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二十一章 绝望的阴阳两隔
  傅殃的整个人都是懵的,直到电话从手中落下,才反应过来,条件反射的看了一眼宋九月,发现对方还在昏迷,嘴唇抿了抿,弯身将地上的手机捡了起来。

  眼眶瞬间就红了,闭上眼睛平息了一会儿,才缓缓开口。

  “陈亦白出事了,这事儿别让宋九月知道。”

  墨一看到面前的人这副场景,也知道恐怕是……心里闪过一丝骇然,突然担忧了起来,宋小姐那么看重的人,现在说没就没了,醒来得多伤心。

  傅殃坐着没有说话,将手机静静的放在一旁,拿过宋九月的手放在手心里,这个人要是知道了,该有多难过啊……

  宋九月一直昏迷了两天,等她醒来,陈亦白已经静静躺在西山墓地了,只是这一切,她并不知道……

  才两天,她身上的伤很重,因为沈染存了要她死的心,所以下手压根儿没有留情,她睁着眼睛,看了一会儿天花板,才反应过来,原来傅殃说的都是真的,一觉醒来,就到家了,这里是洛城,她很熟悉的味道,眼里有些温柔。

  傅殃也发现她醒了,将她扶了起来,静静的摸了摸她的脸,发现这个人的烧已经退了,拿过一旁的粥亲自喂她。

  “傅殃,亦白哥和红莲呢?”

  傅殃的手顿了顿,勺子轻轻的抖了一下,不过并没有让这个人看出来,脸上的表情没有变。

  “一起回来了,不过两个人都受伤了,还在修养,你先把自己的身体养好。”

  宋九月松了一口气,那个地方本来就很危险,她真怕这几个人出事,眼眶红了一下。

  “回来就好,傅殃,我刚刚做了一个梦,梦见外面漫天大雪,亦白哥挥手说他要走了,我怎么叫,他都不理我,我跟在他的身后一直跑,可是我们之间却越来越远,后来他像一阵烟,消失了,我真怕……”

  傅殃的嘴唇抿了抿,低头静静的搅拌着碗里的粥,不想让这个人继续想下去,只能用勺子舀了一勺,放到了她的嘴边。

  “都是梦而已,有时梦境与现实是相反的。”

  宋九月张嘴吃了一口,点点头,依旧浑身都没有力气,从她回来就一直发高烧,把力气都透支完了,现在草草的吃了两口,睡意就又来了,只能躺下,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傅殃将碗放在一边,走到窗前,拉开窗帘的一角,发现外面真的漫天大雪,也许陈亦白放心不下这个人,真的来道别过了吧。

  他这么想着,将窗帘放下,就在床边坐着,哪儿都没去,偶尔拿过她的手,放在手心里亲了亲。

  宋九月这一睡,直到晚上才醒来,莫名的觉得心情不好,身上也疼。

  “傅殃,我想回家,不想待医院。”

  傅殃点头,马上办了出院手续,将人带上了车,宋九月这才发现,外面还在下着很大的雪,地上已经积了厚厚的一层了。

  她小心翼翼的伸出指尖,在玻璃上画了一个笑脸,然后戳了戳旁边的人,眼里碎了星光明媚般。

  “傅殃,这是新的一年呢,我要每天都开开心心的。”

  不知道为什么,傅殃突然很想哭,将人抱在自己的腿上,声音轻柔。

  “这可是你说的,要开心。”

  宋九月点点头,被人抱着下了车,最后躺在了卧室里,房间里的空气是暖的,她看了一眼外面的大雪,手指蜷了蜷。

  “傅殃,亦白哥真的回来了么?”

  傅殃的手一顿,不明白这个人为什么一直问这样的问题,连忙掩了眼里的神色。

  “嗯。”

  “我刚刚又做梦了,梦见亦白哥在一片大雾中,焦急的唤着我的名字,傅殃,我好难过,亦白哥的声音很沙哑,像是忍着很大的悲伤,我总觉得他有很重要的话要告诉我,可是他没有说出来,最后叹息了一声,消失了……傅殃,你把电话拿过来吧,我想给他打个电话。”

  傅殃走到一边,将电话拿过,有些犹豫的递给了她。

  宋九月低头,翻出那个号码,拨了过去,没有人接听,她反复打了很多次,依旧没有人接听。

  “也许他已经睡着了,这次受伤比较严重,这个点儿恐怕已经睡了。”

  傅殃在一旁这么说到。

  宋九月又打了红莲的电话,发现对方的声音很冷静,这才松了口气。

  “红莲,你的伤好些了么?亦白哥呢?他在你旁边吗?”

  红莲的眼眶红了一下,看到这空空荡荡的房间,眼里突然闪过一丝释然。

  “宋九月,他已经睡着了。”

  宋九月听到对方这么说,心里瞬间有些愧疚,两个人都受了重伤,她现在打电话过去,是不是打扰到人家了,嘴唇抿了抿。

  “没事了,等我好了过来看你们,好好休息吧,刚刚只是做了个莫名其妙的梦,所以打电话来看看。”

  红莲淡淡的“嗯”了一声,将手机放在一旁,叹了口气,就蜷缩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宋九月挂了电话后,睡意又涌上来了,打了个哈欠,看到傅殃在一旁低头沉思什么,嘴角勾了勾。

  “傅殃,我好像又累了,我得先睡了。”

  傅殃起身,帮她把被子好好盖上,低头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亲,知道陈亦白的事情瞒不过这个人,她早晚会知道的,也早晚会崩溃的,所以心里无比心疼。

  没有什么比阴阳两隔更让人觉得绝望了,宋九月她一定会很伤心的。

  “傅殃,苏小小呢?”

  宋九月迷迷糊糊的问了这么一句,心里还有很多话想问,可是太累了,这两天的折磨已经耗尽了她所有的力气,听到对方说苏小小已经转到了普通病房,这才结结实实的睡了过去。

  傅殃给她掖了掖被角,等对方睡着了,才抬头看了一眼外面,雪竟然还在下。

  这洛城的最后一场大雪,就像永远都不会停一样……

  他起身去了阳台,看到外面的万家灯火,眼里闪了闪,这样的雪色里,一切都显得朦胧又美好。

  可是陈亦白,你怎么就死了呢……

  傅殃这么想着,叹了口气,在外面发了会儿呆,手指冻的僵硬,最后转身,关上了阳台门,隔绝了喧嚣纷扰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