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三十一章 故意试探
  将手伸到大白上摸了摸,发现真的很温暖,外面的阳光也很好,洛城的最后一场大雪,似乎就这样消失了。

  宋九月没有再说话,因为沈白已经睡着了,而苏小小又在昏迷着,这个地方只有她一个清醒的人,也只能听到她心脏跳动的声音。

  她看了一眼外面,轻轻抬着脚步,走出病房,缓缓的将门关上,上了车后,心情突然变得很平静,直到回了别墅,看到在沙发上坐着的季锦时,她的脚步才一顿,缓缓停了下来。

  季锦时就坐在小黑的旁边,小黑以前对其他人都是爱答不理的,但是对这个人,偶尔还会附和她一下。

  宋九月有种错觉,似乎这个人才是这栋别墅的女主人,眼里闪了闪,走过去坐了下来。

  “季小姐,傅殃去公司了。”

  季锦时没有说话,脸上很平静,甚至是失落。

  “宋九月,其实我们都是一样的人,今天听到墨一的话,我才知道,原来这世界上还有和我同病相怜的人,我是夏家人,不过家里人一直偏爱姐姐,但是在外面,我们还要装的家庭和睦的样子,夏冰也努力扮演着一个好姐姐的形象,就算我对别人说,她是个坏人,也不会有人相信我的。抱歉,我不是故意去打听你的事情,只是和墨一聊到这里,有些共鸣,这才跑了过来,好像有些唐突了。”

  宋九月没有说话,其实这个季锦时,一直都给她一种看不透的感觉,对方像是被一层保鲜膜死死的包裹住了一般,你能看到她的样子,看得到她的状态,你摸上去的时候,甚至以为那就是真实的她,但并不是,那层保鲜膜阻拦了探索真相的手。

  而保鲜膜下,季锦时的真实面目并没有人知道,也许就连傅殃,也不知道。

  宋九月是这么想的,听到对方说了这些话,心里动了动,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忧伤起来。

  “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也有那么一个不受宠的孩子。”

  季锦时缓缓的摸着小黑的脑袋,嘴角勾了一下,最近她都不会做什么事情,因为她能感觉到,宋九月对他并不是百分之百的信任,这怎么行,为了让事情更加好玩,她会取得所有人的信任的。

  这一切都是一场游戏,至于游戏的胜负,她并不在意,她只是想要毁了宋九月的一切,既然傅殃这里已经走不通了,她就得为自己找另外一条路,比如,萧家……

  想到这里,嘴角勾了勾,那个神秘强大的萧家,她一直都是有所耳闻的,但是从来没有近距离接触过,因为没有资格,这一次和king合作,将傅殃一半的军火线都端了,同时也知道了一个秘密,king似乎也是忌惮着萧家的。

  种种现象表明,只要把萧家捏在手里,或者是成为萧家人,那么就没有人敢把她怎么样。

  “宋小姐,你是傅殃信任的人,我自然相信傅殃的目光,不过你也知道了,这一次,国外的军火线被人端了大半,我还是想问问你,有一天会不会背叛傅殃,傅殃是我的上级,也是我的朋友,我不希望他毁在一个女人手里。”

  宋九月听到对方这么问,眼睛缓缓的眯了起来,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个季锦时,始终提不起来好感,这是一种直觉,嘴唇抿了抿。

  “季小姐,你既然知道傅殃是你的上级,那也该清楚我和傅殃之间的关系,只要傅殃相信我,你就该无条件的相信我,似乎没有什么理由来这里咄咄逼人,表现得你很在乎傅殃的样子吧?”

  宋九月是故意的,故意把自己塑造成一个爱吃醋,爱斤斤计较的女人,就是在旁敲侧击的告诉这个人,离傅殃远一点儿,也在告诉对方,傅殃既然是她的上级,那自己也是她的上级。

  季锦时的心里瞬间升腾起一股怒火,不过她还是绷住了自己,脸上有些抱歉。

  “不好意思,我刚刚的语气有些不好,没有那个意思,你误会我了,只是希望傅殃身边的人,都能对他真诚一点儿。”

  宋九月拿过茶几上的杯子,看到里面自己的倒影,眼里闪了闪。

  “这一点不用季小姐你操心,对傅殃,我一定是最真诚的那个。”

  季锦时的脸上僵了僵,突然越发的摸不透这个宋九月了,对方说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嘴唇抿了抿,又扯了一些其他的话,再三道歉后,才离开了这里。

  宋九月看着她的背影,眉头蹙了起来,如果这个女人是在装的话,未免太恐怖了一些,在自己讨厌的人面前,能够把姿态放得这么低,心理得强悍到什么地步,嘴唇抿了抿。

  刚刚的一切她都只是试探了对方,以前她很相信自己的直觉,不过自从脑袋留下后遗症后,她更喜欢这样一点点的去试探,让对方露出马脚。

  但是刚刚季锦时表现的很完美,没有半点儿值得怀疑的地方,难道真的是自己想多了么……

  季锦时也知道宋九月是在试探她,不过出了别墅后,她还是对那个女人刮目相看了一些,本来以为既然傅殃都相信自己,那个女人也会无条件的相信。

  但是对方没有,而且从始至终都有着她自己的判断,想要一点点的让她露出马脚,也幸亏自己在国外摸爬打滚了这么多年,不然非得被对方看出什么不可。

  说来奇怪,宋九月这种小地方成长出来的女人,怎么会在短短的时间成长的这么快,难道是基因?

  想到这有些嘲讽的笑了起来,宋家人能有什么基因啊,她果然是想多了。

  上车后,将车开去了季家,老头子住院了,其他人又在她的掌控之中,现在的季家,完全是她的天下,嘴角勾了勾,打开一旁的开关,进了地下室。

  地下室里,有个女人正静静的坐在一个缸里,脸上苍白不堪,一头大波浪的长发露出大大缸外,看着像是女鬼一样。

  “姐姐,这里的滋味儿不错吧,这个是妹妹为了回敬你,特意挑的好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