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五十八章 谁整谁
  “公司有些文件,我走的时候,高层让我顺便带过来一下,说是你已经很久都没有去过公司了。”

  傅殃淡淡的“嗯”了一声,和墨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墨一一直都在担心离家出走的宋小姐和小黑,现在看到他家老板没有任何动静,只能开口。

  “老板,宋小姐和小黑已经离开一晚上了,我们真的不去看看么?”

  傅殃伸出指尖揉了揉太阳穴。

  “怪我平时太由着她了,所以她现在变得无法无天了,墨一,她那天的话你也听到了,心里根本就没有我的位置,我又何必巴巴的凑上去,捧着一颗心让对方糟蹋。”

  墨一不再反驳,很想说宋小姐不是那样的人,但是昨晚上宋小姐说的话确实挺过分的,反正这是人家两个人的事情,他也不好随便掺和。

  傅殃的指尖在沙发上淡淡的敲着,观察了一下面前两个人的神情,眼里闪过一丝深思,然后静默了下去。

  季锦时抑制住了内心的欢喜,努力不让自己流露出什么情绪,找了借口离开这里后,马上联系了季池,她可是记得,季池恨不得宋九月死啊。

  “季池,宋九月和傅殃闹了矛盾,现在已经离开洛城了,你不是恨不得她下地狱么?现在是最好的机会。”

  季池接着电话,眼里没有什么波动,将手机放下后,淡淡的思索着这件事的真实性。

  季锦时是个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女人,但是他不一样,他相当于是这件事情的旁观者,所以不得不深思起来。

  宋九月会和傅殃闹矛盾么,她不是无理取闹的人,同样的,傅殃也不是,两个人会闹什么矛盾呢……

  他去街边的电话亭,打了一下宋九月的手机,通了,但是对方并没有接,那人真的离开洛城了么?

  正打算转身,就被人一棒子击倒了,迷迷糊糊间,发现是一个女人的身影,不是宋九月又是谁……

  宋九月的嘴角勾了勾,低头踢了踢对方,还知道用街边的电话亭给她打电话,看来还是不笨。

  她蹲身,翻出了季池的手机,指尖微微动了两下,轻巧的解锁,发现上面的通话记录,眼里闪了闪,直接打了过去。

  季锦时,会是你么?亦白哥的死,是不是真的跟你有关系?

  空气死寂,只能听到她的心跳声……

  “季池,我刚刚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宋九月现在离开了洛城,正是你下手的好机会,上一次我救了你出来,现在是你报恩的时候了。”

  电话里,季锦时的声音高高在上,似乎一切的事情都被她握在手里一样。

  宋九月的脸上很平静,将电话挂断后,心里才升腾起一股怒火,那怒火如血液一样,流经她的四肢百骸,她整个人似乎都要燃烧起来了。

  季锦时……

  好你个季锦时!!

  她起身,低头看了一眼还在昏迷着的男人,嘴角扯了扯,招了一辆出租车过来,因为今早是赶飞机回的洛城,她的车还在那边,小黑也被她送去了红莲那里。

  本来她就怀疑傅殃的身边有内奸,更加怀疑季锦时,想着季池既然参与了上次的事情,那么那个内奸也该参与了才对,两个人之间,一定有着某种勾当。

  上次季池逃脱了,不过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庙,她打算过来看看,没想到刚过来,就发现了在电话亭里给她打电话的某人,用手里的凶器,把人击晕了过去。

  上了出租车后,宋九月一直看着外面飞逝的街景,很想知道,傅殃到底怎么看待季锦时,要是她直接告诉对方,季锦时是奸细,他会相信她么?

  “小姐,到了。”

  司机大叔说了这么一句,宋九月看了看外面,发现是地下交易市场的门口,嘴角一勾,瞬便让司机大叔去买了一个大笼子过来,合伙把季池装了进去。

  地下交易市场里卖什么的都有,在这里,一切东西都能成为交易品,更何况是一个男人。

  季池的长相不错,很多有变态嗜好的男人应该都喜欢他这种类型吧,从一旁拿过面具戴上后,她直接去了里面。

  “大家瞧一瞧,看一看啊,走过路过,千万不要错过,极品受低价出卖,不要三四千,不要一两千,现在买,只要九九八,小受带回家。”

  宋九月捏着嗓子,拿着棒子敲了敲笼子,里面季池还在沉睡,九百九十八这个价格太便宜了,一些男人开始疯抢了起来。

  宋九月的眼神眯了眯,特意挑了一个长相猥琐,大腹便便,还秃头的老家伙,接过对方的钱后,喜滋滋的在原地数着,想到季池这高高在上的男人要在那样的死变态身下承欢,心里简直一万个高兴,还想整她,呵,谁整谁还不一定呢。

  出了地下交易市场后,她用卖季池的钱去买了一顿午餐,吃饱喝足,开始思考季锦时的事情了。

  刚刚的电话里,季锦时已经主动交代了,上一次是她把季池救出去的,而红莲说过,那样的作案手法,和国际杀手排行榜上的玫瑰很像,季锦时就是那个杀手玫瑰……

  宋九月的指尖在桌上微微敲着,眼睛缓缓的眯了起来,季锦时是杀手玫瑰,又是傅殃的心腹,现在还是季家的家主,这个女人,果然不简单啊。

  也许除了这些,对方还有其他的身份,只是还没有亮出来而已,她不能就这么贸然行动,毕竟现在连和季锦时牵扯的势力有哪些,她都还不知道,贸然冲上去,就怕对方逮住什么细节,反咬一口,死的便是她了。

  季锦时潜伏这么多年,连傅殃都没有看透,证明人家是有些本事的,低估了对手,最后的下场,大概就和季池一样吧。

  宋九月又要了一杯果汁,在店里喝了起来,她现在要等对方主动出击,要当着所有人的面,揪出她的狐狸尾巴!

  要为亦白哥……报仇……

  眼神看出去,发现外面站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傻愣愣的等红绿灯。

  她“蹭”的一下站了起来,连果汁也不喝了,匆匆忙忙的跑了出去,把要闯红灯的男人一把抓了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