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六十八章 身份露端倪
  四周是户外游泳池,观星台,网球场,总之上流社会喜欢的体育运动,几乎在这里都能看见。

  汽车最后在别墅门口停了下来,两个下了车后,小黑率先冲了出来,不停地摇头摆尾求抱抱。

  宋九月有些失笑,有些时候,她真想像傅殃那样,给小黑一脚,但是她舍不得,小黑这段时间,帮了她很多忙,真的就和亲人一样。

  “傅殃,你当初是怎么把小黑拐到手的?”

  摸着小黑的头,她扯了扯旁边人的衣袖,医院的医生给她包扎了两边的手腕,还少女心的扎了一个蝴蝶结。

  “它爸妈把它送到我手里的,那时它刚出生不久,患了很严重的病,大概它的爸妈也是没有办法了,才寄希望于人类吧,我那时刚好去那片地区执行任务,夜里在那片原始森林烤火,隐隐的看到不远处闪烁的四只眼睛,那两头高大的豹子缓缓走近,嘴里叼着还剩一口气的小黑,小黑当时患了很严重的牙髓炎,瘦的只剩皮包骨头了。”

  宋九月的眼里亮了亮,没有想到中间还有这个事情,连忙抱住了对方没受伤的那只胳膊。

  “后来呢?”

  傅殃看到她水汪汪的眼睛,心里一软,接着开口。

  “我那时知道了那两头豹子的意思,连任务都忘了,抱着小黑坐上直升机就走了,后来它的牙髓炎好了,慢慢胖了起来,动物有时候真的很伟大,比如小黑的父母,它们是在赌,赌我愿意救小黑。”

  宋九月有些感叹,两人缓缓进了客厅,小黑就在沙发上趴了下来,这两天大概也把它累着了,刚刚还强打着精神去迎接他们。

  她突然很想知道小黑的父母怎么样了,那样的两头豹子,大概也不会过的很差吧。

  “后来小黑胖回来后,我又去了那片土地,本来是想把它送回去的,因为没想过要养它,我一直觉得,小黑这样的动物,就该待在那样的原始森林,兽性才不会被磨灭干净,不过它的父母只是出来和它聚了聚,三头豹子消失了一天,也不知道那个时候它们交流了些什么,在我要上直升机的时候,小黑又屁颠屁颠的回来了……”

  宋九月听到这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但是笑过之后,她突然知道为什么傅殃会把自己的事业打理的如此成功了。

  那时的傅殃已经是盛腾老板了,也是傅家的少爷,可是在那样的情况下,他仍愿意去救小黑,连任务都忘了,救回小黑后,又想到了要把它送回去,人前那么冷漠的傅殃,说到底,心地善良的不能再善良了。

  宋九月低头,眼眶突然有些红,要是她早点儿认识这个人该多好,可以陪他从懵懂青涩到成熟笃定,可以陪他征战商场,在他最美好的年华里,却没有她宋九月,这大概是她最遗憾的事情。

  不过傅殃并不知道她心里的这些感受,本来是打算逗逗小黑的,但看到这头豹子是真的累了,也就没有再打扰。

  而另一边,傅雪雅看到缓缓被盖上白布的人,喉头一梗,眼眶瞬间就红了。

  “傅小姐,人死不能复生,节哀。”

  因为医院里见多了死亡,医生们都已经习以为常了,只能反复的重复着这句机械的话。

  傅雪雅出了医院后,淡淡的上了车,她一直是个爱憎分明的人,绝是在利用她,也背叛了她,这事儿她会记着,对方救了她,她也会记着。

  但是二哥和宋九月差点儿因为对方的背叛而死,这是她不能原谅的,所以什么爱恨,在出了医院那扇门以后,她都忘了,就当人生里不曾出现过这个人,也好。

  回了傅家后,她给家里人交代了一下发生的事情,让他们不要担心,然后就去了自己的房间,沉沉的睡了过去。

  ……

  第二天天刚亮,宋九月就给周老打了个电话,因为以前和喻初原商量过肝癌的事情,对方说过,只有周老有办法,所以不得已,她又厚着脸皮给人家打了电话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周老对她还真的跟亲人一样,一听说她有急事儿,马上就赶过来了,这一点,连傅殃都很惊讶。

  “九月丫头,来我看看,你的身体出了毛病还是怎么了?”

  周永生刚进门,就急急忙忙的问了这句,一双眼睛如激光一般,在宋九月的上上下下都看了一遍,发现对方没什么问题,这才恢复了一副淡然的姿态,高冷的坐在了沙发上,语气傲娇,微微抬头。

  “说吧,什么事?”

  旁边的傅殃抽了抽嘴角,觉得自己可能见鬼了。

  宋九月有些好笑,其实她能够看出来,周老是打心眼里疼爱她的。

  “周爷爷,我有朋友得了很严重的肝癌,医生说最多还剩下半年了,喻初原说过,你可能有办法,我想着来试一试。”

  周永生的眉头蹙了起来,肝癌?现在的医学上并没有完全医治它的办法,他也没有研究过这个东西,不过所有的癌症,只要他愿意研究,就不是什么问题。

  “九月丫头,这事儿你别担心,只要我想救的人,阎王也拿不走他的命,你让你的那位朋友先好好调理自己的身体,因为癌症这种东西,很多时候都是和心态有关的,有人得了癌症,还能长命百岁,你要把对方的思想工作先做好,他想活,我才能救活。”

  宋九月点点头,觉得这个人说的很有理,不过经过昨晚上的一番话,沈白大概是想活下去的。

  “周爷爷,这个你放心,昨晚我已经把他的思想工作做好了,他想活下去。”

  周永生点点头,又交代了几句,才离开了这里。

  他一走,傅殃就纳闷了。

  “宋九月,你觉不觉得周老对你的态度很奇怪?”

  宋九月一怔,她确实这么觉得,但一直以为对方是看中了她的某些品质了,比如可爱,善良什么的……

  “周老是萧家的家庭医生。”

  傅殃说出了这么一句话,眼神幽幽的把宋九月看着,宋九月心里一惊,想到自己的那些梦境,整个人差点儿从沙发上弹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