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三十六章 我比你疼一百倍
  傅殃给她抹了沐浴露,脸上的表情没有变一下,将人捞上来后,拿过一旁的浴巾擦干。

  “我都知道了。”

  宋九月低头,也对,凭这个人的智商,怎么可能不知道她干了些什么,有些愧疚的低头。

  “傅殃,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傅殃将她抱着,放到了床上,声音温柔,鼻尖蹭着她的鼻尖。

  “所以接下来是你将功赎过的时候了,季池现在并不知道你已经恢复了,我们完全可以利用这一点,打他个措手不及。”

  宋九月的眼里一亮,缓缓伸手搂住了对方。

  “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可我还是觉得对不起你,国外的军火线肯定花了你不少心血,被我就这样毁了……”

  “没事。”

  傅殃将她搂在怀里,有些依赖的将头埋进了他的脖子里,像是没有长大的小奶狗一样。

  “是我的就会是我的,现在只是别人代为掌管而已,早晚会回来的。”

  宋九月的嘴角勾了勾,刚刚经历了一番扎针,现在感觉浑身的每一个毛孔似乎都舒张了一样,正在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因为这样,她这一觉睡得无比的香。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总算有种身体是自己了的感觉,她先去跑了个步,陪小黑玩了一会儿,最后盯着手机发呆。

  亦白哥的事情和季池有关,她还没想好要怎样报复对方,这个人竟然又整出这出。

  晚上的时候,刚好季池又发短信来了,宋九月的眼里闪了闪,回复对方后,直接出了门。

  季池确实不知道宋九月已经恢复了,看到这个人来,眼里亮了亮,这次他要拿到盛腾的商业机密,最好是能够抖出一些傅殃的丑事,这样他就可以把盛腾击垮了。

  “月月,你跟在傅殃的身边这么久,应该知道盛腾的事情吧,在洛城这样功利的城市盛腾不可能没有一丁点的五点,能不能随便说几个出来?能让盛腾垮掉的那种。”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嘲讽,季池是季家人,而且傅殃已经说过了,这个人深得上头的信任,傅家要是动手,上头的人绝对会彻查傅家,所以要动季池,最好把罪名推到别人的头上。

  “这么重要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带在身上,季池,要比你跟我过去拿吧?”

  季池的眉头蹙了起来,明明刚刚的短信都已经说好了,让这个人带着盛腾的把柄过来,没想到现在对方喜竟然说没有带在身上,这不是在玩他么。

  “月月,你应该听话的,不能有其他的心思。”

  宋九月的眼里一片澄静,如同古井无波的水,什么波澜都没有。

  “季池,我说的是真的,上一次你跟我在咖啡厅里的事情,已经被拍下来了,还好傅殃信任我,你说的东西我确实有,不过真的不在身上,你要是需要的话,可以陪我过去拿。”

  或许是因为想要打败傅殃的心太强烈了,季池马上就答应了,看了还坐在原地的宋九月,眉头蹙了一下。

  宋九月这才起身,慢吞吞了跟在他的后面,季池的嘴角勾了勾,以为这个人是发现自己的好了,很想趁机挖墙脚什么的,但是现在他显然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宋九月上了车后,将车往红莲的位置开,她刚刚已经给红莲打过招呼了,说是这次要带一个罪人过去。

  按响客厅的门以后,她看了一眼现在后面的季池,嘴角勾了勾。

  季池本来是有些疑惑的,但想到这个人上次给的军火线的资料,让king那边直接灭掉了对方全部军火线,可谓是损失惨重,所以也就没有再怀疑什么了。

  只是刚踏进门,他的后脑勺便抵了一把枪,只能脚步一顿,缓缓的举起手,实则在猜测拿枪的人的身份,只是对方在他的身后,他根本看不清人家的脸。

  红莲一个用力,直接敲在了他的后脑勺上,季池马上倒了下去,额头磕到了一旁的墙,直接肿起了很大的一个包。

  宋九月嘴角勾了勾,蹲身去检查对方的伤口,发现人确实已经完全昏迷了,看了红莲一眼。

  “对付他,我还是喜欢最简单粗暴的方法。”

  红莲挑挑眉,知道这个人有自己的考量,抬脚踢了踢季池,发现对方和一条死狗没有区别了。

  宋九月本来是想着,也许可以利用季池来完成某些事情,但是季池背后的季家已经没有了,对方现在是和king在合作,king那么狡猾的人,是不会完全相信他的话的,所以季池对他们来说,根本没有多大的作用。

  季池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被绑起来了,看了周围一眼,一团黑,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想到昏迷前的场景,眉头狠狠一皱,宋九月到底要干什么。

  “唰!”

  旁边的床帘被人拉开,他的眼睛眯了一下,被突然的光亮刺痛了眼睛,等眼睛适应了,才缓缓睁开,看到不远处站着的人,眉头蹙了一下。

  “月月,你这是要干什么?”

  宋九月的眼神低垂着,按照她的性子,恨不得现在就戳死这个男人,嘴角勾了勾。

  “干什么?难道你看不出来么?”

  季池看到她的手上拿了一个小小的指甲刀,眼里一深,不明白对方是要做什么,但是心里还是比较淡定,毕竟是隐世家族里的人,而且上头算是很看重他,要是他不见了,肯定会加大力度查找的。

  “月月,你是打算对付我么?”

  宋九月没有说话,手里拿着指甲刀缓缓走近,在他的面前停下,指甲刀凑近,用力的剪下了他手指上的一块肉。

  季池疼的脸上惨白,这可比子弹穿身难受多了,拳头紧了紧,那把指甲刀上面已经有了血迹,但是男人尊严让他并没有叫出声来,只是闷哼一声,然后愤恨的把宋九月盯着。

  宋九月挑挑眉,将指甲刀丢在了地上,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云淡风轻了起来。

  “季池,疼吧?你现在有多疼,当时的我比你还疼一百倍。”

  知道亦白哥死讯那天,她可比这疼多了啊,她的痛苦,这个人也要通通尝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