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六十九章 又是离别
  但转念一想,可能么?真的可能么?她上次去养母家里,知道了自己可能不是宋家人,但是宋妍的那张脸,还需要她去亲自验证,如果那张脸是假的,那就说明她真的不是宋家人,但如果宋妍那张脸是真的呢?

  那只能证明她做了一些荒唐的梦,梦见了别人的人生。

  “宋九月,你有没有想到什么?”

  傅殃看到对方怔愣的表情,眉头微蹙的问了一句,宋九月摇摇头,不知道这样的事情谁会相信,一切只有等到真相大白的时候才能揭晓了。

  “只是觉得惊讶罢了,原来周爷爷竟然和萧家有关系。”

  傅殃的手上还有石膏,拍了拍自己的旁边,示意对方坐到自己旁边。

  宋九月突然有些心虚,傅殃这么聪明,是不是看出什么了?

  但她不知道的是,这么聪明的傅殃,在她前面就如一个白痴一样,只要她宋九月说的话,他都相信。

  坐到他身边后,她的心里一直都忐忑着,害怕这人逼问她,但是没有,对方只是轻轻的捏了捏她的脸,语气认真。

  “我刚刚发现你瘦了,宋九月,这两天好好吃饭,别折腾自己的身体。”

  宋九月松了一口气,这人不问其他的就好。

  很快,秋姨就把早餐端出来了,因为两个人都受了伤,养伤期间是什么都做不了的,只能等伤好了,再去处理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

  不过晚上的时候,傅殃这头狼就憋不下去了,另外一只健全的手悄悄的从她的睡裙里摸了进去,在软软的地方徘徊着,直到被醒来的宋九月一把捏住。

  “你干什么?”

  傅殃没有说话,直接用肢体语言回答了对方,一个翻身,压了上去,眉毛挑着,带着几分邪气的味道。

  宋九月心里一抖,很想把人扒拉开,但是对方的手有伤,她又怕伤了人,只能咬咬牙。

  “傅殃,再忍两天,你的手不行。”

  “我只是手受伤了,那个东西可没有受伤,宋九月,别挣扎了,没用的,我现在就要吃了你。”

  宋九月的嘴角狠狠一抽,真想把人一脚踢到床下去,但是想到好歹是自己的男人,还是忍住了,脸上一红。

  “你这样手会受伤的,你……你躺着。”

  “你想在上面?”

  傅殃说了这么一句后,乖乖的躺了下来,眼里有些期待,似乎在说,快来啊,快来啊,人家等不及了。

  宋九月的脸上狠狠一抖,她在这方面说到底还是很矜持的,但是为了喂饱这头狼,实在没有任何办法了,只能缓缓的坐了上去。

  傅殃的脸上有些陶醉,看到宋九月满脸的害羞,嘴角勾了一下,最后完全沉沦了进去,只要是宋九月,他就愿意沉沦,哪怕万劫不复,他都愿意。

  房间里的声音一直响了很久,直到宋九月气喘吁吁的停下,整个人如一只猫一样,窝进了傅殃的怀里。

  傅殃侧头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亲,脸上带着一丝满足。

  “老婆很棒呢。”

  宋九月更加害羞,这个男人真的是没脸没皮的,这么想了一句,直接睡了过去。

  傅殃静静的摸着她的头发,脸上温柔,亲昵的在她的耳侧蹭了蹭,也跟着睡了过去。

  接下来的时间,两个人都在等着手上的伤好,傅殃也一遍遍的让人打听墨一和喻初原的消息,但是季锦时很有本事,一点儿风声都没有传出来。

  又过了几天,傅殃手上总算是拆石膏了,宋九月的手腕也好了,两人在沙发上查阅着资料,最后相互看了看。

  “我感觉季锦时是在等着你主动去找她,傅殃,季锦时的执念太深了,也太会隐藏了,她在你身边这么多年,你都没有发现,心机可见一斑。”

  傅殃没有说话,他确实没有发现,季锦时厉害的地方在于,能够随时随地把自己伪装起来,就连说出的话,也是经过仔细的深思熟虑,这次对方会露出马脚,大概还是心急了一些。

  那人现在肯定是躲到国外去了,那几条军火线固然重要,但是自从宋九月出现在他的人生后,他就已经悄悄把自己的势力往暗夜之剑里挪了,这一切,只有他自己知道。

  “我会去的。”

  他淡淡的说了这么四个字,墨一和喻初原跟了他这么久,他不可能丢掉两个人,况且以季锦时的性子,绝对会折磨死两个人的。

  宋九月点点头,她知道傅殃会去,这才是她认识的傅殃,对方一直都是这样,对于自己人,不会吝啬丝毫的感情。

  “我呢?”

  她也想跟着去,可是她要是去了,盛腾怎么办?傅家并不是经商的家庭,也许战场上他们无敌,但是在商场上,尔虞我诈,讲究的是计谋,是心术,除了傅殃,傅家其他人是做不来的,现在只有她……

  “我会留下来,你放心吧,我会看好盛腾的。”

  又是这句话,上一次对方离开,她也是这句话,宋九月心里有些感慨,她希望所有的事情都能尽快处理完,她和傅殃就不用再过这样的生活,也许两个人之间,还能有一个可爱的孩子。

  “没看到我的尸体,别相信别人的话,也别相信我死了,宋九月,只要你在,我就不会死。”

  傅殃把人抱着,缓缓的交代着,两个人之间太在乎了,在遇上事的时候就容易不过脑子,他是这样,宋九月也是,但有一个好处就是,他变得怕死了,再也不会一腔孤勇的上前了。

  “我知道,上次的事情你肯定猜出来了,确实是我糊涂了,现在想想,季锦时只是使了一个小手段而已,就把我耍的团团转,傅殃,我感觉自己好没出息……”

  傅殃的嘴角勾了一下,知道这个人是有些挫败了,拍了拍她的背,算是安慰。

  “你不是没出息,你只是太在乎我了,宋九月,下次遇到这种事情,要先忘了我,忘了我们之间的羁绊,只把我当一个熟人,你再去思考,我相信你不会再犯这种错的。”

  宋九月点点头,吸了吸鼻头。

  “你走吧,把墨一和喻初原平安带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