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三十四章 和别的男人纠缠
  “妈,我要把这件事告诉哥。”

  她的声音有些气愤,虽然很喜欢宋九月,也一直相信她,可是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

  她是喜欢宋九月没错,但这喜欢是建立在对方对二哥好的基础上,现在这个人背着二哥和其他男人纠缠,算是已经做了对不起哥的事情了。

  拿出手机拍了照片,一连拍了很多张。

  季池并不知道今天这一幕已经被人看到了,将桌上的东西收了起来,起身隔着桌子,指尖捏住了宋九月的下巴。

  “月月这一次做的很好,只要傅殃国外的军火线全部断了,那我对付他就更加容易,月月,到时候我再带你走,找个没有人的地方,好好过日子。”

  他的声音深情款款,连视线也是,一直粘在宋九月的脸上没有撕下来。

  宋九月的眼里闪了闪,点点头,季池的脸上瞬间带了笑意,放开对方后,拿过一旁的外套放在了手上。

  “月月,那改天见。”

  宋九月没有说话,一直低头在原地坐着,等到人走了,才起身出了咖啡厅,也不知道去哪儿,转了很久,才想到买酸奶,最后开车回了家。

  不过刚推开客厅门,她就发觉到里面的不对劲儿,气氛紧张,阴沉,客厅里坐了很多人,傅雪雅在,白绾在,季锦时也在,今晚的客厅很热闹。

  看到她来后,大家的视线都移了过来,宋九月的眉头蹙了一下,看了傅殃一眼,发现对方正闭着眼睛,什么都没有说,眉头微微一蹙,她只是出去买个酸奶,怎么感觉像是犯事儿了一样。

  “宋九月,你出去干什么了?”

  傅雪雅率先问出了声,她的手机里就有照片,希望这个人能说实话。

  宋九月的怀里还抱着酸奶,脚步一顿,脸上有些笑意。

  在她看来,她确实是去买了酸奶没错,因为中途的那段插曲,她已经忘记了,就像是记忆被人抹去了一样,这就是深度催眠,甚至能让你瞬间忘记自己是谁。

  “冰箱里的酸奶吃完了,我去买了一点儿回来,今晚大家都在,我给你们做水果沙拉吧。”

  傅雪雅一看对方跟个没事人一样,心里有些生气,假如这个人说了实话,那今晚的事情她可以不用掺和,毕竟每个人都可能犯错,原不原谅对方是二哥的事情。

  但是现在,这个女人很明显的在说话,她的眉头一蹙,眼角余光悄悄看了她家二哥一眼,发现对方一直微闭着眼睛,大概是伤心了吧,对宋九月,他一直都是掏心掏肺,谁知道这个女人会背着他和别人纠缠呢。

  “宋九月,你撒谎,你分明去见了季池,还把一件东西交给了对方,虽然我不知道那个东西是什么,但是可以猜出来,一定是对哥不好的东西。”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起来,根本不知道这个人在说什么,但是沙发上坐着的众人现在都把她看着,似乎她真的在撒谎一样。

  “雪雅,你是不是看错了?”

  傅雪雅的眼里闪过一丝失望,都这个时候了,对方竟然还在狡辩,牙齿一咬,将刚刚拍的照片摆了出来。

  “宋九月,我以为你是真心喜欢我哥的,但没想到,你会背着对方和别的男人纠缠。”

  宋九月隔的远,看不清她的手机里是什么,只能走近了一些,但是还没有伸手去拿过对方的手机,她就被傅殃一把搂进了怀里,眼神询问的看着对方。

  “没什么大不了的,别看了,雪雅,你和妈先回去吧。”

  傅雪雅的瞳孔一缩,都已经到这个地步了,哥竟然还这么包庇对方,心里更加生气,一是自家二哥不分青红皂白的包庇,二是和宋九月纠缠的男人竟然是季池。

  “宋九月,我的手机刚刚已经拍了照片了,你和季池在咖啡厅里相谈甚欢,他还把手放到了你的脸上,这些,难道你不承认么?”

  宋九月看了一眼旁边的傅殃,将怀里的酸奶放到了茶几上。

  “雪雅,我没有。”

  “宋九月,你!!”

  傅雪雅本来是打算发火的,但是看到自家二哥要吃人的表情,吓的把到嘴边话都吞了回去,她只是为对方感到不值而已,凭什么宋九月要这么对他,难道二哥对她不好么。

  “妈,雪雅,你们先回去,大家都散了,今天的事情都是误会。”

  傅雪雅本来还想再说点什么的,却被一旁的白绾拉住了,她有些泄气,跟在对方的身后离开了这里。

  季锦时的嘴角勾了勾,也找了个借口离开,看来今天季池骗了她,对方应该是知道宋九月怎么了的。

  不过现在看来,对方告不告诉她都没必要了,只要能让傅殃和宋九月之间产生隔阂,任由他去闹好了。

  大家都走以后,客厅的气氛突然有些微妙,傅殃伸出指尖揉了揉太阳穴,静静的看着面前的人,突然伸手捧住了她的脸。

  “宋九月,你老实告诉我,今天到底出去干什么了?”

  他的眼里像是一个漆黑的漩涡,紧紧的纠缠着宋九月的视线。

  宋九月浑身一僵,脑袋又开始疼了起来,虽然只是一瞬,但她还是皱了一下眉头。

  “买酸奶。”

  傅殃的眼里闪了闪,指尖捏了捏她的脸颊。

  “我相信你,我说过,这个世界上,我最相信的人是你。”

  宋九月的心里有些温暖,用头轻轻蹭了蹭他的胸前,像是撒娇一般,她这样的动作,马上让傅殃缴械投降了,看了一眼茶几上的酸奶。

  “放冰箱里去。”

  宋九月连忙点点头,从他的身上起来,屁颠屁颠的拿着酸奶,放在冰箱后,最后如一只归巢的鸟儿一样,就赖在傅殃的怀里不动了,不管对方怎么扒拉,她都紧紧的缠着他。

  “傅殃,刚刚雪雅的手机里,到底是什么照片,会不会是一个长得和我很像的人在冒充我?”

  傅殃摸着她脑袋的手一顿,没有说话,良久眼里才闪了闪,凑上去在她的额头上印了一个吻。

  “照片不真实,有可能是P的,别管了,宋九月,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就好。”

  宋九月点点头,安心的闭上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