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二十五章 慢性毒药
  从听说宋九月回来了开始,他就一直寝食难安,就怕对方找到他的头上,不过事情这都过了这么久了。

  到目前为止,也只有沈家收到了报复,他这边却什么事儿都没有,嘴角勾了后,看来对方是不知道这次的事情他也参与了的。

  他回了季家,发现老爷子正在大厅里坐着,脸色很不好,还以为出什么事情了,脸上凝重了起来。

  “爷爷,这是怎么了?”

  季礼的脸上很不好看,最近他总觉得自己的身体出了毛病,可是医生已经检查过了,什么事儿都没有,这让他很不安。

  “小池,我最近感觉会出大事儿,让所有人都给我仔细一点儿,不能出一丝一毫的错,沈家这么容易就毁了,这次的事情肯定是傅家干的,看来傅家也是个有野心的啊,上一次我们和上官家联手对付他们,恐怕迟早会遭到报复。”

  季池的心里松了口气,傅家的报复虽然可怕,但他们隐世家族可是上面在保护着的人,傅殃不敢随随便便动他们的。

  隐世家族一直以来都处于一种平衡当中,如果哪一方倒了,这平衡也就被打破了,上头的人是不愿意见到这个场景的。

  “傅家老爷子不是吃素的,还是小心一点儿好。”

  季礼说了这么一句,眉头依旧紧紧的蹙着,要是小池能和上官乐结婚,那么季家和上官家就相当于是结盟了,他根本不用担心上官家会出尔反尔的对付季家,毕竟到那时两家是亲家,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但是谁知道中途会出那样的事情呢,弄得现在他时刻都在担心和上官家的关系会不会破裂。

  “小池,目前我们得好好抓住上官家,其他隐世家族暂时没有参与洛城这些事的心思,也就我们两家现在完全显露出来了,就得更加小心,上官韦庄眼里只有利益,可以因为利益和我们在一起,也可以为了利益出卖我们,对他只能信一半儿。”

  “我知道了,爷爷。”

  季池嘴角勾了勾,缓缓的说到,权利是个好东西,很多人在追逐的路上已经变得麻木不仁,甚至是冷血不堪,可是那又怎样,这世界上没有人不爱那玩意儿。

  大厅外面很快走进来一个人,正是季锦时,季锦时看到两个人都在,脸上的表情马上变得很乖巧,在一旁缓缓的坐下。

  “爷爷,你们听说洛城的八卦了么?沈家倒了,沈老爷子在那个位置还没有坐热乎呢,现在就被换了下来,估计已经成为洛城大家族之间的笑柄了,说起来,爷爷,你对那个位置有兴趣儿么,如果想在洛城有一席之地,那个位置就必须握在手里。”

  季礼没有说话,那个位置谁不想要,可是说到底,他是隐世家族里的人,早已经有规定,不能去参与洛城的那些事情,要是被人发现了,下场恐怕和沈家一样。

  季锦时看这个人没有说话,嘴角勾了勾,呵,这个老不死的,还真想要那个位置,也不看看那副身体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

  三个人都没有再说话。

  她现在要做的就是等,等这老头子体内的毒发作,来季家的第一天,她就在季礼经常喝茶的杯子上抹了药的,对方每天吃进嘴里一点点,身体会慢慢的垮下去,到时候她再伪造一份遗嘱,这季家的东西,算是被她夺过来了。

  回了别墅后,房间里的男人依旧在等着她,看到她后,眼里一亮,马上走了过来,将她一把抱住,最后直接压在了沙发上。

  季锦时没有说话,眼里闪过一丝暗色,任由男人的嘴在她的身上到处吻着,不放过每一寸皮肤,最后气喘吁吁的停了下来。

  “你给那老头子下药了?”

  辛这么问了一句,眼神很认真的盯着对方,发现她点点头,嘴角勾了勾,继续在她的脖子间种草莓。

  “大概多久发作?”

  “一周以内,那老头子就会晕倒,医生会以为那是中风,到时候他就只能瘫在床上过日子,我再伪造一份遗嘱,季家的东西就是我的了。”

  辛的眼里闪了闪,将她的内衣也脱了下来,发现这个女人依旧没有其他的表情,嘴角勾了勾,缓缓的握了上去。

  “锦时,我最喜欢你这个样子,自信,强大,明明是一只毒蝎子,可偏偏要把自己伪装成正派,我家锦时果然很棒呢,要不要我们提前庆贺一下?”

  季锦时的眉毛挑了挑,看到男人跃跃欲试,嘴角勾了勾,缓缓的将人推开,她的身上不着寸缕,她却丝毫不觉得尴尬。

  伸手拿过茶几上的烟,点燃一根后,慵懒的抽了起来。

  “怎么庆贺?辛,你的脑子里似乎时刻都在想着,怎么把我吃干抹净,你说我要不要早点儿解雇你,不然总担心自己被你吃下去。”

  辛看到这个女人这么自然的抽烟,缓缓弯身,拿过她嘴里的烟放在自己嘴里,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你早就已经是我的人了,锦时,还是刚刚那句话,要不要一起庆贺,你缺个床伴,我也缺个床伴,我们都能满足对方,不打扰彼此的私生活,大家都是成年人,有个床伴很正常吧,锦时。”

  季锦时的眼睛缓缓的眯了起来,视线在男人的浑身上下扫了一遍,最后嘴角一勾。

  “将衣服和裤子脱了,我要验货,想当我的床伴,身材和技术都得很好。”

  辛的眼里闪过一丝亮光,伸手就将自己的衣服脱了下来,没有丝毫的犹豫,最后一弯身,浑身上下一丝不剩。

  “满意么?”

  “勉强。”

  季锦时淡淡的说了这么两个字,接着便被人抱了起来,天旋地转间,已经被压在床上了,在男人吻来的时候,伸手捂住了对方的嘴,眼里有些认真。

  “只是床伴,关系止步于肉体,辛,我没那么多时间玩别的,也不想和你玩。”

  辛在她的手心舔了一下,眼尾勾了勾。

  “放心,我也只对你的身体感兴趣,锦时,别说话了。”

  说着,就吻了下去,这一吻,完全是天雷勾地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