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二十八章 是感情还是其他
  季池的眼睛缓缓的眯了起来,就是因为这样,才觉得这个女人恐怖,在傅殃身边这么多年,深得傅殃信任,要是她出手的话,宋九月完全是出于被动的状态,嘴角勾了勾。

  “我拭目以待,你和宋九月的这场战争,我要看看谁能笑到最后。”

  季锦时没有再说话,桌上是那封伪装的遗嘱,季池不笨,应该猜到遗嘱已经是假的了,但是他拿不出证据证明,只能吃了这个暗亏,毕竟季老头子还能不能醒来真不一定。

  季池这个时候已经完全冷静了,他知道季家怕是就这样落进这个女人的手里了,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知道那遗嘱是假的又怎么样,只要拿不出证据证明那是假的,在警察和律师眼里,那就是真的,嘴角扯了扯。

  不过是季家罢了,这些年他自己也在打拼,就凭他现在的名气,想要东山再起很简单,嘴角勾了勾。

  “表妹,得饶人处且饶人,你这次占了这么大的便宜,是不是该让我安全离开这里?”

  这些事情过后,他也算是更加看清这个女人的手段了,歹毒,不放过任何一个人,就像她讨厌宋九月,就要把宋九月所有亲密的人都置于死地一般。

  “表哥,我可没有阻止你离开。”

  季锦时淡淡的这么说到,眼里有着丝丝寒意,她确实没有打算对季池怎么样,毕竟季池是宋九月的仇人,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只要这个人能够给宋九月添点乱,放他走又能怎样呢。

  何况以这个男人的性子,是绝对不会把这次的事情说出去的,他唯恐天下不乱,就是想要看看她和宋九月之间,到底谁胜谁负,他巴不得自己和宋九月斗起来,又怎么会把她供出去呢。

  想通了这点儿,嘴角勾了勾,这次的事情她确实是参与了,宋九月那么快被送去国外,都是她和司马玥的推波助澜的结果。

  这么些年,她本来以为自己兢兢业业的为傅殃做事,对方就会高看她一眼,就会把她放在心上,但是她错了,随随便便一个出身低微的女人都能拿走他的心,那她这么多年的努力算什么。

  她那么努力的想要站在对方的身边,想要成为人上人,她一路披荆斩棘,手上沾满鲜血,就是想让对方明白,她才是最适合站在他身边的女人。

  可是这一切的幻想都被一个叫宋九月的女人打碎了,宋九月不费吹灰之力的拿走了他的心,这让她所做的一切都成了笑话,甘心么?怎么会甘心呢!!

  季锦时的指尖不停的抚着杯沿,眼里一直深深浅浅,这次傅殃让国外军火线上的人去支援,自然会有人报告给她,知道对方的具体位置后,她马上派人过去拦截,本来是想把红莲和陈亦白一起弄死在那里的,但是红莲竟然躲过了,不愧是杀手之王啊。

  “踏踏踏踏。”

  外面有脚步声传来,她抬头看过去,刚好看到了进来的男人,眼里闪过一丝暗色。

  辛的眉毛挑了挑,在她的旁边坐了下来,伸手捧起了她的脸。

  “锦时一直都不会让我失望的,这次也是一样,做的很漂亮,不过锦时这么做,是不是因为放不下傅殃呢,虽然你一直表现的很大度,但是在傅殃的事情上,你的心眼可是比针孔还小呢。”

  季锦时没有说话,眼睛垂了垂,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对方,只能将他的手放下,起身想要离开这里,却被辛一把拉进了怀里。

  “你干什么?”

  季锦时的眉头蹙了起来,想要挣扎,但是男人却越箍越紧,脸上的表情也从最开始的轻佻到现在的严肃。

  “我们说过,不干涉彼此的私生活吧,你现在是什么意思?”

  季锦时的眼里闪过一丝怒火,手上拿了一根银针,刺在辛的脖子,不过并没有刺进去,满脸的威胁。

  辛没有说话,伸出指尖抚了抚她眉眼。

  “锦时,我只是想知道,你对傅殃到底有多执着,能够隐忍这么多年,是不是这次的事情后,你知道了宋九月在傅殃心里的地位,所以干脆来个鱼死网破,毕竟得不到就只剩毁灭,不是么?”

  季锦时冷静了下来,没有说话,确实,得不到就是毁灭,因为这次的事情,她更加确定了宋九月在傅殃心里的地位,无人可以撼动,所以她只能把怨气都撒在宋九月的身上,要毁了她,也要毁了她在乎的人。

  辛这个时候已经放开了对方,淡淡的抚着唇。

  “等锦时把宋九月打倒的一天,我们再好好庆祝一下,不过现在你要做的,是把自己从这件事情里抽身出来。”

  季锦时起身,这次的事情,无论如何都怀疑不到她的身上,唯一失败的地方就在于,竟然让红莲活着回来了,在她的计划里,两个人都已经死在那边的,嘴唇弯了弯,起身离开了这里。

  既然季家到手了,她就应该回去禀报一下,毕竟傅殃这次把她召回国,就是为了让她对付季家。

  季锦时这次出手,没有人知道,事情做的太隐秘了,又加上她是傅殃那边的人,兢兢业业的做了几年的事情,一般不会有人怀疑到她的身上。

  而宋九月,自然也没有想到。

  季锦时来的时候,她正在沙发上坐着,因为傅殃不在,季锦时直接将季家的财产证明放到了茶几上。

  宋九月的眼里闪了闪,傅殃的身边,这是第一次有这样的女手下出现,和墨一喻初原他们不同,听说这个女人的能力很强。

  “季小姐这些年在国外,应该帮傅殃做了不少事情吧,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选择傅殃呢?”

  是因为感情还是其他……

  如果是感情的话,她有必要提防这个人了。

  季锦时的眼里闪过一丝暗光,抬头的时候,脸上有些笑意。

  “傅殃很有魅力,难道宋小姐你不这么觉得么?他站在你的面前,你就忍不住想要去臣服,想要死心塌地的跟着他,从他把我救起来开始,我就知道,这一辈子都会跟定他了,至于为什么,这原因我到现在都还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