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二十章 陈亦白之死
  红莲马上抬头,发现直升机正以很快的速度向着对方的直升机冲过去。

  陈亦白这是要……

  同归于尽……

  红莲的身体一直下落着,浑身都在颤抖。

  “陈亦白!!!”

  声嘶力竭的喊了这么一声,但是两方直升机相撞,最终变成了一个火球,他的瞳孔一缩,目眦欲裂。

  “陈亦白!!!”

  直到看到火球中有个人掉了下来,他才松了一口气,眼眶竟然红了一下,将降落伞打开,可是迟迟听不到陈亦白的声音,心里又一紧,因为降落伞挡住了视线,他根本看不到上方的场景,只是感觉到一个影子往下面坠了下去。

  没有降落伞……

  对方没有降落伞……

  红莲的眼里闪过一丝惊慌,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没有降落伞,必死无疑……

  到地后,他朝着那人降落的地方跑了过去,发现那里是一个小小的湖泊,水不深,可是那么高的地方,这点水根本没有什么用,巨大的冲击也会让人死亡的。

  “陈亦白!”

  红莲的腿脚有些发软,被称为杀手之王的男人,在这个时候竟然怯弱了起来,走进了湖泊里,水不深,只到他的腰,他将浮在水面的人拖了过来。

  颤抖着手伸向了对方的鼻尖,没有呼吸,拍了拍对方的脸。

  “陈亦白……”

  “陈亦白……宋九月还在等你,你不能死……”

  “陈亦白……”

  陈亦白的意识已经很微弱了,迷糊间看到两个人拿着锁链走了过来,他的身子轻飘飘的。

  像是进入了一片大雾里,不知道这是哪儿,似乎整个天空都是一片的雾气,白茫茫的雾气,一个人都没有,这方天地只剩下他自己。

  “陈亦白,你来这里,是为了找谁?”

  有个声音透过雾气传了过来,很空洞缥缈的声音,陈亦白的眼神垂了垂。

  “九月。”

  “你愿意为了她死吗?”

  “愿意。”

  这两个问题他回答的斩钉截铁,就好像是刻在灵魂深处一样。

  “那你爱她吗?”

  爱吗?

  陈亦白,你爱她吗……

  陈亦白浑身都疼,生命似乎在逐渐的流失,他能感觉到,自己在逐渐的消散,视线里是红莲微红的眼眶,触目是黑漆漆的天空。

  嘴角弯了弯,缓缓闭上了眼睛。

  “陈亦白!!!!”

  红莲嘶吼了这么一声,眼泪“唰唰唰”的掉了下来,最后将对方抱了起来,感受到怀里的身体越来越僵硬,喉咙如同被什么堵住了一般。

  最后整个天幕都黑了,爆炸的直升机还在不远处燃着火,红莲反复的试探了几千次对方的鼻尖,都没有感受到任何气息,最后狠狠的掐了掐他的人中。

  “宋九月还在等你,你怎么能这么死了……陈亦白,你醒醒……”

  陈亦白没有说话,眉眼浅淡的闭着,或许这辈子也无法开口说话了。

  红莲不知道该干什么,夜晚的露水很重,他就在这坐了一会儿,最后吸了一口气,心里难受的如果万箭穿心一般,声音也沙哑的不成样子。

  摸了摸旁边的人,依旧死寂的没有任何温度,他才发现,原来最让人心寒的温度竟然是这个。

  肩膀还在流血,他也懒得包扎了,想到什么,眼泪又流了下来,今晚算是把这辈子的眼泪都交代在这里了。

  天蒙蒙亮的时候,他的人赶到了,几个男人过来,才发现这个杀手之王哭的跟个小孩子一样。

  “红莲,这个人是……”

  其中的两个人把陈亦白抱了起来。

  红莲擦干了脸上的眼泪,头也不回的上了飞机,声音如同破碎的音符一般,沙哑的不成样子。

  “这个男人喜欢当英雄,死了就死了,逞能。”

  但是大家都知道他说的是反话,将人弄上直升机后,气氛一度很沉默。

  “回洛城。”

  红莲的眼里闪了闪,看着外面阴沉沉的天空,心中依旧在隐隐作痛,两个人相处了这么长的时间,如同亲兄弟一样,还记得第一次见面,对方以为他是女人,高兴的将他带回屋,然后他就住下来了,一住就是这么久。

  洛城的上空阴沉沉的,将陈亦白放进冰棺后,他坐在旁边发了会儿呆,这个结果他都接受不了,更何况是宋九月……

  洛城又下雪了,飞扬的如同鹅毛,这应该是这个冬天的最后一场雪,红莲拿出根烟,眼眶红红的抽了起来。

  陈亦白死了,宋九月该怎么办呢……

  直到烟烧到手指,他才回神,瘫在沙发上,感觉整个别墅似乎空了下来,像是连生气也被带走了一般。

  他想去看宋九月,但是对方现在一定是昏迷着的,就算她清醒,他也不敢过去,怕她问陈亦白……

  宋九月现在确实还是昏迷着的,不停的是噩梦折磨,身上的伤口已经被仔细处理了,嘴唇也干裂开来。

  傅殃拿过一旁的棉签,沾了水后给她润唇。

  “老板,你去把身上的伤口也处理一下吧。”

  墨一在一旁轻轻说到,这次实在是太惊险了,来势汹汹的第三方下手阴毒,差点儿把他们的直升机击落。

  “红莲和陈亦白呢?”

  “他们已经回来了,不过应该都受了伤。”

  “嗯。”

  傅殃这才松了口气,宋九月看起来很在乎那两个人,要是出了什么事儿,对方恐怕会崩溃的,现在听说人已经回来了,提着的心缓缓放下。

  他的身体到现在还浑身发软,不是不愿意去处理伤口,而是现在根本站不起来,腿上中弹,腰上也是,能在这里撑着精神照顾对方,完全靠意志力。

  “墨一,让医生进来给我上药吧,就在这里,我不想离开她的范围了。”

  墨一点点头,这个人肯上药就已经很配合了,朝外面招呼一声,医生很快就过来了。

  取子弹的时候,他还是发出了声闷哼,额头上流下大颗大颗的汗水,整个人像是在水里过了一遍。

  直到药上好了,他才拿过一旁的手机,依旧有些不放心,想要亲自确认一下那两个人的安危。

  墨一不知道对方的电话里说了什么,只看到自家老板骇人的气场,整个人都哆嗦了一下。

  “老板……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