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六十七章 沈白的秘密
  宋九月的心头一梗,要不是因为这人,她哪里用得着心慌意乱,傅殃,果然是她的劫啊……

  两个人都再没有说话,也知道,接下来是不会太平了,毕竟墨一和喻初原在哪里都还不知道,而季锦时已经坐着直升机离开了。

  季锦时……

  宋九月在心头默念着这三个字,拳头缓缓的握紧,她一直都知道对方不简单,但没有想到,她会强到这个地步,看来人家在傅殃身边的这几年,还真不是白呆的。

  外面的天空黑漆漆的,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两人本来打算离开的,不过刚出医院,就撞上了匆匆忙忙赶来的某人。

  宋九月以为沈白是知道傅殃出事,特意来医院看望的,只是她和傅殃就在这边站着,沈白却从另一扇门进去了,眉头一蹙,假如是看望傅殃的话,肯定不会进那门的,难道这人,是得了什么不可描述的病?

  这么一想着,她浑身的八卦因子都活跃了起来,看了傅殃一眼,发现傅殃并不知道沈白过来了,眼里一闪。

  “我有东西忘记了,你先去车里等一下,我马上就下来。”

  傅殃点点头,一只手打着石膏不方便,另外一只手摸了摸她的头,莞尔一笑后,上了车。

  宋九月被对方的那个笑刺的眼睛花,心神恍惚的上了楼,进了沈白所在的那扇门,直到在二楼走廊上,她总算看到了默默吸烟的某人。

  她有段时间没有见到沈白了,没想到对方竟然瘦成了这个样子,眉头一蹙,缓缓的走到对方身边,这么落寞抽烟的沈白,看着还真是颓丧。

  “怎么?得了梅毒?”

  宋九月一张口,所有阴郁的气氛散的干干净净。

  沈白拿烟的手指抖了抖,听到旁边传来的声音,淡淡的垂下眼睛,颇为无奈。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宋九月眉毛挑了挑,她只是不忍心看到男人这个样子,苏小小虽然失踪了,但是她有预感,对方应该是没有什么危险的,她的预感一向很准。

  “沈白,在没有找到苏小小之前,你可要打起精神来,你们两个人之间的羁绊还没有断,你还要等着苏小小回来呢。”

  沈白淡淡的扯了扯嘴角,他现在的身体状况,估计是等不到了吧,从苏小小失踪后,他就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一想到那个人也许已经被抛尸荒野了,心里就一阵疼痛,呼吸困难,似乎被人狠狠的捏着脖子。

  正好这个时候,递单子的医生过来了,以为宋九月是沈白的家人,开口也就没了顾忌。

  “沈先生,很抱歉,你的肝癌已经很严重了,以前还能撑两年,但是现在,恐怕你只有半年的寿命了,还希望你能珍爱生命,不要吸烟喝酒。”

  宋九月震惊在当场,整个人如被雷劈一样,傻愣愣的看着沈白接过那张化验单,直到医生走了,她才呢喃出声。

  “你什么时候得了肝癌的?沈白,你知不知道肝癌意味着什么?”

  沈白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拿着化验单,那一瞬间,宋九月从他身上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心里一凉。

  “你要是死了,和苏小小之间的纠葛怎么办?沈白,你有没有想过,苏小小要是真的不在乎你了,会让你来拍那部电视剧么?你以为投资方是真的找不到作者,直接让你来演男主的么?沈白,是苏小小千叮咛万嘱咐,这部剧的男主角一定要是你,不然就不会改编!!”

  沈白浑身一抖,愣愣的看着说话的人,只觉得手中的化验单有些烫,鼻头一酸,差点儿哭出声来。

  宋九月的胸膛在剧烈起伏着,两个人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怎么能因为肝癌,说散就散了呢?

  “我去苏小小的病房探望那天,你趴在病床上睡着了,那时苏小小悄悄伸手握住了你的,我就猜到,她大概是早就醒了,只是她知道,她的妈妈要是知道她醒了,是不会允许你留下来的,所以她就一直昏迷着,你睡觉的时候,她才悄悄睁眼看你一眼,沈白,苏小小从来没有放弃过你,哪怕她无数次的说过要放弃你,可是从来没有,你又怎么能先放弃自己呢?你对得起苦心经营的苏小小么?”

  沈白的脸上一白,手里的化验单瞬间掉在了地上,整个人痛的恨不得蜷缩起来,只能缓缓的蹲下去,发抖的抱住了自己。

  苏小小……

  宋九月的眼眶也有些红,看到沈白抽动的肩膀,听到他压抑的哭声,心里也不好受,只能蹲了下去。

  “所以你要好好爱惜自己,我会找周老先生研究肝癌这方面的东西,你不要放弃,苏小小还等着你这位英雄去救她呢,相信我,她真的没有事,沈白,我的预感一向很准,假如连你自己都放弃了自己,没有人救得了你。”

  说完这些,她缓缓的站了起来,心口的地方也有些疼,大概是因为她和傅殃之间本来就不太平,却看到了比他们更让人心疼的两人吧。

  沈白压抑的哭声在走廊上轻轻响了起来,宋九月抬眼看到楼梯尽头的傅殃,也不知道那人是什么时候来的,眼里闪了闪,抬脚走了过去。

  傅殃无声的张开胳膊,把她搂进怀里,宋九月不敢乱动,怕伤着他的手,只能示意了一下外面,意思是离开。

  傅殃点点头,两个人相携着,离开了这里。

  直到上了车,宋九月压抑着的心情才好了一些,抬眼看了一下医院,不知道那个男人是不是还在崩溃的哭着,只觉得心里难受的要命。

  “别想了,回家吧。”

  傅殃低着嗓子说了这么一句,语气和平时显然不同,宋九月这个时候才知道,这人也是不好受的。

  汽车缓缓的启动,不一会儿就在新家门口停了下来,大铁门缓缓打开,两边的保镖恭敬的敬礼。

  宋九月也是到了这新地方才知道,以前两个人住的别墅还真是挺简陋的。

  大铁门一开,入目是一个公园,公园的中间是一条小路,刚好够汽车穿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