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五十四章 噩梦连连
  比如最后的一次游戏,陈亦白满脸希冀的说,要是能教九月玩游戏就好了。

  “你是她的哥哥,经常去见她不是应该的么?”

  那时他是这么说的,也没有深究这其中的问题,可是现在他懂了,在陈亦白的心里,他并没有把自己当成是宋九月的哥哥,不然也不会沉默了一会儿,才吊儿郎当的那么回答他。

  “红莲,当天到底发生什么事?我想要一个真相,我要知道,亦白哥到底是怎么死的……”

  宋九月看到红莲陷入了沉思,缓缓开口,这个事情她不愿意面对,但也不会让亦白哥死的不明不白。

  “那天救了你出来后,我和陈亦白上了同一架飞机,和傅殃分开了,傅殃当时带着你,我们的后面有king的人在紧追不舍,如果只是king的人,我和陈亦白顶多就受一点轻伤,但在双方对峙到最后的时候,有神秘的第三方加入,对着我和陈亦白所在的位置开火……”

  宋九月的牙齿紧咬,红莲每说一个字,她的心里就难受一分,只能使劲儿的平复着内心的波动。

  “所以,罪过祸首是这第三方是么?”

  红莲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宋九月的脸上带着一丝冷笑,她被带出国,季家的人确实是参与了,可是神秘的第三方呢……

  季家的人那个时候肯定不知道他们的具体位置,而king那个男人,一看便是高高在上习惯了,不会轻易的和其他人合作,所以那第三方,也不会是他的人。

  她现在最好奇的是,第三方是怎么知道他们的交战地点,并且刚好选了那个时间点过去的呢,这中间要是没有人走漏消息,她还真是不信。

  是亦白哥的仇人么?不会的,亦白哥这样的黑客,根本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名字和身份,同样也不会是红莲的仇人。

  那么剩下的,只有她和傅殃了……

  可是能够知道他们具体位置的,必定是亲密的人才对啊,傅殃在这中间,到底充当了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他会不会知道一些什么?

  宋九月的脑子里很乱,一直在嗡嗡嗡的响,最近她的神经似乎一次比一次衰弱了,总是不经意的想要怀疑这个,怀疑那个。

  “宋九月,你是想到什么了吗?”

  红莲看到她一脸苍白,以为这人是想起什么了,连忙将一杯茶放到她的手里。

  “先冷静一下,你这样太吓人了,最近是怎么了,看着瘦了很多。”

  宋九月哆嗦着手捧着杯子,她总感觉自己身体里的某个东西在开始觉醒了,像是一只野兽疯狂的想要挣脱牢笼。

  “宋九月!!”

  红莲看她意识已经有些模糊,有些慌了手脚,正打算靠近,却对上了一双复杂难懂的眼睛。

  “萧……”

  萧什么?她到底叫萧什么……

  红莲直接伸手,劈在了她的后脖子处,心里有些泛凉,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起身拿过一旁的湿巾,为对方擦了擦脸上的汗水,看到她干裂的唇瓣,连忙用茶水在上面润了润。

  宋九月一直在做噩梦,梦里是一群人的寒暄,有人阴森森的话语在她的耳边一遍遍的回放。

  “这是萧家最受宠的小姐,血脉纯度也是最高的,萧家的血脉是价值连城的宝贝,一定不能让她回去。”

  “可是没到二十岁,她体内的东西是不能用的,得想个办法,一来让她长大,二来绝对不能让萧家的人找到她,萧家那个女人因为丢了这个女儿,已经疯了,事情要是败露,大家都别想好过。”

  “不就是一个萧家么,只要我们能将萧家人的体质传递下去,萧家也就没用了,那个女人,可惜没来得及把她杀了,看来还挺宝贝这个女儿的,呵,去洛城,以后的事情慢慢商量。”

  宋九月的拳头一直紧紧的握着,接着是凄厉的哭声和慌乱的脚步声。

  “小月不见了,你们答应我,要把她找到,她不会死的,琴歌,你答应妈妈,一定要把妹妹找回来!!到底是谁偷走了小月!!我要他们死!!我要他们死……呜呜呜,小月……”

  “夫人!!!”

  “夫人……”

  宋九月的脑袋一直在疼,心脏那里也是,像是被剪刀一刀刀的把它剪碎了一般,只能颤抖着身体,把牙齿咬的紧紧的,最后伸手想要抓住什么,可是一片冰凉。

  “萧丫头,我看上你了,过几天我就让妈妈来提亲,我们定娃娃亲吧,我会把你当媳妇儿疼的,哎呀,萧琴歌,你干嘛又打我?!”

  “这是小月刚出生时,萧家在地里挖出来的玉佩,算是定情信物,你打算送小月什么呢?”

  各种各样的人声在宋九月的脑海里沸腾着,吵的她脑袋更加的疼,最后只能拼命的摆脱那些声音的困扰,挣扎着想要醒来。

  红莲有些焦虑的把这个人看着,最后只能用冰袋,一下下的敷着她的额头。

  宋九月醒来,看到陌生的天花板,短暂的懵了一会儿,才松了口气,缓缓起身,发现红莲在一旁睡着了,伸出指尖揉了揉太阳穴。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希望自己不会再做噩梦了,梦里的世界太纷杂,像是刀光剑影的一场厮杀,似乎在能力不够的时候牵扯进去,只会变成人家的刀下魂。

  “你醒了?”

  红莲揉了揉眼睛,看到她恢复正常,眼里闪了闪。

  “宋九月,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宋九月点点头,最近只要一闭眼,就能梦到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像是亲身经历,又像是别人的人生,难道是她不小心看了什么东西,然后把自己代入了么,想来还真是好笑。

  “习惯了,我现在只想弄清亦白哥的事情,假如这中间有其他人的参与,他们就该自食恶果,红莲,我怀疑有内奸。”

  “你想怎么做?”

  “走一步看一步,我不会让亦白哥死的不明不白。”

  说完这些,她起身站了起来,可是因为刚刚那个奇怪的梦,她已经耗费了所有力气,腿软的差点儿跪在地上,慌乱间抓住了红莲胸前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