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六十四章 不能少一根头发
  这工厂很大,但因为长年废弃所以里面显得极其的杂乱不堪,宋九月走过去的时候遇到了无数的虫鼠,有一次老鼠就直接窜到她的鞋上差一点就顺着她的裤脚朝着她的腿爬上去了。

  她吓得眼泪一下子就掉了下来,她站在原地使劲地抖着腿好不容易才把那只肥硕的老鼠给踢了下去。

  前所未有的恐慌把宋九月感官意识都碾压的粉碎粉碎,她朝着前面望了望,昏暗中带着一股强烈的恶臭,她情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冷颤却还是咬了咬牙强迫自己不断地往前走。

  “傅殃,你一定不能有事!”

  “你等我!等着我,我一定会去救你!”

  那个时候解救傅殃就是宋九月走下去的全部信念,可当宋九月找到季锦时后她才觉得,好像事情又都不是那么简单了。

  季锦时看见了那个之前和傅雪雅在一起的男孩,她发了疯一样的跑过去问他雪雅在哪,男孩却邪恶地勾了勾嘴角然后一脚把宋九月踹在了地上。

  胸口那边顿时冒出一股锥心疼痛,宋九月蜷缩着身子狼狈地倒在地上,一瞬间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了。

  “你们到底把雪雅和傅殃给怎么了!”

  “傅雪雅怎么了一会可以让你自己看,至于傅殃,他会是什么下场,这个我想在你死之前也是能看到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

  宋九月满是疑惑地朝着季锦时望了望,瞬间一股不祥感觉冒了出来。

  季锦时得意地朝着宋九月走去,眼底裹满了鄙视,“宋九月,我有时候是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像你这么笨的女人却可以这么好命?我也想不明白傅殃为什么就会死嗑在你这颗树上,论美貌,我也不输你吧,论才华和能力我也远远高于你,我跟在傅殃身边能成为他的左膀右臂,可你呢?”

  “可他就是不爱你!”宋九月直起身子不甘示弱地回了这么一句,季锦时瞬间暴跳如雷扬手就给了宋九月一个巴掌。

  “啪!”的一声响起,宋九月嘴边立马就渗出了一抹鲜红,那张白净又细腻的脸瞬间肿的和包子一样高了。

  “你还真的一丁点都不会审时度势啊,都在我手上了,还这么嚣张,你就不怕我现在就杀了你?”

  “我来的时候就没想着要活着回去,只不过季锦时,我希望你答应我的事情也能做到,放了傅殃!”

  “哈哈哈哈!”季锦时仰头大笑了起来,“宋九月,怎么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蠢得这么可怜,你还真的相信傅殃在我手上?”

  “那你电话里说的……”

  “我何时在电话里说傅殃在我手上,是你一看见电话就自己臆断了!”

  “如果傅殃不在你的手上,那你为什么会拿着他的手机给我打电话?”

  “拿他的手机?你说的是这个?”季锦时从兜里掏出了一个手机然后对着宋九月的号码拨了一下,宋九月呆坐着地上看着屏幕上跃燃而出的备注忽得一瞬间心揪了起来。

  “宋九月,你是傻子吗,一个备注就能把你骗成这样?你也不仔细看看,这个号码是不是傅殃的!”

  经季锦时这么一提醒宋九月才发疯一样地点开了那个备注下的号码,结果一看,这号码根本就不是傅殃的,虽然很像,但是最后两位数却是不一样的!

  季锦时把手机扔在了一边,她甚是得意的欣赏着宋九月甚是懊悔的脸,然后忍不住地讥讽道:“就你这种弱智,也配留在傅殃的身边?”

  “所以,你是什么时候偷偷换了我手机里的备注?”

  “当然是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宋九月,不光如此,我还想告诉你的是,其实你所有的举动都在我的眼里!”

  季锦时按了一下开关,瞬间密室里的几台电脑桌面同时都亮了起来,宋九月惊讶的望着屏幕上的画面,恍然大悟,原来,季锦时早已经把她全方面的监控了起来。

  “我和你说过,我在傅殃身边太久了,所以我也太了解他了,女人在某些方面总是来得要比男人细心,所以我也终究是能避过他的眼睛做一些事,只要能瞒住他了,那么对付你就好办的多了!”

  “所以,你故意放了假消息,让傅殃以为你把雪雅带去了国外,其实你根本就没有是吗?”

  “对!傅雪雅根本就不在国外,她就是这里,我之所以费那些心思为的不过就是拖延一下傅殃,我知道他不舍得你冒险,所以必然会让你留在家里,这样他不在了,抓你就太简单了!”

  “季锦时,你也不见得聪明到哪里去啊,难不成你就觉得抓住我就能绑住傅殃了?你既然跟在他身边这么久,那么也就应该知道他的能力,你觉得你这样对我和雪雅,他会放过你吗?”

  “宋九月!”季锦时一把抓住了宋九月的头发然后强迫她和自己对视,那一刻季锦时的瞳孔里带着的是无处匿藏愤怒,如果不是她还想利用宋九月引来傅殃,她想此刻的自己应该会忍不住地捏碎宋九月的脖子,毕竟,季锦时真的恨她已入骨。

  季锦时是专业的杀手,所以她思考问题的时候是极度冷静地,她不会因为一时的怒气而打翻自己的全盘计划,于是一番控制之后她还是松开了宋九月。

  季锦时把宋九月和傅雪雅绑在了一起,宋九月问她到底想做什么,季锦时笑了笑,然后缓缓道:“宋九月要不要我帮你测试一下,你愿意拿命换的人,愿不愿意拿命来换你!”

  “季锦时,你要对傅殃做什么?”

  “我要是能对他做的了什么也不用大费周章的拿你来做诱饵!”

  这一下子宋九月全都明白。是呀,她怎么这么傻,季锦时怎么可能绑架到傅殃?两个人的能力原本就是天壤之别的,更何况傅殃还带着墨一。宋九月低着脑袋懊悔不已,她恨自己的粗心也怨自己的大意,可她明白现在什么都来不及了。

  季锦时当着宋九月的面和傅殃通的电话,她说宋九月和傅雪雅都在她的手上,叫傅殃过来救人,傅殃不信,说要听宋九月说句话,季锦时皱了皱眉,然后把手机凑了过来大声对着宋九月说:“说句话!”

  宋九月不吭声,她死命的咬着嘴边一言不发,因为她知道自己如果一旦说了话,那么傅殃知道她在这里后一定会赶过来的,她不能让傅殃冒险,所以她死活不说话,结果季锦时直接伸脚就对着宋九月狠狠地踹了下去。

  “啊!”

  宋九月疼的惊呼出声,电话里的人立马就叫了起来,“季锦时,我告诉你,如果宋九月少了一根头发,我让你死了后连地狱都下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