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二十三章 他喝了孟婆汤
  如果不是这墓碑,如果不是红莲,她真的不相信亦白哥已经躺在里面了,嘴唇抿了抿,在一旁坐了下来,不想再哭了,眼泪已经哭干了。

  脚边的纸钱还很新,墓碑上的照片也很年轻,宋九月靠在上面,看了一会儿天空,嘴唇干燥,最后又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纸钱。

  “红莲,这个世界上的事情真的好奇怪,一觉醒来,似乎什么都变了。”

  红莲没有说话,静静的在一旁站着。

  宋九月突然想起自己做的那几个梦,记得那个大雪中的挥手,这才发现,亦白哥是真的走了。

  可是大雾弥漫里,对方是想告诉她什么呢,欲言又止,像是忍住了什么很浓烈的悲伤,像是很隆重的秘密,亦白哥没有告诉她,所以她也不知道。

  宋九月坐了一会儿,手指僵硬,身上也僵硬,很冷,明明她穿得很多,可就是觉得冷,那种冷是从心里透出来的,不管她怎么抱紧自己,都没有用,最后脸上一片惨白,晕了过去。

  红莲知道这个人坚持不了多久,因为对方刚刚已经有些魔怔了,叹了口气,扶住了人,看到不远处缓缓的走来的那个男人,没有说话,两个人就那样对视着。

  傅殃其实一直都在不远处看着,本来以为自己弄了个假的人,这个人不会发现,毕竟宋九月的脑袋还有后遗症,她要是怀疑,自己就会告诉她,那是后遗症,但没有想到,红莲会直接把对方带过来。

  他把宋九月搂过,抱在自己的怀里,伸出指尖捋了捋她脸庞上的头发,眼里有些疼惜。

  “让陈亦白孤零零的躺在这里太不公平了,我只是觉得,宋九月有权知道真相。”

  红莲说了这么一句,淡淡转头,看了墓碑上的照片一眼,最后抬脚离开了这里,走到自己的车前,他抬头看了上去,发现傅殃正抱着宋九月,从高处一步步的下来。

  那一瞬间,他觉得傅殃似乎就该和宋九月在一起,他连嫉妒的资格都没有,宋九月的心里有他一个位置,他已经很开心了。

  嘴唇抿了抿,上车启动汽车,离开了这里,到现在才真的接受了陈亦白不在的事实,那家伙明明前不久还在玩游戏来着。

  苦笑了一声,人世间的事情还真的是大起大落呢,那个时候两人怎么会知道,相处的时间会变得那样短暂呢。

  陈亦白,但愿黄泉下的你不孤单……

  汽车的声音缓缓响起,他将车开离了这里,汽车向着前方开去,谁也预测不到他的未来。

  傅殃看到红莲远去的背影,没有说话,低头看了一眼怀中的人,将她放到了副驾驶位上,伸出指尖刮了刮她的鼻梁。

  “宋九月,你很幸福呢,傻女人。”

  说到这,他的眼眶突然就红了,他的世界最重要的是宋九月,可是宋九月不是啊,宋九月有陈亦白,有红莲,她的是博爱,可自己根本不能说什么,因为那样隐忍又伟大的爱,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将汽车启动,缓缓的离开了这个地方,陈亦白的墓碑离的越来越远,那么生龙活虎的一个人,最后真的一个人静静躺在那里了,人世间的事情,充满了无可奈何和未知,让人心碎又绝望。

  宋九月这一睡,直接睡了三天,醒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如同失去了生气一般,就盯着天花板。

  傅殃喂粥,她就机械性的张开嘴,耳朵里也听不见其他的声音,最后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去。

  傅殃拿过一旁的纸,有些心疼的给她擦了起来,最后将人抱进怀里,缓缓的给她拍着背。

  “别哭了,也许陈亦白现在已经喝了孟婆汤,过了奈何桥,忘了你是谁了,来世他换了一副皮囊,当个潇洒小爷,纵横情场,如花美眷相伴,根本就不记得今生发生过的事,这样也挺好的不是吗?宋九月,他也不希望你过得不好,你说过,新的一年要开开心心的。”

  宋九月到他这么说,眼泪掉的更厉害,最后趴在他的肩膀上,痛哭了起来,嗓子已经沙哑的不成样子,像是突然失去了整个世界的孩子。

  傅殃没有再说话,静静的拍着她的背,直到怀里偶尔传来一声抽噎声,知道这个人是睡着了,叹了口气,将人缓缓的放到了床上。

  拿过纸巾将她脸上还残留的泪水擦干,最后静静的盯着她这张脸,低头下去吻了吻,这才伸出指尖揉了揉眼角。

  这个人这几天一定累坏了,身体累,心里也累,自己也是,两个人都该好好休息下了。

  这么想着,去浴室洗了个澡,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些,这才躺上了床。

  半夜的时候,他又听到了哭声,马上将人抱了过来,发现对方并没有醒,应该是做梦了。

  拍了一会儿她的背,那哭声总算是小了下去,傅殃的眼里闪过一丝心疼,将人搂紧,直到外面天缓缓的亮开,他才睡过去。

  宋九月醒来的时候,眼睛根本睁不开,肿成了两个桃子,还很红,傅殃吓了一大跳,马上拿了冰袋上来,给她细心的敷着,秋姨也端来了热牛奶。

  宋九月低头喝了一口,嗓子里的疼痛总算是减轻了一些,最后靠在床上,看了一会儿窗外,才缓缓开口。

  “傅殃,我觉得你说的很对,也许亦白哥已经喝孟婆汤,过奈何桥了,来世他最好不要再遇上我了,遇上我真的没有好事儿,希望他出身在一个好的家庭,父母恩爱,还有一个他宠着的妻子,最后还有一个儿子,这么想着,亦白哥比我现在过得好多了,他那么好,一定会投个好胎的。”

  傅殃没有说话,知道这个人是在自己欺骗自己,嘴唇抿了抿,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

  宋九月沉默了一会儿,将手中的杯子放下,这才笑了一下。

  “待会儿去给亦白哥烧两部手机吧,要玩游戏不卡的,还有枪支弹药,他说在那边被人欺负了,还说很无聊,我想着,他平时最喜欢游戏了,待会儿就给他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