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三十三章 深度催眠
  喻初原的嘴角狠狠一抽,很想说这个人是想多了,要是怀孕的话,他怎么可能检查不出来。

  傅殃看他的神色,也知道自己可能是想多了,叹了口气,视线转向了还在床上的宋九月,走过去摸了摸她的脸,确实一切正常,但为什么这么喜欢睡觉呢。

  宋九月也发现自己的不对劲儿了,醒来后,呆呆的看了一会儿天花板,明明刚刚才醒来,可她竟然又想睡,挣扎着起床,到了楼下后,发现只有傅喻初原一个人,刚想叫对方的名字,可睡意突然袭来,整个人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宋小姐!!”

  喻初原吓了一大跳,马上将人扶到了沙发上,傅殃这个时候也进来了,脸上闪过一丝惊慌。

  “她怎么了?”

  喻初原的眉头狠狠的皱着,依旧检查不出对方的毛病,只能摇摇头。

  “老板,这可能在我的能力之外了,宋小姐的身体很健康,没有其他的问题,按理说不应该这样,昨晚翻了很久的资料,我怀疑可能是深度催眠……”

  傅殃的嘴唇抿了起来,走过去将宋九月的手握着,眼里有些心疼。

  “什么意思?”

  “老板,我也只是猜测,宋小姐之前不是头疼么,我们都以为是后遗症,毕竟她的头遭到过刺激,但是现在想想,也许那不是后遗症,是之前有人给宋小姐催眠,只是那个时候宋小姐的意识在和对方做着抵抗,所以会头疼,现在陈亦白的事情一发生,宋小姐条件反射的想要回避现实,意识减弱,所以之前的深度催眠起作用了,她现在会沉睡,依旧是自身意识和那股催眠在做斗争,我们谁也帮不了她。”

  喻初原说完这些,眼里闪了闪,这种催眠术在国际上已经不多见了,季家也不愧是隐世家族,叹了口气。

  “我们要做的只有等。”

  傅殃的脸上瞬间阴沉了下去,将宋九月抱起来,一步步走向二楼,最后将人放到了床上,在她的额头上留下一个吻。

  季锦时这个时候也来了,听到喻初原的话,嘴角微微勾了一下,不过并没有被人看出来,表现的很淡漠,在沙发上坐下。

  “那宋九月要是战胜不了呢?”

  轻轻这么问了一句,看到喻初原脸上的担忧,知道结果可能不好,眼里闪过一丝笑意,最好是永远都不要醒来了。

  ……

  接下来,宋九月真的没有醒来过,整整睡了五天,在傅殃焦躁的快要发疯的时候,总算是幽幽醒来了。

  “傅殃?”

  她的眼里闪过一丝暗光,最后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心,什么都没有。

  傅殃激动的直接抱住了她,宋九月的嘴角勾了勾,轻轻的蹭了蹭他的肩膀。

  “没事了,不用担心。”

  这声音如同清晨带着凉意的微风,瞬间抚平了傅殃心里的焦躁。

  宋九月看了一眼在不远处站着的季锦时,嘴唇抿了抿,并没有说话。

  季锦时感受到对方这个眼神的深意,找了个借口离开了这里,最后去了季池那儿,她有个问题要问对方。

  “之前季家到底对宋九月做过什么,为什么她会睡这么久?而且我感觉有些东西已经变了,傅殃太信任宋九月,没有发现她的异常,但是我感受到了,对方看我的眼神,带着一丝丝敌意,以前的宋九月不会这么大剌剌的表现出来的。”

  季池摇摇头,之前爷爷把宋九月抓回来,他并不清楚,只知道对方大概是受了非人折磨的。

  “这事儿还得去问爷爷,不过拜你所赐,他到现在还没有醒过来。”

  季锦时的眼里深了深,医院里的那个老头子还能活一段时间,不过对方要是知道季家现在被她握在手里,估计是不会告诉事情真相的。

  看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季池等季锦时走了,嘴角才勾了勾,他怎么可能什么都告诉这个人,将茶杯轻轻的放到了茶几上,看了墙上的挂钟一眼。

  一直到晚上七点,他才发了条信息,将外套披在身上,出门了。

  洛城现在已经是冬末了,天黑的很早,也依旧很冷,街上的行人都是缩着脖子走路,一说话嘴里就会哈出白色的雾气。

  最后他在一家咖啡厅停了下来,推门进去的时候,宋九月已经等在那里了,他的嘴角微微勾了一下,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东西拿到了么?”

  宋九月点点头,态度很恭敬,脑袋依旧很疼,有时清醒,有时不清醒,但显然这个时候,她是不清醒的。

  “拿出来吧。”

  季池说了这么一句,观察了一下她的表情,发现对方从始至终都很听话,心里不得不佩服季家的催眠大师,当初趁着电波刺激对方脑袋的时候,给她下了这个深度催眠,这个催眠像是一直沉睡在她的脑海里一样,宋九月也在一直压抑着它。

  不过从陈亦白死后,她的精神一度崩溃,意识正好是最脆弱的时候,所以深度催眠就醒了,让宋九月以为自己是季家人安排在傅家的奸细,并且还无比的乖巧。

  “月月,你现在这么听话,我都舍不得把你放回去了,现在有了这个东西,傅殃在国外剩下的军火线,也算是毁了,你说以后你会不会肠子都悔青,想想还觉得挺有趣的。”

  季池喝了一口咖啡后,缓缓说道,宋九月并没有说话,直到对方的手指放到了她的脸上,她的瞳孔才缩了一下。

  但是脑海里不停的有个声音在告诉她,要服从这个人,他说的话,做的事,都是对的,尽管有另一个声音在拼命呐喊,但是这个声音太小了,没有分量。

  咖啡厅里的另一边,白绾和傅雪雅蹙眉看着这一幕,脸上都有些不好看,宋九月对面的男人不就是季池么,季池的手已经在她的脸上摸了好一会儿了,可是对方并没有躲开,反而是微微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傅雪雅的眼里闪了闪,拳头缓缓握紧,季池在她的眼里就是个渣男,上一次的事情宋九月也看到了,为什么现在她会和这个渣男搅和在一起,难道两个人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