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六十六章 做事带脑子
  雪雅……

  他刚刚是在赌,赌百分之一的概率那个男孩子会救雪雅,但是现在他还吊着,根本看不到上面的情况,只听到季锦时尖利的声音。

  “绝!你果然动情了?我养了你大半年,结果还不如这小骚货的几天,哈哈,对方应该不知道,你和我在床单上滚过了吧,绝的身材可真是好啊……”

  绝的胸口已经中了一枪,不敢回头去看傅雪雅,其实从始至终,他不过是一个男宠罢了,虽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关系,但是该做的都做了。

  鲜红的血从他的胸口不停的往下流着,季锦时冷哼了一声,懒得再管这里的情形,转身去了天台边缘,当看到傅殃还在死死支撑时,满脸的笑意。

  “傅殃,你不是说要让我连地狱也下不成么?看看现在吧,你和宋九月像两条狗一样,就在我的脚下,我看你这手已经没力气了,要不要我帮你一把?”

  说着,她的一只脚狠狠的踩了上去,反复碾压了几下,隐隐的能够听到骨头碎裂的声音,但是看到傅殃脸上没有什么变化,心里短暂的挫败了一下,眼里一闪,将手中的枪举了起来。

  “我知道了,你自己受伤你是不在乎的,只有宋九月受伤的时候,你的眉头才会蹙一下。”

  傅殃的瞳孔一缩,看到季锦时已经把枪口对准了还挂在下面的宋九月,嘴唇狠狠的抿了起来,脸上马上变了颜色。

  “看吧看吧,我就知道你最在乎的还是这个女人。”

  季锦时的语气有些得意,听到后面传来的风声,眉头一蹙,条件反射的往旁边躲了一下,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小黑,眼里闪过一丝幽深,小黑的本领她见识过,如果真要单干的话,她不是对手,只能缓缓往后退缩着。

  她记得以前小黑对她挺亲的,大概是知道她今天做了什么吧,嘴角一扬,向着天台外就飞了出去,刚好吊在了来接应的直升机软梯上,一个瞄准,枪声响了起来。

  呵,今天这些人,她总得带一个走的。

  可是该死的,那个傅雪雅也不知道给绝下了什么迷魂汤,到现在了,对方竟然还拖着残破的身体给她挡子弹。

  傅雪雅只感觉到温温热热的东西洒在了她的脸上,她吓得不敢出声,愣愣的看着这一幕,直到身体砸到地面上的声音响起,她才颤颤巍巍的伸出一根手指头去探了探他的鼻息,气若游丝,她的一颗心瞬间凉了下来。

  “你哥哥……”

  绝没有想到,这几个字竟然是他最后的遗言,傅雪雅这才去了天台边缘,将她家哥吃力的拉了起来,最后瘫坐在地板上,冰凉的冷意让她瞬间清醒。

  扭头看到不远处的身影,眼眶瞬间就红了,刚刚她还那么说了对方,大概这个人到死都还在生她的气吧。

  傅雪雅不知道想到什么,痴痴的笑了起来,没想到这段缘分,如昙花一现般,短暂的让人心酸。

  “厚葬吧。”

  傅殃低声说了这么三个字,手指头已经严重变形了,光是看着都觉得疼,宋九月呼了呼,最后把人往楼下拉。

  “再不去医院,这手就废了。”

  傅殃静静的跟在她的旁边,让留在外面的两个人进来帮忙,处理楼上的事情,最后油门一踩,去了医院。

  本来他的一只手受伤了,应该是宋九月来开车才对,但是他刚刚观察的很仔细,宋九月的手腕被勒的红紫一片,看着惨不忍睹,最后他一只手把对方拎去了副驾驶位。

  到了医院后,医生马上开始给傅殃接骨,宋九月听到“咔嚓咔嚓”的声音,觉得牙根儿有些发软,手腕处猛然传来一阵刺痛,她直接哆嗦了一下,惊呼出声。

  周围的温度瞬间冷了好几度,医生们战战兢兢的给宋九月包扎着,注意到旁边男人的脸色,差点儿被吓破了胆,想着这年头医生也不好当啊。

  宋九月也有些无奈,直到手腕上被包扎好了,才看到傅殃的手打了石膏,眉头马上蹙了起来。

  “傅殃,墨一和喻初原的下落我们还不知道,季锦时现在走了,也不知道下一次遇到是什么时候……”

  傅殃没有说话,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眼睫毛淡淡的合着,嘴唇抿成了一条直线。

  “傅殃?”

  宋九月又叫了一声,发现对方这才回神,有些好奇的偏偏头。

  “你在想什么?”

  傅殃的脸上有些红,她现在只有一只手,怎么解皮带,可是人有三急,他总不能一直憋着吧,只能幽幽的叹了口气。

  “宋九月,我想去洗手间。”

  宋九月本来是想怼对方一句的,毕竟伤的不是腿,哪里这么娇气,但视线在移到对方那条皮带时,瞬间明白了,不过她给傅殃做这种事儿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解开皮带后,她很自然的想要离开,不过被傅殃一把搂住了肩膀,接着便是缠绵温柔的吻,温柔的和水一样……

  傅殃蜻蜓点水的小试了几下后,满意的放开了人,开始解决人生大事。

  宋九月有些不好意思,特别是那种羞耻的声音传来,她的脸上更是红了一些,只能在病房坐着。

  傅殃出来后,去了床上,半躺着刷网上的消息,看到盛腾的那件事儿,眉头蹙了一下,想到他的手机当时没电,宋九月应该担心坏了吧,叹了口气。

  “宋九月,你今天是怎么被季锦时抓住的?”

  按理说这个人已经成长了,不会再犯这种低级的小错误才对,但是人有时候就是这么不可理喻,越是在乎,越是慌乱,宋九月和傅殃都是这样的人。

  宋九月知道,要是自己说出来的话,傅殃肯定又会说她不注意安全,让别人钻了空子什么的,只能在脑海里转了一圈儿,云淡风轻的开口。

  “被威胁就去了,结果发现是个陷阱,撤的不及时。”

  傅殃的眼神缓缓的眯了起来,认真的审视着面前的人。

  “最好是你说的这样,不然下次你就好好在家待着,哪里也不许去,宋九月,以后做事儿记得带脑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