关心这个女人。”

  “别管那么多了,去拿药箱来,绝对不能让她身上的伤口溃烂了,不然会破伤风感染的,到时候谁也救不了她。”

  两个男人这么交谈着,可是宋九月现在只残留着一丝意识,根本听不清这些人在说什么,只感觉到自己的伤口处一阵冰凉,似乎是有谁在给她上药,心里一阵温暖。

  两人上完药后,也不敢离开,毕竟这个地方来了太多的女犯人了,每个进来的女人,都逃不开被轮的命运,这个女人长得还挺漂亮的,要是让其他人发现了,绝对没有好下场,所以他们只能在这里看着。

  而沈染离开这里后,被带进了一个很大的卧室,里面装饰的很豪华,比什么沈家可强多了,她的眼里亮了一下,尽管知道这里的人身份尊贵,但是每看一次这里面的装束,还是忍不住惊讶一番,要是这个男人能够为了她死去活来该多好,这样她在这个地方还不是横着走么。

  正这么想着,浴室的门传来了声音,她抬头看过去,发现那个男人正披着一块浴巾,性感的人鱼线和劲韧的身材,让他整个人都处于一种完美的比例,像是最杰出的工艺品家做出来的东西。

  男人正蹲身拿红酒,从始至终没有看她一眼,拿出高脚杯,倒满后,喝了一口,接着房间里的灯光一暗,她知道那个男人已经走过来了,将她往床上一带,接着身体便是一阵疼痛。

  是的,疼痛,对方完全是像野兽发泄兽欲一样,根本没有半点儿的温柔,她的身体完全不能适应,只能被人这么摧残着,疼的眼泪差点儿掉下来。

  但是来这里的第一天,佣人就已经告诉过她了,在床上的时候千万不能哭,因为这个男人讨厌哭泣的女人,所有哭的女人都已经被扔出去了,尸骨无存,所以她压根儿不敢哭,还要表现的十分投入和忘我。

  男人折腾的不止一次,会一直折腾到天亮,起身后也不会看她,慢悠悠的将睡衣披在身上,去另一间屋子睡觉。

  沈染疼的浑身痉挛,不停地抽搐着,脸上也煞白一片,根本站不起来,只能蜷缩在床上,像是一只受伤的幼兽一般。

  也多亏了这个男人的折磨,让她第二天直接睡了一天,根本没有机会去殴打宋九月,所以宋九月的身上在被人抹了药后,疼痛已经减轻了一些。

  她并不知道是谁抹的药,只当是这里面还有好心人。

  中午的时候,大铁门被人打开了,一个高高的身影走了进来,有的人都是自带气场的,她觉得这个男人像是黑暗中一只蓄势待发的豹子,优雅,深邃,强大……

  一旁的保镖马上有眼色的搬来了一张椅子,男人坐在了椅子上,看到宋九月浑身上下的伤口,眉头蹙了蹙。

  宋九月这才发现,这个男人竟然像Z国人,对方一开口,她就更加确定,这就是Z国人,因为对方说的是汉语。

  “你是傅家的人?”

  对方问出了声,他的声音冷冽的像是冬天的雪花,让她浑身哆嗦了一下,冷,是那种透心凉的冷。

  在这个人没来之前,她以为背后的会是年纪很大的男人,但是这个男人看着也就三十左右,还年轻。

  “嗯。”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答一下,看到男人已经起身朝她走了过来,眉头一蹙,接着脖子上就多一双冰凉的手。

  “我最讨厌洛城傅家人。”

  说着,他的一双手缓缓收紧,没有一丝一毫的留情。

  旁边的两个男人眼里闪过一丝惊慌,因为玥跟他们打过招呼,不能让这个女人出事儿,所以现在看到男人动手,也顾不得其他了,马上开口。

  “king,不是还要用这个女人和傅家做交易么?”

  男人的手上顿了顿,嘴角有些残忍的勾了起来。

  “我做事,从来不需要别人在一旁置喙,你们两个私自给她上药,出去领罚。”

  两个男人的脸上白了白,对方口中的罚可不是一般的罚啊,这去了,还能不能回来都是个未知数呢,但是两人有什么办法呢,只能相互看了一眼,然后离开了这个地方。

  宋九月这才知道,原来是这两个男人给她上药的,眼里有些感动,虽然脖子还在别人的手里捏着,但是她根本没有要求饶的意思。

  这个男人的眼里充斥着杀戮和野心,根本没有人性可言,求他,也许是在自取灭亡。

  “你和我的义子关系应该很好吧,对方接二连三的忽略我的命令,暗地里让其他人保你,这让我很生气。”

  男人语气阴森森的,整个人都透着几分诡谲,他像是一直生活在黑暗中的人,没有见过阳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