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一十五章 分头去找
  宋九月被勒的喘不过气来,冷静的看着对方,脸上很倔强,但她知道,也许自己真的要死了,被这个男人毫不留情的捏死,现在她已经快要窒息了,空气变得越来越稀薄,男人却停了下来。

  “你和萧家堡有什么关系?”

  宋九月如释重负一般,狠狠的吸了一口气,心脏那里憋的难受,突然吸入这么一大口气,有些不适应,低头咳了咳,快把肺都给咳出来了。

  “什么萧家堡,我不懂你在说什么。”

  咳完以后,她闭上眼睛,静静的这么说道,像是在等死一般,眼角余光都没有给这个人一个。

  King的眼睛缓缓的眯了起来,这个人怎么可能和萧家堡没有关系,这张脸和里面的人实在是太像了,让他不得不多想,可是国内传来的消息,说对方只是小家族里的女人,根本没有什么其他的背景。

  嘴角勾了勾,伸出指尖抚了抚她的脸,有些占便宜的味道,那根手指顺着白皙的脖子缓缓向下,在她的胸前停了下来。

  他本来以为能够看到这个女人惊慌失措的表情,但是并没有,宋九月的脸上,从始至终都很冷静,无悲无喜,最后甚至直接闭上了眼睛。

  有点儿意思……

  King的眼里闪过一丝趣味,手指还想要继续往下,但想到什么,收了回来。

  “我讨厌傅家人,关于傅家的一切我都不喜欢,傅殃和我争了这么多年的军火线,他的哥哥又单枪匹马的闯进了我的一个窝点,让我损失惨重,所以傅家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不知道用你,能够从傅殃的手里换多少东西……”

  原来这个人是打算用她换好处,这么说,她的命暂时是保住了,只要这条命还在,以后的一切都好说。

  King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扭头看着一脸云淡风轻的宋九月,脸缓缓的凑了过去,在她的面前顿住。

  “傅殃要是落到我的手里,我会把他大卸八块,然后拿出去喂狗。”

  宋九月的眼睛这才缓缓的睁开,看到男人眼里的疯狂和不顾一切,这才发现这个人的外表下,是一颗唯恐天下不乱的野心。

  等到对方走了,她才静静的低头看着脚下,直觉告诉她,傅殃一定来这里了,两个相爱的人之间,是有一种特殊的磁场的,她现在就能感受到对方的磁场。

  还有那个男人刚刚说的义子,什么义子?这么年轻的男人,他的义子又能有多大呢,可是她压根儿就没有接触过啊,只能认为对方是在胡言乱语。

  她能够感觉到傅殃来了,知道那人不远万里的来救自己,心里升腾起一股感动,可是这里面似乎很危险,刚刚的那个男人,给人一种很恐怖的感觉,这里又不是国内,傅殃肯定会吃亏的。

  宋九月的脸上有些着急,只能期盼那个男人没事儿。

  ……

  而另一边,因为司马玥给陈亦白发了短信,说了每月的十五号,组织里会给king选一个干净的姑娘,只要对方能够伺候那个男人一晚,下半辈子就是享不尽的荣华富贵。

  所以现在也没有办法,三个男人都换了女装,因为急着去救宋九月,大家也没有心情相互调侃。

  傅殃安排了墨一在外面接应,一旦把人救出来,一群人赶紧离开。

  因为选拔女人的方式很严格,首先是看脸,在然后是胸,最后是腿,外形是重要也最基本的一点儿,要是连这点都没有,更难进入里面。

  还好三个男人的脸都不错,算是成功的骗过了检查院,进入这里的地盘后,只觉得浑身热血沸腾。

  这次被选出来的大概有四十个女人,每个人都允许住在里面的别墅里,这块地盘够大,拿来当飞机场都足够,所以里面的别墅很多。

  晚上一到,几个男人就将身上的东西扔掉,开始在里面观察了起来,可是这里面的风声太紧了,根本没有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相互看了几眼,最后回到了分配到的别墅里。

  “我们现在到的地方只是外围,如果宋九月被抓,那么肯定是放在最中间的古堡里了,想进里面的古堡,似乎得进入选拔的前三。”

  陈亦白蹙眉说了一句,看到两个男人都有些焦躁,缓缓开口。

  “九月被带到了这里,暂时是没有危险的,毕竟对方还打算用她来做交易。”

  这些都是司马玥发短信告诉他的,对方这算是在示好么,嘴唇抿了抿,说起来,除了这次的事情,司马玥并没有做过对不起他的事。

  “不能再这么等下去了,我们既然来了这,那进入里面也不是什么问题,只要和这里的人互换身份就好了。”

  傅殃这么说了一句,将女装收了起来,新进来的女人会有三天的假期,算是调整好自己,所以他们的时间只有当天,第三天的晚上,一定要把宋九月找到并安全带走。

  “我们分三路去找,最先找到的人记得给其他两人发撤退信号,大家一起离开那里。”

  放好衣服后,傅殃看了红莲一眼,又看了陈亦白一眼,发现对方的脸上很冷静,知道这两个人都同意他的建议了。

  所以晚上的时候,几个人如夜里的猫一样,缓缓融进月色,打晕了路过的服务生,将人藏起来后,进入了古堡。

  这个古堡也挺大的,从大铁门处往里面走,走了二十分钟竟然才到客厅那里。

  傅殃的手上端着托盘,耳朵竖着,不停的听着周围其他服务生的话。

  “最近king又多了一个女人,他的女人没有几千,也有几百了,不知道他到底怎么忙过来的。”

  “这次不一样,大家都知道king喜欢Z国的女人,而那个女人刚好是Z国的,我看这次对方怕是要玩久一些了。”

  傅殃以为这些人是在讨论宋九月,以为宋九月现在正在遭受别人的侵犯,眼里急得发红,有意无意的跟人打听其他的消息。

  “你们刚刚说的那个女人,是住在哪里?她叫什么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