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五十六章 怀疑
  宋九月的眉头蹙了起来,将对方的手拿了下去,心里不停的有凉意在蔓延,那是一种摸不到边际的感觉,让人胆寒。

  傅殃一愣,想要捧起她的脸,却被她躲开了。

  “我最近精神状态不好,傅殃,我们分房睡吧。”

  说完,她就起身,忍住了心里沸腾着的东西,难受,难受极了。

  傅殃的嘴唇抿了抿,伸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宋九月将他的手甩开,脑袋里像是有人在不停的说话,又吵又疼,她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无比的陌生,可这是家啊,是她和傅殃的家。

  “傅殃,我问你,亦白哥的事情和你有没有关系?”

  傅殃的瞳孔一缩,他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会怀疑他,拳头缓缓的握了起来。

  “你在怀疑我?”

  语气失落,隐隐的带着几分怒气。

  这个时候,客厅的门被人打开了,墨一和季锦时走了进来,看到两人这剑拔弩张的样子,知道他们怕是出什么问题了,只能默默待在一旁,一句话都没有说。

  宋九月的眼里闪了闪,脸上马上嘲讽了起来。

  “难道不该怀疑你么,傅殃,你早就看亦白哥不顺眼了对不对,你提醒过我很多次,说我们不是亲兄妹,你这种人,领地意识是最强烈的,在你看来,我已经是你的东西了,就得时时刻刻围着你转,不能把注意力往别人的身上挪一下,傅殃,你真的太自私了。”

  傅殃的脸上慢慢变得惨白,一眨不眨的把这个人望着,最后眼眶微红的开口。

  “原来你是这么看我的么?宋九月,我们在一起这么久,我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从来都不了解,你的心里只有陈亦白,红莲,甚至连小黑,都比我的地位高……”

  宋九月不想再说话,转身想要上楼,但手腕被傅殃拉着,弄得她有些疼。

  “假如陈亦白的事情真的和我有关呢?你打算怎么做?”

  傅殃喃喃问道。

  宋九月的眼神缓缓的眯了起来,眼里如一团漩涡一般,紧紧的盯着对方。

  “我不会放过你的。”

  傅殃有些好笑,心里疼的不得了,手上一松,马上转了身。

  “果然他们都比我重要,既然这样,你还待在这里干什么,搬出去吧……”

  宋九月没有说话,看了不远处的墨一和季锦时一眼,上楼后,开始冷静的收拾自己的东西,脑袋很疼,疼的她想狠狠的撞墙,似乎不停的有个声音在告诉她,不能完全相信傅殃,傅殃也是别有所图的,她甚至怀疑,自己也许根本不是什么宋九月,她过去的人生就像是一场梦,一个活脱脱的笑话。

  将自己的衣服收拾好后,她看了一眼柜子,里面被自己霸占了大半的空间,而傅殃的衣服被可怜吧啦的挤在一角,眼里柔了一下,最后那温柔逐渐凝固,什么都不剩。

  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服,她就下楼了,看到对方在沙发上沉默的坐着,嘴唇抿了抿,没有说话,径直的走向了门口。

  还在沙发上趴着的小黑突然跳了起来,跑到了宋九月的身边,围着她转了几圈儿,眼里泪汪汪的。

  宋九月蹲下拍了拍它的背,一手拉着箱子,打开客厅的门,头也不回的走了,隐隐听到背后传来杯子碎裂的声音。

  小黑在门口坐了一会儿,扭头看了看它家主人,最后还是起身,追上了宋九月。

  宋九月刚坐上车,就听到爪子抓窗户的声音,连忙把车门打开,小黑直接跳了上来,乖乖巧巧的在副驾驶位上坐着。

  她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

  “你这头豹子还挺有良心,小黑,我可是要去流浪了啊。”

  小黑没有吱声儿,就那么乖巧的坐着。

  宋九月油门一踩,汽车像一支箭一样,直接离开了这里,像是划破黑暗的一丝流光,昙花一现后,消失的没了影子。

  “宋九月!!”

  傅殃站门口喊了一声,有些气恼的踹翻了盆栽,墨一在他的身后没有说话,等到这人平息了,才试探着开口。

  “老板,不去追么?”

  傅殃的胸膛剧烈起伏着,从来都没有这么生气过,连小黑也是,竟然就这么走了,好啊,他养了这么多年,结果养了一只白眼豹出来,和宋九月果然是一窝的,就会往他身上戳刀子。

  “她现在在气头上,去了也没用。”

  季锦时在一旁没有说话,她本来以为摧毁这两人之间的信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没想到,只是让自己的一个失败品来搅了一下局而已,宋九月竟然就这么不信任傅殃了,看来对方根本没有多在乎傅殃嘛。

  宋九月离开后,也不知道把汽车开去哪里,最后直接开出了洛城,有件事儿,她得去求证一下。

  直到第二天,汽车才停在了一个小镇,她打开车门,直接去了自己长大的地方,因为陈浅予的事情,养父养母可能对她不待见,但是为了验证梦里的那些事情,她必须来看看。

  刚进屋,就看到了在编背篓的养父,她的眼眶一红,最近总觉得所有人都在欺骗她,都在编造一个谎言,她像是从小就活在谎言的世界一般,随着时间的发展,越来越不愿意相信周围的一切。

  “爸。”

  陈父手上一抖,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缓缓抬头,当看到这个很久不见的人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宋九月也不觉得尴尬,将买来的保健品放在了一旁的桌上,低头的时候,眼里一直都是黑云深深的,看不真切。

  “爸,你和妈养了我这么多年,我不是个不感恩的人,但是最近有件事儿,一直在困扰我,所以我才从洛城过来,想要寻找一个答案。”

  陈父将手里的背篓放下,缓缓的坐在了宋九月的对面,脸上有些苍白,最后还是放松了身体。

  “什么答案?”

  “你和养母给我说过,说我是刚出生就被送到乡下来的,还说我有个双胞胎的妹妹,爸,我真的是刚出生就被送来的么?我的双胞胎妹妹宋妍,她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