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五十二章 未知的未来
  傅殃将她抱着,眼里有些深邃,一只手缓缓的摸着她的头。

  “假如遇到萧家人,不要硬上,宋九月,虽然不肯承认,但是傅家在萧家面前,也是没有可比性的,甚至上头的人,都得毕恭毕敬,不过萧家一直低调,与世无争,恐怕也没什么心思参与国际上的斗争。”

  宋九月点点头,缓缓的窝进他的怀里,想到那个桃花岛,心里竟然有些温暖,这么一放松,直接睡了过去。

  ……

  梦里是宏伟的古堡和一个粉雕玉琢的女孩子,正在摇篮里被人精心呵护着。

  “妈妈,你说妹妹要是长大了,会喜欢我们三个中的哪一个?”

  “大哥,你太用力了,摇篮不是这样摇的,我来!我来!”

  “滚……”

  三个男孩子争着要摇摇篮,却被一旁的女人将摇篮里的小女孩抱了起来。

  “你们这样,会吓着妹妹的。”

  三个人耷拉着脑袋,有些泄气。

  “妹妹好可爱,妈妈,妹妹会长大吗?”

  女人的脸上有些温柔,手上轻轻的拍着人。

  “会的。”

  这句话刚说完,旁边的男孩子便开始大哭。

  “不要,我不要妹妹长大,妹妹长大了就不可爱了!不要!”

  “琴歌,别闹。”

  女人的声音很温柔,像是一汪温水一般,可是痛哭的小男孩并没有停下来。

  “妈妈,我不要妹妹长大,那样我就抱不了她了,她要是会走路了,肯定会被大哥和二哥抢走的,他们平时就欺负我……呜呜呜,不要……”

  “你这孩子……”

  几人的声音都渐渐缥缈了起来,梦里的雾气都散了,宋九月的眉头蹙了一下,睁眼的时候,看到的是天花板,暖暖的灯光晃的她有些眼花。

  最近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为什么会梦见别人的人生,好奇怪,起床发了一会儿呆,还是找不到原因。

  听养母说,她是从出生就被送去乡下的,毕竟对小时候的事情已经没有印象了,现在能回想起来的记忆,也是从小学开始。

  但是从踏上那座岛以后,似乎另外一些不知名的东西在慢慢苏醒了,毫无预兆,防不胜防,她甚至有些惶恐,就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在朝着一个未知的方向发展,拳头缓缓的捏紧,不管怎样,只要她能和傅殃在一起,所有的困难都能应对。

  出了卧室后,她想到了许久没有见过的苏小小,对方一直没有联系,难道还没有醒过来么?

  去了医院,才发现病房里早已经空了,问了前台,说是苏小小一周以前就办了出院手续,她连忙打了电话给沈白,无人接听。

  宋九月的心里突然慌乱了起来,出了医院后,将车开去了苏小小的住处,依旧没有人,她仔仔细细的找了三遍,最后有些泄气般,把电话打给了苏小小的妈妈。

  依旧是无人接听……

  她的眉头蹙了一下,将车开去了盛家老宅,因为已经知道苏小小就是盛家的盛晓苏,所以现在直接找上了门。

  客厅的门并没有合上,她一推开,发现里面一片混乱,横七竖八的摆了好几具尸体,不过并没有盛家人的,而且大厅里明显有人打闹的痕迹。

  不得已,只能报警。

  警察不一会儿就来了,将这个地方封锁了起来,宋九月就在一旁看着。

  似乎事情越来越离奇了,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也在慢慢的变得离奇了,一切都像是一张网一样,紧紧的把她缠住,呼吸困难。

  苏小小一家就这么失踪了……

  ……

  宋九月最后在沈白的别墅发现了沉睡着的人,连忙把人弄醒。

  沈白显然是睡了很久,听说苏小小失踪以后,整个人都弹了起来。

  “沈白,你怎么会睡这么久,还记得发生什么事了么?”

  沈白的脸上惨淡,似乎能记起来的,都是一些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事儿,像平常一样回到家,吃饭,休息,只是这一觉睡了整整三天。

  宋九月没有说话,仔细思索了一会儿,让对方多休息,自己则回了别墅。

  那些人抓了整个盛家,一定是因为盛家对他们有用,至少苏小小几人没有生命危险。

  不过她奇怪的是,到底是谁做的,苏小小的妈妈是上官家的人,难道是上官家做的?

  这么想着,马上让墨一去查了一下,不过得出的结果让人失望,上官家最近很安分,根本没有参与什么事情。

  “墨一,苏小小的妈妈是上官家的人,听说她年轻的时候喜欢上了盛家人,非对方不嫁,选择与上官家一刀两断,然后嫁进了盛家是么?”

  墨一点点头,查出来的资料就是这样,毕竟当时没有人在现场。

  宋九月的眼里深邃了起来,上官阿姨看着不像是没有脑子的人,而且对方能够把两个孩子带大,甚至是让盛琅掌握盛家,说明那人应该是个女强人才对。

  那样的人,真的会爱上盛家的那个渣男么……

  总感觉这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只是他们这些外人根本不了解,她只能这样等着,等着苏小小主动出现的那一天,她有一种强烈的预感,苏小小是没有危险的。

  晚上的时候,傅殃回来了,她说了这个事儿,对方只是摸了摸她的脑袋。

  “所有的事情,到最后都会真相大白的,宋九月,急也没用,谁先坐不住,谁就输了,听话,别想这些了。”

  宋九月把这个人看着,发现对方这几天似乎一直都很疲倦,很想问他去干什么了,但是那人洗了澡后,直接睡了过去。

  她只能自己去了阳台,心里焦躁不堪,感觉自己离真相很近,可是一切混杂在一起,越发的让她看不清楚。

  叹了口气,回到卧室后,傅殃已经睡着了。

  她等身体温暖了,才窝进了那个人的怀里,迷迷糊糊的时候,被人缓缓抱紧,傅殃的声音很温柔,带着安定人心的力量。

  “有我在,别怕。”

  宋九月的心瞬间就融化成了水,傅殃就是有这样的魔力,只要一句短短的话,就能让她冷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