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六十五章 如何选择
  季锦时的嘴角邪恶的勾了起来,不能少一根头发,呵呵,她倒要看看,傅殃到底怎么选择,会不会因为这个女人,单刀赴会,假如真的来了,她就要让对方看看,她季锦时,哪怕下不了地狱,也要拖着这些人一起死!

  “傅殃,你可以试试,看我敢不敢,现在宋九月就在我的手上,她的脖子还真是脆弱啊,只要我这扳机轻轻一扣,她这里就会破开一个洞,哗啦啦的流着血,你说等你到的时候,她的血会不会已经流干了?”

  傅殃的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手指紧紧的捏着手机,紧的指节发白,似乎要把手机硬生生捏碎一般,牙齿磨了磨后,终究是认输般的叹了口气。

  “季锦时,你想要什么?直接说吧。”

  先妥协的人已经输了,季锦时捏住了宋九月,算是捏住了傅殃的命脉,他根本动弹不得,只能这么走一步看一步。

  季锦时的眼里闪过一丝得意,连头颅也高高的扬了起来,手上捏着宋九月的脸颊,冰冷的枪口一直在细嫩的皮肤上缓缓摩擦着。

  “我要什么?你来了不就知道了,傅殃,我只等到晚上七点,看不到你的影子,就等着给宋九月收尸。”

  挂了电话后,傅殃看了看周围的人一眼,没有说话,直接上了一旁停着的飞机。

  当地面变得越来越远,他的心情才开始泛凉,并没有因为窗外的蓝天白云有丝毫的暖和,大概这个时候,再美的景色他也没什么心思欣赏。

  傍晚的时候,飞机落地了,他看了看面前的废弃工厂,淡淡的把枪握在手里,眼神锐利的四处观察着,随行来的其他两个人,都在外面等着,根本不敢靠近,就怕这里有监控,被季锦时看到,惶恐的撕票怎么办。

  傅殃缓缓的靠近二楼,依旧是空无一人,他的手掌微微展开,一副随时打算作战的姿态。

  不一会儿,他就听到了天台传来的声音,上去一看,差点儿目眦欲裂,恨不得一步就跨过去,将半只脚已经踏空的宋九月拽回来,但是他不能,因为季锦时还在一旁玩味的坐着。

  她的手里拿了一根绳子,绳子另一头通过废气的支架,拴在宋九月的双手上,而宋九月一只脚点着地面,另一只已经完全踏空了,看样子就像要摔下去一样。

  季锦时笑的有些狷狂,伸出指尖抹了抹眼角的泪滴,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手中的绳偶尔动动,似乎在故意吓唬傅殃一样。

  而另一边,那个男孩子已经去找傅雪雅了,傅雪雅想到自己的一片痴心,顿时觉得是个笑话,特别是看到这个人现在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更加觉得羞愤。

  “雪雅,你可别怪我,要怪就怪你的嫂子是宋九月,她欠了我一条人命,我会让她生不如死的。”

  傅雪雅没有说话,觉得和这种人说话简直是在浪费智商,人家一开始就设定这个局,等着她乖乖躺进去。

  想到她现在的境地,怪得了谁,还傻傻的以为自己遇到了真爱,真想对当初的自己翻个白眼。

  “我自己会走!”

  她避开了对方伸来的手,往旁边移动了一大步,看到地方错愕的表情,脸上很嘲讽。

  “这些日子没有露出马脚来,还真是辛苦你了啊,原来是流浪汉的儿子,果然啊,骨子里都透着一股贫穷的味道。”

  这是傅雪雅第一次这么恶劣的挖苦别人,看到男孩子脸上瞬间苍白的表情,脸上嘲讽了起来,还真是会演。

  她被一步步的推到天台,看到面前的场景,拳头握了握,肯定又是二选一的无聊游戏,呵。

  “季锦时,你还有什么花招就尽管使吧,我还真是没想到,你把一切都掩盖的这么好,连我哥都被骗过去了。”

  季锦时挑挑眉,在她看来,傅雪雅现在只是死鸭子嘴硬罢了,示意了一下旁边的男孩子,对方畏畏缩缩的伸出手,在傅雪雅的脸上扇了一下。

  “太轻,你和她之间,只是演戏而已,难不成还来真的了?绝,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当初我是在垃圾堆里把你找回来的,把你取名叫绝,就是希望你能够断情绝爱,为我做事儿。你也说过,想要宋九月死无葬身之地,怎么现在对敌人下不去手了?”

  绝被她说得浑身一震,眼神有些躲闪,最后一咬牙,一耳光狠狠的扇在了傅雪雅的脸上。

  傅雪雅的头一偏,脸疼,心也疼,她算是领教到季锦时的招数了,对方没有直接过来扇她,反而是命令了绝,这比扇她可难受多了啊,她现在心在滴血,还要装出一副无所谓的姿态。

  空气有些安静,几个人都站的比较远,一种诡异的气氛在悄悄蔓延着,最后还是季锦时率先站了起来,淡淡的扫了傅殃一眼。

  “傅殃,我一直都知道你爱这个女人,没想到今天匆忙就赶了过来了,连一刻也没有耽搁,你知道我现在想做什么么?只要我的手一放,她就会从六楼跳下去,而另一边,你可爱的妹妹也会被我的枪打中,你说你是先跑向宋九月呢,还是先一枪嘣了我,然后去找你的宝贝儿妹妹。”

  傅殃听到这些话,手心里全是汗水,额头也有细细秘密的汗水溢出来,顺着他的脸颊,“啪嗒”一声低在了地上。

  季锦时低头浅笑起来,因为支架上的小机器,她现在可以轻轻松松的捏着绳子一端,不过她要是放了这绳子,宋九月就必死无疑。

  “傅殃,你准备好了么?心里应该做出选择了吧,你可不能奔溃啊,墨一和喻初原还等着你去救呢。”

  她这么说着,手缓缓太高,左手是绳子,右手是枪,眼神轻蔑的朝着傅殃望了过去。

  傅殃的视线紧紧的盯着对方的左手,直到松开那一刹那,他连忙扑了过去,绳端快飞出去的那一刹那,他总算是接住了,但他的整个身子都已经探出了外面,还剩一只手,紧紧的攀着地板,耳朵里听到枪声的那一刻,整个人都抖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