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二十九章 要的是季家彻底消失
  宋九月没有说话,因为季锦时的表情看起来很正常,也许她对傅殃的感情就和墨一对傅殃是一样的,只有尊重和敬佩。

  季锦时站了起来,又说了几句话后,才离开了这里,不过刚出门,脸上就已经阴沉了下去,因为不知道刚刚宋九月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那么问,难道是在怀疑她?

  低头沉思了起来,不可能,也许对方只是出于一种女人的直觉罢了,最近她什么都不会做,好好的巩固一下自己摘对方心里的信任就好。

  宋九月等人走了,才拿出手机看了一下,偶尔会期待某个人的来电,可是她不仅一次的告诉自己,那个人是真的已经走了,去了另一个地方,她再这么扒着不放,只会让所有的人都更加难过,叹了口气。

  可是这次的事情疑点重重,她相信一定不止沈家和季家参与了,这中间肯定还有别人的插手,只是对方现在没有露出马脚,她只好打起百分之两百的精神,随时注意周围的一切,要让参与的人偿命,她不会让亦白哥孤零零的躺在那里的。

  这么想着,已经起身,而墨一刚好从门外走了进来。

  “宋小姐,你要的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

  宋九月点点头,这次她一个人过去看亦白哥,上车后,发现副驾驶位上都是纸做的手机和枪支,眼里闪过一丝泪意,将车往西山墓地开了过去。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那里已经有了一个人了。

  司马玥静静地站在墓碑前,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好像所有的道歉和言语,在这样悲凉的墓碑前都显得苍白,最后他坐了下来,拿出手机点开了游戏。

  “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就喜欢上了这破游戏,打野的时候总喜欢到处瞎晃荡,还跟我吹嘘你的李白玩的很好,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开挂了。”

  司马玥的眼眶有些红,低头玩了李白这个英雄,陈亦白说过,这个英雄是所有中最帅的,有很多妹子喜欢,所以他要玩这个。

  “其实我知道你喜欢宋九月,你的爱比所有人都隐忍,最开始的时候,你想杀她,想要毁了身体里的那个傻子人格,但是当那个女人笑着扑向你的怀抱,叫你一声亦白哥的时候,我就知道一切都变了,你后来提到她的时候,眼里都在发光。”

  司马玥边玩边说道,最后依旧觉得这个游戏没意思,将手机收了起来。

  “我们是兄弟,不过在我对宋九月出手的那一刻,这兄弟情是走到尽头了,陈亦白,我最伤心的是,这个世界上,只有我知道你藏在心里的深爱,因为兄妹这层关系,已经把你定位到了那个位置,所以你傻傻的没有往前迈一步,现在你孤零零的躺在这里,谁会知道你藏在心里的那些话呢……”

  司马玥将手机放在墓碑前,脸上带着笑意,声音也有些沙哑。

  “你是所有人中,把心事藏的最深的一个,不过你既然不愿意对她说,我也懒得帮你转达了,陈亦白,喝孟婆汤,过奈何桥的时候,就忘了她吧……”

  司马玥说到这,缓缓的站了起来,拍了拍墓碑,一如当初嬉笑打闹时拍着他的肩膀,还有对方嫌弃的表情。

  假如时光可以倒流,那天哪怕拼尽一切,他也会把对方留下来的,可是这世界上的事情,哪里有那么多如果。

  司马玥又站了一会儿,抬头看下去的时候,发现山下有个孤零零的身影,正在缓慢的上来,眼里闪了闪,从另一边下去了。

  宋九月带着那些东西到这里,细心的整理了墓碑前的东西,然后拿出打火机,把纸点燃,看着那纸慢慢的燃烧,最后变成灰烬,风一吹,就什么都没有了,就像人的生命,也是短短的一瞬间,等再来追忆的时候,只剩下悔恨。

  “亦白哥,我到现在都还不相信你已经走了,可是那晚的大雪夜,我梦见你了,你说你要走了,你的手挥的很潇洒,我想你这家伙投胎的时候也一定是潇洒的,也许奈何桥上你还会回头笑我呢,笑我现在的伤心难过,亦白哥,手机和枪支已经给你了,还有电脑,你在那边也不会无聊了,以后我会经常来看你的,那些害你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宋九月的声音很平静,看到地上的最后一丝灰烬也被风吹走了,眼里闪了一下,眼神看向了洛城的方向,拳头握紧。

  “亦白哥,我走了。”

  这么说着,她抬脚想要离开这里,不过腿有些软,大概是蹲久了的缘故,她这么安慰着自己。

  低头捶捶腿,牙齿一直紧紧的咬着,直到回了车上,眼泪才掉下来,将油门一踩,汽车离开了这个地方。

  回别墅的时候,傅殃已经在了,对她招招手,她一愣,换了鞋才走过去。

  傅殃等她走到面前了,将她一把搂了过来。

  “听说这个地方旅游不错,宋九月,要不我们两个人去吧?”

  宋九月看到杂志上的那个地方,眼里没有任何的波动,视线缓缓移开,有些沉默,傅殃眼里的光一下子暗了下去,笑容也勉强了起来。

  “不想去那我们下次再去。”

  宋九月没有说话,觉得好累,在这样的时间段里,她实在做不到让自己去强颜欢笑。

  “傅殃,季家怎么样了?”

  傅殃将杂志放在一旁,看得出来,心里还是很渴望的,但是这个人现在如同行走的躯壳一样,也不知道把灵魂丢在了哪里,或许跟随着陈亦白,去了另一个地方了吧。

  “季家老爷子已经病倒了,估计是醒不过来了,家产已经在这了。”

  说着,他将那些股份和转移证书拿了出来,但是宋九月只是轻飘飘的看了一眼,她并不是要季家的财产,她要季家彻底消失,眼里闪了闪。

  “季池呢?”

  傅殃没有说话,眉头蹙了起来,宋九月现在的状态很不好,似乎陷入了一种执念当中,像是一杯沸水压到了极致,谁也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何况她的脑袋还有后遗症。

  “宋九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