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四十章 败给了傅殃
  “怎么,怕我把你抖出去,所以迫不及待来救我了,季锦时,我知道你不会坐视不管的,只是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厉害。”

  季锦时没有说话,手里还握着枪,拿过手帕缓缓擦着枪身,她并不是怕这个人说出去,她只是不想这人就这么毁了,只要对方活着,就能给宋九月添一点儿堵,何乐而不为,嘴角勾了勾。

  “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做?”

  季池咳了咳,被注射了几天毒品,这个时候已经有瘾了,当下是要把这个瘾戒掉,宋九月这次下手这么狠,他不会让对方好过的。

  季锦时这才发现对方手腕上的一排针孔,眼里深了深,这个人现在还被上头的人重视着,要是吸毒的事情传出去,以后怕是毁了,毕竟上头的人,对吸毒可是零容忍。

  “宋九月倒是不笨,知道用这个招数来对付你,接下来的事情,还真得看你的造化,你要是能够无声无息的把毒品戒了,对方自然威胁不了你,但在这中间,你要是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恐怕这次我就白废心机把你救出来了。”

  季池的嘴角勾了勾,他怎么能就这么完了呢,还要看这两个女人的好戏呢,不过这次被宋九月摆了一道,心情还真是不好。

  接下来没有说话,起身直接离开了这个地方,回了自己的别墅后,脸上已经煞白了,浑身都像是蚂蚁在爬一样,难受的直接蜷缩在了地上,最后拱成了一团,眼前似幻觉,又似其他的。

  他知道这是毒瘾犯了。

  “宋九月……”

  “我不会放过你的!”

  季池的眼里猩红,拿过桌上的水果刀,狠狠的扎进了自己腿里,当那股疼痛传来的时候,整个人总算是清醒了一些,将刀子扔在地上,颤抖着爬向了沙发,靠在上面喘息着。

  心里的仇恨似乎要把他吞噬了一般,只能愤恨的握紧拳头,只要把这个月熬过去就好了,绝对不能让上头的人看出什么来。

  他的前途还这么好,上头又重视他,只要不自己毁了自己,就没人能够毁了他!

  ……

  宋九月知道季池一旦得救,这个世界上算是又多了一个恨不得她下地狱的仇人,可是那天来营救的人把一切都掩盖的太好了,就算真的留下了蛛丝马迹,那也可能是迷惑他们的,想要祸水东引罢了。

  所以接下来,她只能等着,等对方主动出招。

  但她并不知道这一切是季锦时弄出来的,她虽然不信任季锦时,但也没有把陈亦白的事情往对方的身上想。

  而傅殃,更加没有怀疑季锦时。

  季锦时太能装了,她隐忍了五年,就为了能够光明正大的站在傅殃的身边,与其他的男人也只是止步于相互排解寂寞,最重要的东西,她一直都为傅殃留着的。

  不过在知道傅殃和宋九月之间情比金坚后,她马上就和辛滚了床单,心里不甘又痛恨,痛恨宋九月就这么抢走了她觊觎了十几年的东西。

  她为了傅殃,步步谋划,从一个深闺小姐到现在让人闻风丧胆的杀手,闭关修炼三年,为他做了不少的事情,看着他从傅家的小少爷一步步的成长为现在人人忌惮的傅少。

  她以为这一切都是自己的,可是回来的时候,什么都变了,一个毫无特色的女人竟然大剌剌的抢了她的位置,这让她如何甘心,心里恨不得将宋九月千刀万剐,然而脸上却还要粉饰太平。

  牙齿咬了咬,要是宋九月有落到她手里的一天,她一定让对方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季锦时这么想着,眼里疯狂了起来,不过这疯狂很快就淹没了下去,最后什么都不剩。

  能随心所以的控制自己的情绪,这样的女人才是最可怕的。

  她拿出一根烟,点燃后缓缓吸了一口,漫不经心的吐出一个烟圈儿,手腕耷拉在一旁,不知想到什么,眼里有了些笑意。

  “辛,你说我和宋九月,哪个更漂亮一些?”

  辛这个时候刚好从外面走进来,听到这个问题,眼里闪过一丝暗光,他一直觉得季锦时是那种很有想法的女人,根本不会在乎什么容貌,她看重的,一直都是实力。

  只是没想到,对方这个时候竟然也会问这些俗气的问题,心里挺不是滋味儿的。

  “锦时,你变了,难道是因为傅殃?”

  这句话一出来,他的语气瞬间有些危险,虽然当初告诉过自己,只是想要得到对方的身体,可是当这人当着他的面为另一个男人黯然神伤的时候,他竟然会感到失落,隐隐的有些酸涩。

  “不全是,女人应该都在乎这个问题吧,想看看异性的想法,何况你还是一个和我上过床的男人,我想知道,我和宋九月,到底哪个更漂亮一些。”

  辛一把将人拉了过来,嘴角勾了勾。

  “锦时在床上的样子很美,和妖精一样,至于宋九月,她也同样吸引人,不过大多数男人大概更喜欢宋九月一些,毕竟她看着楚楚可怜,很好欺负。”

  季锦时的脸上有些嘲讽,看着楚楚可怜?很好欺负?果然啊,只有女人才知道哪个女人是白莲花,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罢了。

  辛在她的唇上亲了一口,脸上满是情欲,最后将人压在了沙发上,不过被季锦时一脚踢开了,她的身手很好,两个人转眼就过了好几招。

  “我现在不想,等我有需求了会找你。”

  她说的如此冠冕堂皇,在她看来,男女之间就是这么回事儿,只要不是和自己爱的人做,那么和其他人,只是解决生理需求而已。

  辛的脸上瞬间就黑了。

  “你就这么在乎傅殃?”

  他的长相很不错,身材又是一流,在自己的国家很受欢迎,只是来了这里,竟然还拿不下这样的一个女人。

  “辛,我们说过只是床伴关系,你现在,是不是有些过了?”

  季锦时的声音云淡风轻,辛却瞬间黑了脸,转身向着外面走去,满脸的风暴。

  傅殃……

  他竟然败给了一个傅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