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三十七章 不能说的秘密
  季池没有说话,一直都知道宋九月变了,但没有想到,对方现在能够眼睛都不眨的对一个人下手,嘴唇一抿。

  陈亦白的死确实跟他有关系,不过他并不是主谋,看来这个人并不知道季锦时的事情呢,有趣了,这两个人争到最后,也不知道谁会胜出,他承认现在的宋九月很强,就是这份心性,也是很多人比不了的,对方已经在洛城摸爬打滚了这么久,大概也找到了适合她自己走的路吧。

  宋九月看这个人不说话,嘴角勾了勾,将地上的指甲刀捡了起来,她故意不用其他的凶器,就是要用这个已经有些锈迹的指甲刀,算是在侮辱对方。

  指甲刀伸到了对方的脖子上,狠狠一夹,季池的脖子瞬间掉了一小块肉,只是一小块,这比狠狠在身上戳一刀难受多了,那种痛楚像是被无限放大,就连身经百战的他,也差点儿惊呼出声来。

  宋九月的手没有停下,看中了对方哪块肉,就用指甲刀狠狠的夹一下,这比其他酷刑难受多了,眼里闪了闪,最后仔细的看着这个人。

  “我知道要是就这样杀了你,上头的人一定会有所警觉的,你所依仗的不过就是这个,季池,你说要是上面的人知道你吸毒呢?”

  季池的脸上总算是有了一些变化,这个人到底想要干什么,拳头紧了紧,毒品这种东西,能够轻而易举的毁掉一个人,何况现在的社会,对毒品也是零容忍,要是让上面的人知道他吸毒,他就会和沈家一样,被革除一切职务,到时候任由这个人拿捏。

  “月月,以前倒是我小看你了,以为你就算变了,也不过是一只伸出利爪的猫而已,被你抓一下能够忍受,但没有想到,你会直接变成一头狼,有魄力,有谋略,这样的你,真的很吸引人呢。”

  都到这个时候了,对方竟然还在说这些让人误会的话。

  宋九月的眼里闪过一丝嫌恶,看了进来的红莲一眼,拿过对方手里的注射器,扎进了季池的身体里,将里面的液体缓缓注射了进去。

  红莲没有说话,在他看来,不论宋九月做什么,都是可爱的,哪怕对方杀人,也是最可爱的那个。

  季池被注射了毒品后,脸上开始变得苍白起来,像是有无数只蚂蚁在身上咬一样,愤恨的看了对方一眼,额头上冒出了大颗大颗的汗水,一路向下滴去,混着还在流淌着的血迹,十分狼狈。

  宋九月的眉毛挑了挑,很早以前她就想这么干了,因为季池的身份特殊,要是离奇死亡的话,上头的人一定会彻查,傅殃肯定是第一个怀疑对象,所以这件事,她还是亲自下手为好,并且还要让上面的人知道,季池是自己毁了自己的。

  “走吧,别在这里呆了。”

  旁边的红莲说了这么一句,两人回到了客厅,从亦白哥走后,这个地方就变得很安静,只要一坐下,心头便空落落的。

  宋九月受不了这种感觉,随便找了个借口离开,有些落荒而逃的味道。

  红莲看着她的背影,没有说话,对方把自己压抑的太深了,如果可以的话,他真希望那天死的人是自己,这样她是不是会好受一些……

  宋九月离开这里后,整个人都有些懵,开着车漫无目的的去转了一会儿,这才想到自己的公司,亦白哥走了,公司变得怎么样了呢?

  她将车开去了宋氏,发现高层的人把事情处理的很好,没有乱套。

  “宋小姐,你看到总裁了么?已经消失很久了,总这么不靠谱可不行啊。”

  有高层苦着脸这么说道。

  宋九月的心口一疼,突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狼狈的转移了自己的视线。

  “亦白哥去国外进修了,我会尽快安排公司的处理方案的。”

  高层们听到她这么说,心里也就放心了。

  宋九月等围在自己身边的人走了,才推开了总裁办公室的门,很明亮干净,不过坐在这里面吊儿郎当打游戏的人,已经永远都不会回来了。

  她在皮椅上坐了下来,手指有些发抖的翻开了桌上的文件,发现很多都是那个人处理过的,文件的末尾还签了名字。

  眼里闪了闪,伸出指尖在那个名字上面摸了摸,心口一阵刺痛,最后将文件合上,放到了一旁的抽屉里,狠狠的吸了一口气,视线才移向了外面,努力憋住眼里要流出的泪水,隐忍着快喷涌而出的悲伤。

  最后叹了口气,将一旁的抽屉又打开,眼尖的发现最下面放了一张照片,照片上的人是她,准确的说是他们的合照,那大概是两个人的第一张合照,那时的亦白哥还是傻着的。

  宋九月手抖的将照片拿了出来,发现背面有六个字,字迹是对方的。

  不能说的秘密……

  什么秘密呢?她很想问对方,但是那个人永远也开不了口了。

  她看着照片发呆,最后用手机拍了一张,缓缓的放了回去,等到外面天黑了,才起身离开这里。

  到了楼下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傅雪雅,如果她没有记错,两个人到现在似乎还是处于误会的状态吧,因为那晚上,对方以为自己背叛了傅殃。

  叹了口气,按了接听键。

  “请问是宋小姐吗?这个手机的主人酒驾,现在就在警察局,希望你过来一趟。”

  交警的语气很无奈,宋九月的眉头皱了皱,隐隐听到傅雪雅大喊大叫的声音,想着对方该不会撒酒疯到警察局去了吧。

  上车后,马上发动汽车,将车开了过去。

  到了地方,发现里面传来傅雪雅撕心裂肺的哭声,心里一抖,连忙加快了脚步,只是看到面前的一幕时,不知道为什么,有些苦笑不得。

  傅雪雅正哭兮兮的抱着一个交警帅哥,眼泪流了满脸,而旁边的护士正拿着注射器,想要给她注射清醒的药物。

  “我不要打针,我怕针,你走开,呜呜呜,二哥这个坏蛋,我为了他好,结果他为了宋九月那个坏女人,竟然凶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