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三十章 想办法对付季池
  傅殃的声音有些担忧,想要好好的抱住这个人,可她像是一个娃娃一样,没有生气,眼里只剩下仇恨,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出现了。

  “傅殃,季池呢?”

  宋九月又问了这么一句,眼里没有任何的波动,似乎季池这两个字,已经成了一种执念。

  “你想要干什么?”

  傅殃揉揉她的脑袋,问了这么一句。

  宋九月没有说话,她也不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季池这个人,她一直没有想过要怎样对付他,似乎所有的刑法用在他的身上都太轻了,她要想一个更加完美的办法,让对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还没想好,不过现在有些累,我先上去休息一会儿。”

  她这么说了一句,起身上楼,连背影都是冷漠的味道。

  墨一在一旁,眉头缓缓的蹙了起来,同样有些担忧,不过他担忧的不是宋小姐,而是他家老板。

  “老板,季家的事情已经引起上面的注意了,不过好在是季小姐出的手,算得上是季家内斗,算不到我们头上,但是季池……上面一直很看重他,他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恐怕我们也会有麻烦,至少不会轻易脱身。”

  傅殃依旧没有说话,其他的他都不担心,哪怕天塌下来也不怕,可是宋九月现在的状态,像是平静的海面,谁也不知道海的深处酝酿的是怎样的风暴。

  “老板,国外一半的军火线都被端了,还是king动的手,这一次陈亦白的死,也和他脱不了干系,我们要不要……”

  哪怕是给对方一点儿教训也好,这样他们心里也不至于这么膈应。

  “他端我一半的军火线,那我就断了他在Z国所有的毒品线,墨一,以前查出来的地方都可以动手了,算是回敬对方。”

  傅殃伸手揉了揉太阳穴,要不是king这次来了这么一出,陈亦白怎么会死,宋九月又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宋九月静静的待在楼梯口处,听完了下面所有的对话,她一直都知道,隐世家族是轻易动不得的,毕竟那是上头在保护的人,傅殃召季锦时回来,不过是想转移上面的注意力,让他们知道,季家的没落是因为内斗,并不是傅家的参与。

  傅殃能够做到这个地步,已经很好了,剩下的事情,她应该自己来,总不能把傅家也拉下水。

  宋九月的眼里闪了闪,轻轻的推开了卧室的门,或许是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了,她这一觉睡得无比安稳,中途迷迷糊糊的觉得有人在吻她的额头,缓缓的睁开眼睛,发现那人的唇瓣已经朝着她的脖子移去了。

  “傅殃……”

  她轻轻的叫了一声,缓缓的抱住了人,突然有些舍不得,她很爱这个人。

  可是现在她的心里,每天都想的是要怎么把那些人大卸八块,一停下来,脑袋就会很疼,像是被谁用电钻在钻一样,只有时刻把仇恨放在心里,她才会好过一些。

  “我在。”

  傅殃停了下来,知道这个人最近心里很苦,叹了口气,将人缓缓的搂住,没有再继续下一步。

  宋九月听到近在咫尺的心跳,眼里突然变得很柔软,缓缓的缠住了对方,一颗脑袋不停的在他的怀里拱着。

  “我们做吧。”

  淡淡的说了这么一句,抬头的时候,男人的眼里已经变得猩红了,下一秒,她就被人压了下去,铺天盖地的吻快把她吻得窒息,或许是对方太热情了,她也变得主动起来,两个人难得的默契。

  “宋九月……”

  傅殃深情的叫着,将人狠狠的搂进怀里,脸上带着一层薄汗,最后两个人缠绕在一起,拥吻着结束了一切。

  宋九月的心尖儿酥麻,整个人都如同坠入了云端一般,缥缈,不知今夕何夕,脚指头也害羞的蜷缩了起来。

  两个人抱着平复着呼吸,傅殃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像是警告也像是其他的。

  “不能乱来,我会生气。”

  宋九月浑身一僵,静静的窝进他的怀里,没有说话,这个人是看出什么了么?还是这句话只是对方随便说说。

  “宋九月,把你的那点儿小心思给我好好藏着,我们缠绵了这么多次,你想做什么我怎么会不清楚,想对付季池可以从长计议,一定不能用你心里的办法。”

  傅殃将人抱着,嘴角微勾的说了这么一句,下巴蹭了蹭她的脑袋,心里一片柔软。

  “我知道你怕牵扯上傅家,但是只要我们小心一点儿,就不会怎样的,季池这样的人,很得上面的信任,他要是出事儿,上头的人一定会彻查,但是只要我们了能够成功抽身,上面没有证据,也拿我们没有办法。”

  宋九月没有说话,她想对付季池,但同时也得为傅家考虑,毕竟现在整个上流社会的人都知道,她宋九月是傅家认准了的人,要是她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那么众人一定会牵扯出傅家的。

  “傅殃,谢谢。”

  宋九月闷闷的说了这么一句,埋进了他的怀里,傅殃的嘴角勾了勾,没有再说话,只要和这个人在一起,什么都不是大事儿。

  第二天的时候,两个人早早的就起床了,宋九月的状态看起来好了一些,饭也吃了好几碗,苍白的脸色总算是有了些红润。

  中午的时候,她去医院看了一下苏小小,发现对方依旧没有醒过来,而沈白在里面尽心尽力的照顾着。

  她在一旁坐了下来,发现沈白正在帮苏小小擦拭着手,眼里闪了闪,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在朝着既定的方向发展。

  她相信这两个人之间也一定会有故事的,缓缓拿过苏小小的手放在手心。

  “你可一定要快点儿醒过来啊,苏小小……”

  她拿过买来的花,用花瓶装上,今天的阳光很好,靠窗的椅子上有一只很大的大白,在阳光下温暖极了。

  她转头看了一眼沈白,发现对方已经趴在床头睡着了,心里竟然有些感叹。

  苏小小的大白,其实一直就是这个人啊,他是她的软肋,也是铠甲,从来都没有变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