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二十二章 亦白哥就在家里
  接下来的时间,宋九月很听话,换药的时候,眉头都没有皱一下,身上都是大大小小的鞭痕,不过傅殃用的药很好,说她肯定不会留疤。

  她已经可以起床了,不过动作幅度大了,还是会觉得疼,这几天只能乖乖的养伤,虽然她很想知道这次参与的有哪些人,但是每次这么问傅殃的时候,对方都会生气,大概还是希望她能好好养伤吧。

  宋九月叹了口气,和小黑就在沙发上坐着,这段时间打了好几个电话给亦白哥,都是红莲接的,听不到那个人的声音,她总是忍不住多想。

  但是身上的伤没有好之前,傅殃根本不允许她出去,没办法,只能慢慢的等伤口愈合。

  大概半个月后,伤口总算是完全愈合了,得到傅殃的允许,她直接开车去了陈亦白那里,发现别墅里只有红莲,她在楼上楼下看了看,都没有发现亦白哥的身影,脸上的笑容突然耷拉了下去。

  “红莲,亦白哥呢?”

  红莲没有说话,眉头蹙了起来,脸上也逐渐变得苍白,正打算开口说什么,客厅却传来钥匙插在钥匙孔里的声音。

  大门打开,宋九月扭头看过去,发现陈亦白一脸怔愣的站在门前,看到这两人都看着他,眼里闪了闪。

  “你们都看着我干什么?”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喜,马上飞奔了过去,直接扑进了对方的怀里,眼泪“唰唰唰”的掉了下来。

  “亦白哥,你吓死我了,我还以为……吓死我了……”

  陈亦白没有看宋九月,反而是和红莲缓缓对视,眼里没有任何感情,似乎只是一副和陈亦白一模一样的皮囊。

  红莲瞬间就懂了,应该是傅殃的杰作吧,嘴角扯了扯,没有说话。

  宋九月哭了一会儿,那种陌生感又来了,完全陌生的感觉,她脸上的笑容僵了僵,抬头看着这个人,是亦白哥,只是以前的那种熟悉感已经没有了,难道又是自己脑袋的副作用在作祟……

  可是这次的感觉是如此的真实,她想要伸手摸对方的脸,那人却一下子躲开了。

  宋九月一顿,如果是亦白哥的话,他一定不会躲的,反而会怼她,让她不要占他的便宜,可是这个人躲开了。

  气氛突然沉默了下去,像是一个人人皆知的谎言,已经到了遮掩不下去的地步。

  宋九月的嘴角扯了扯,扭头看了红莲一眼,像是急切的想要证明什么,可是脸上的表情懦弱不堪,想要知道真相,却又害怕真相。

  红莲没有说话,心里突然揪着疼,那个假的陈亦白就站在那里,虚伪的可笑,可这是傅殃能给的,最后的慰藉了。

  宋九月看到红莲的样子,心里更加不安,正想开口,对方却突然起身了,走到她面前,拉过她的手腕出门。

  “走吧,我带你去看他。”

  宋九月看到外面飞逝的街景,看到汽车最后在西山墓地停了下来,转头了看了红莲一眼,手指也哆嗦了起来。

  “红莲?”

  红莲已经下车了,眼眶有些红,声音沙哑。

  “下来吧,我带你去看他。”

  宋九月脸上的表情像哭又像笑,躲开了红莲伸来的手,哆哆嗦嗦的去了驾驶位,声音颤抖的不成调。

  “红莲你这个骗子,故意把我带到这里来吓我,你知道不知道你很可恶,亦白哥明明就在家里……”

  说着,她想要把汽车开走,可是腿上没有力气,怎么都踩不下去,红莲就在外面,看到她惊慌失措的动作,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站了一会儿,才一字一顿的开口。

  “宋九月,别再欺骗自己了,别墅里的那个根本不是陈亦白,陈亦白现在就躺在上面,孤零零的一个人,我想他最放不下的应该就是你了,你不上去看看他吗?”

  宋九月听到红莲这么说,眼眶突然红了一下,虽然在笑,可是那笑容比哭还难看。

  “红莲,你在说什么啊?亦白哥就在家里,走吧,我们回去,这个地方看着很恐怖,我不想待在这里。”

  红莲的目光突然变得怜悯起来,有些心疼面前的这个人,走到另一边,将车门打开,把人拽了下来。

  “宋九月,他也不希望看到你这个样子,走吧,上去。”

  宋九月听到红莲的话,突然像个孩子一样,坐在地上哭了起来,也不管地上脏不脏,她已经没有力气站起来了,就这样抱着自己,哀哀切切的哭着,像是一头被人抛弃的幼兽。

  红莲没有说话,抬头看了一眼这西山墓地,这个地方埋葬过多少绝望和泪水啊,眼眶红了红,缓缓蹲下去,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

  宋九月哭到嗓子发哑,喉咙被巨大的悲伤堵着,根本说不出一句话,到最后,一滴眼泪都哭不出来了,呆呆的把路过的车辆看着,像是一个傻子一样。

  “宋九月,你别这样……”

  红莲的眼角瞬间就湿润了,摸了摸她的头,突然也失去了所有的言语,因为言语太苍白了。

  宋九月似乎听不到他说话,盯着路过的车辆发呆,最后盯的眼睛都酸了,才颤抖着腿起来,依旧是一句话都没有说,抬脚想要顺着那条路走去。

  但是刚迈出一步,整个人都软了下去,浑身像是面条一样,幸亏旁边的红莲伸手扶住了她,不然已经栽地上去了。

  “今天不想去看的话,我们改天再来,勉强自己。”

  宋九月低声笑了笑,笑到最后突然放声大哭了起来,悲伤如同决堤的大坝,砰然倾塌。

  红莲没有说话,缓缓的拍着她的背,心里难受的要命,但是逝者已逝,还能怎么办……

  直到傍晚了,宋九月才停了下来,揉了揉已经麻掉的腿,向着那条路走了上去,红莲就跟在她的旁边,看到那块墓碑后,伸手指了指。

  “在那里,过去吧。”

  宋九月发现那里有新撒的纸钱,还有几个惨淡的花圈,低头逼回了眼里的泪意,不能再哭了,亦白哥最不喜欢她哭了。

  被红莲扶着走过去,怕对方一松手,她就会摔在地上,看到墓碑上的照片,哑然失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