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三十九章 杀手玫瑰
  宋九月点点头,笑着抹了一下眼角的泪花,两个人找到傅雪雅的时候,对方果然闯祸了。

  原来在那人发现自己牵的是一只“鬼”后,把人家给打了一顿,而鬼屋有规定,在里面是不能打“鬼”的,毕竟人家挣钱也不容易。

  那扮鬼的男孩子这个时候已经把头套拿下来了,嘴角有些淤青,不过并不影响他的帅气,只是看着有些青涩,仔细一看,不就是昨晚叫傅雪雅小姐姐的那个人么?

  傅雪雅也是这个时候才看到对方的脸,眼里闪过一丝惊喜,昨晚虽然喝醉了,但是这个人她却是有印象的,脸上瞬间害羞了起来。

  宋九月和傅殃相互看了一眼,知道某人是又开始犯花痴了,只能咳了咳。

  “雪雅,你既然把人家打伤了,那就亲自送对方去医院吧。”

  傅雪雅简直求之不得,拉着某人的手就上车了。

  男孩子还是第一次遇到傅雪雅这样的人,满脸都写着不高兴,任谁被打了恐怕都不高兴,反正到现在脸上还疼。

  “小姐姐,你下手还挺狠的,估计找不到男朋友了吧?”

  这话如一支箭,直直的扎向了傅雪雅的心脏,她扭头看了对方一眼,发现这孩子长得不是最帅的,但是他的五官拼凑在一起,有一种神奇的魔力,紧紧的纠缠她的视线。

  “那你有女朋友吗?”

  “我才十九岁,不急的。”

  傅雪雅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这么小,眉头蹙了一下,刚刚本来想向对方伸出罪恶之手的,没想到人家才十九岁,叹了口气。

  “你有机会。”

  男孩子云淡风轻的说了这么一句,傅雪雅的眼里瞬间就亮了,捏着方向盘的手紧了紧,最后吸了一口气,管他祖国的花朵不花朵呢,反正她看上了。

  而还在原地的宋九月和傅殃,这才悠悠的过起了二人世界,没了傅雪雅的打扰,傅殃的脸上总算是阳光灿烂了起来,只要逮着机会,就能偏头在对方的脸上亲亲,最后还去抓了好几个娃娃。

  宋九月有些崇拜的看着这个人,这玩意儿她玩过,不过从来没有抓到过一次,没想到傅殃竟然一抓一个准,这也太神奇了,果然帅的人做什么都这么顺利的吗?

  两人在外面玩了一天,最后还是傅殃将宋九月搂着上车的,把抓来的娃娃放到了对方的怀里。

  宋九月的嘴角勾了勾,扭头在对方的脸上亲了亲,傅殃的嘴角瞬间勾了起来。

  到了别墅后,她没忘了给红莲打个电话,毕竟季池还在那里,这几天一直给对方注射毒品,只要那人上瘾,彻底的沦为瘾君子,那么上头的人是不会容忍一个吸毒的人的,嘴角勾了勾。

  傅殃似乎是知道对方在做什么一样,本来他就打算对季池出手的,目的和这人一样,要让季池自己毁了自己,让上头的人主动抛弃对方,但没想到宋九月出手那么快,只能伸手捋了捋她的头发。

  “一切小心,别让上头的人看出什么来,季池在他们的眼里,是栋梁之才,毕竟拿了国际上的很多大奖。”

  “我知道。”

  宋九月眯了眯眼睛,缓缓说道,那个男人确实算是成功的,不过对方一次次的和她作对,这次还将亦白哥害死了,她不会放过对方。

  但老天大概是故意在和她作对,三天后,当她去了红莲哪里,发现关押季池的镣铐已经别人打开了,而季池早已经离开这里了。

  宋九月里里外外的看了一遍,发现并没有对方的影子,眼里深了深。

  这个时候,红莲也刚从外面回来,看到她后,脸上抑制不住的喜悦,不过视线移到空空荡荡的房间,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严肃了起来。

  “季池不见了?”

  宋九月点点头,脸上已经阴沉了下去。

  红莲叹了口气,有些愧疚。

  “昨晚我回家了,因为家里人在找我,一晚上没注意季池,没想到被人钻了空子。”

  说着,他的视线突然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那是一朵白色的玫瑰花,花瓣上还带着露珠,别墅里是不会有这些的,肯定是救季池的那伙人留下的。

  “杀手玫瑰。”

  红莲说了这么一句,视线看向了宋九月,缓缓解释。

  “国际杀手排行榜上,拍在前十的杀手玫瑰,听说每到一个地方,就会留下白玫瑰一朵,行踪飘忽不定,这朵玫瑰是她留下的,看来对方和季池,应该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不然也不会来救人。”

  宋九月看到红莲手心里躺着的玫瑰,将它拿了过来,眼里一暗,直接扔到了旁边的垃圾桶。

  “管她玫瑰还是牡丹,这次的梁子算是结下了,她把我的计划破坏的彻底,本来想在最后关头好好的嘲笑季池,结果人家既然被救走了,可气。”

  愤恨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眉头一直蹙着,错过了这次机会,季池对她防备很深了,想再绑对方,难日登天。

  “以后会有机会的,别急,宋九月,你该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怎么这么重的眼袋。”

  宋九月最近确实没有休息好,现在被对方一说,直直的打了个哈欠,最后拿过一旁的电视机,打开看了起来。

  “你懂什么,这是仙女的卧蚕。”

  红莲的嘴角抽了抽,没有管对方,不过才十分钟左右,就听到旁边传来了清浅的呼吸声,他连忙把电视的声音调小了一些,扭头看了对方一眼,去拿了毯子来给对方盖上。

  除此之外,不敢做其他的动作,因为不管他承不承认,宋九月都是傅殃的,那天他看到傅殃抱着她从西山墓地下来,他就知道,那两个人之间容不下任何别人了,所以他又何必做一些让人误会的事情,静静的守护她就好了……

  宋九月没有想到自己会睡着,梦见那个所谓的杀手玫瑰,只是不管她怎么努力,也看不清对方的脸,直觉告诉她,她应该是认识对方的。

  不得不说,她的直觉很准。

  因为另一边,季池已经在季锦时的家里了,除了憔悴一些外,并没有其他症状。

  他看了一眼季锦时,脸上的表情嘲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