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五十五章 一丘之貉
  平平坦坦……

  脸上一顿,原来红莲的胸这么小的么?她现在该怎么办?假装没有发现对方的这个短处?轻咳了一声,将有些烫的手抽了回来。

  红莲没有注意这个细节,把人扶住后,脸上有些担忧,这人最近的状态很不对,看着真的瘦了一大圈儿。

  “回去好好休息吧,什么事儿都会真相大白的,别急。”

  宋九月看对方没有在意胸的事情,也就马上顺着他的话往下面接,想着红莲果然是个女汉子。

  “我没事,可能最近神经有些衰弱吧,经常做噩梦。”

  红莲把人扶着送上车,直到汽车驶出去很远,才拿出兜里的手机,发现上面又是一串的未接来电,有些烦躁。

  “我已经说过了,不回去,至少现在不想,别来烦我!”

  说完后,挂了电话,焦躁的捏了捏太阳穴,刚进屋,就发现湛已经坐在沙发上了,怀里依旧抱着那只猫,不过对方现在,心情显然不好。

  “红莲,上官家已经找上秦家了,按照家里人的性子,肯定会和他们合作的,他们也给你打了那么次电话,再怎么说,你也是秦家人,最后都逃不过的。”

  湛轻轻的抚着怀里的猫咪,看到红莲浑身僵硬,知道这个人是在为宋九月担忧,嘴角一勾。

  “你上次回去,也看出长辈们的想法了吧,洛城傅家已经存在的太久了,大家都想把它击垮,然后分一杯羹,作为秦家人,你和宋九月,只能是敌人。”

  红莲没有说话,他可从来不觉得自己是秦家人,当初那群人抛弃了他,现在又来使唤他,呵,他从来没有享受过秦家的荣耀,凭什么要背负秦家人的使命。

  “湛,你要是敢告诉他们我的地址,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湛没有说话,他只是想知道,这个人能为宋九月做到什么地步,眼里闪了闪,将猫抱起,然后起身。

  “我当然不会告诉他们,不过你也躲不了多久了。”

  红莲没有说话,直到对方走了,才坐在沙发上,隐世秦家,上官家,季家,还真是让人恶心,一丘之貉。

  秦家隐世这么多年,这次为了一点儿蝇头小利,也要开始出现在大家的视线了,这些隐世家族,已经不满足享受不为人知的荣誉了。

  不过傅殃那样的男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就被人击垮的,有对方在宋九月的身边,他放心。

  宋九月并不知道红莲的这些想法,她现在只想把那天的真相还原,可是向墨一要了资料,依旧什么都查不出来。

  她看着面前的一堆东西发呆,直到外面天空暗了,她才抬头,有些泄气的靠在沙发上,不一会儿就听到外面有人按门铃的声音。

  应该不是傅殃,傅殃有钥匙,会直接开门进来的,她在猫眼处望了望,什么都看不到,眉头蹙了一下。

  现在整栋别墅都静悄悄的,门外是陌生的门铃声,秋姨不在,按理说别墅周围有很多保镖,不会有人闯进来的。

  “谁啊?”

  她试探性的问了一声,发现对方没有说话,又朝着猫眼看了出去,外面是傅殃,满脸麻木的傅殃。

  她想将门打开,可是内心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别打开,外面的人不是傅殃。

  “傅殃,你的钥匙呢?”

  外面的灯光有些暗,宋九月隐隐的听到钥匙插进孔里的声音,心里一抖,手缓缓的伸进了手提包里,已经摸到了枪支。

  门静静的打开,傅殃的脸出现在门前,宋九月的眼里一深,手指已经扣在了扳机上。

  “傅殃,上次给你的围巾,你今天不是戴着出门了么?”

  傅殃一愣,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处,眼底没有什么情绪。

  “忘在外面了。”

  “砰!”

  话刚说完,宋九月就已经拿出包里的枪,朝着对方的肩膀狠狠的开了一枪,脸上冷笑。

  “是么?你是谁?”

  男人没有说话,淡淡的伸手捂着肩膀,鲜红的血不停的往下流着,他的手指上黏糊糊的,看着一脸冷漠的女人,嘴唇勾了勾。

  “他们都说你是最好欺负的,看来我的消息有误,我是谁?呵,不过是傅殃的一个替身罢了,没有名字。”

  宋九月没有说话,枪口上还残留着余温,这个人确实很像傅殃,但是傅殃的一些小动作,他并没有学会,拉了房间里的警报,不一会儿,外面的人就进来了。

  宋九月没有去管这个人,直接让人将对方拉了下去,最后在沙发上坐了下来。

  对方整容成傅殃的样子,就是想要迷惑她,人家既然来了,那也就没考虑过什么退路,就算要审问,也审问不出什么东西的,这种人是带了必死的决心。

  可是到底是谁呢,知道傅殃不在家,故意让那样的一个男人过来,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对方过来能有什么好事儿……

  宋九月的拳头缓缓握紧,脑袋疼的厉害,害怕傅殃担心,她没有把脑袋疼的事情告诉对方,而且那人最近似乎很忙,每天都早出晚归,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季锦时听说男人被抓以后,嘴角勾了勾,最近宋九月的精神状态很不对劲儿,她已经注意到了,这个时候要是一直玩真假傅殃的把戏,对方最后一定会崩溃的,对傅殃的信任也会越来越浅,两人最后总会爆发,一个怪对方不够信任,一个却又一直自我怀疑。

  她的手里握着很多那样的试验品,不过今天这个,是最差劲儿的一个,只是为了给宋九月提个醒而已,提醒她,她已经被人盯上了。

  宋九月一定会开始怀疑周围人的……

  季锦时的眼里亮了亮,宋九月和傅殃之间,最让她想要毁掉的,就是那种信任,只要信任不在了,两人最后肯定走不到一起。

  她的时间还很多,不急。

  晚上的时候,傅殃回来了,听说今天有个和他一模一样的男人进过客厅,吓了一大跳,马上把宋九月的上上下下都扫视了一遍,看到对方没事,才松了一口气。

  “宋九月,你好好看看我,可一定不能认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