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七十章 可怕的转变
  傅殃又捏了一下她的脸,这才起身拿过衣架上的外套,转身看着在沙发上闷闷不乐的人,脸上温柔。

  “遇事儿多想想,别像这次一样。”

  宋九月撇撇嘴,继续点头,傅殃这才走到玄关,开始低头换鞋,不知想到什么,对着她招招手。

  “过来我再抱抱。”

  宋九月的脸上这才阴雨转晴,飞奔着过来,扑进了他的怀里。

  傅殃往后退了两步,被砸的胸口有些疼,下巴搁在她的脑袋上,蹭了蹭后,这才依依不舍的出门上车。

  宋九月在大门外等了一会儿,直到汽车完全消失在视线,她才低头,发现在脚旁悠悠甩着尾巴的小黑,阴郁的心情总算是好了些。

  她知道季锦时这一次是豁出去了,反正都已经撕破脸,接下来对方做的事情,只会更加疯狂,她要做好应对的准备。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季锦时虽然去了国外,却依旧能在洛城这地方搅弄风云。

  “辛,帮我做一件事,去把季池救出来,他前不久中了宋九月的招,现在估计还在风总的别墅,呵呵,我相信现在的他应该对宋九月恨之入骨了吧。”

  辛静静的坐在沙发上,这个人一声不吭的走了,现在却像没事人一样打电话来命令他,凭什么?

  “季锦时,你现在在国外吧?出国之前有没有想过带上我?”

  季锦时的眼里一深,因为一直都只把这个人当作自己的手下,这次本来就属于逃亡,哪里还能想到对方,但是这个时候,显然不能这样说。

  “辛,对不起,这一次太意外了,我没有想到傅殃会那么听宋九月的话,为了宋九月,竟然想要活活烧死我,辛,当初的约定你还记得吧,服从我的命令。”

  辛的嘴角勾了勾,懒散的靠在了沙发上,当男人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愿意为对方上刀山火海,但要是开始厌恶对方了,那对方什么都不是。

  “季锦时,我们已经滚了床单,不过我相信在你的心里,那也只是各自解决生理需求而已,你就是这样,心里没有任何的感情,理智到恐怖的地步,这次出国,大概压根儿没有想到我这个人物吧,现在想我给你做事,是不是得拿出一点儿东西出来?”

  季锦时静静的听着对方这些话,知道这个人不笨,有些事情怕是被对方猜出来了,只能将语气放得缓和了一些。

  “你想要什么?”

  辛躺在沙发上,缓缓的闭上眼睛,他爱这个人,一直爱,却不能让对方发现,一旦她知道了,只会利用这份感情,变本加厉的指使他,所以他要藏着掖着,要假装不在乎。

  “很久没有和锦时做了,我现在很想听听锦时叫的声音。”

  说出的话如此放荡,毫不掩饰的邪恶,但他的内心却是火热的,听到电话里突然变得粗重的声音,嘴角勾了一下,知道这个人最后会答应的,她永远都是这样理智。

  不一会儿,手机里便传来了女人的声音,暧昧婉转,音调醉人,辛的心思只是恍惚了一瞬,马上就变得苦涩了起来,假如今天这个人不是他,季锦时也会选择叫的,只要能达成目的,她不在乎用任何手段,她就是这样的人啊,一直都是。

  “锦时的声音依旧很美,很怀念你在我身下的日子。”

  他故意把话说得难听,想要听到对方发火的声音,但是没有,从始至终,季锦时都很平静,只有末尾说了一句,去救季池,便挂了电话。

  辛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苦笑了一声,他还记得前不久这个人问过他,和宋九月比,她怎么样?

  其实就刚刚的事情,宋九月是绝对不会做的,因为她有底线,有作为一个女性的尊严,哪怕电话那头是傅殃,她也不会做,这就是宋九月。

  可是季锦时是和对方完全相反的存在,哪怕出卖身体,出卖灵魂,出卖尊严,她都不在意,只要你能为她做事,她陪你上床也是可以的,所以喜欢她的人注定是悲哀的,因为你要随时担心着,担心她现在是不是为了自己的某个目的,正躺在男人的身下承欢……

  悲哀么?太悲哀了啊……

  这也是宋九月暂时斗不过季锦时的原因,因为她豁不出去,而季锦时,敢把一切拿出来做筹码,这样的女人啊,可怕的就跟原子弹一样……

  辛忍住了心里的酸涩,按照季锦时的线索,很快就去了那个所谓的风总的别墅,对方是洛城圈子里出了名的老变态,很会玩,特别是玩男人,季池在他的手里,能好到哪里去,宋九月这一招还真是狠。

  到了别墅后,他总算是看到了被绑在床上的季池,对方呈一个“大”字的模样,赤裸裸的躺着,双手双脚都被锁链扣住,蜡油,鞭痕,指印,在他的身上随处可见,看来这些天被折磨的很惨。

  但是季池的眼里很平静,看到辛解开了他的镣铐,嘴角勾了一下,缓缓的从床上坐了起来,拿过一旁的毛巾把自己的身上擦干净,在衣柜里选择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套在身上后,懒懒的回头看了对方一眼。

  “走吧。”

  辛没有说话,这个时候的季池,给他一种很恐怖的感觉,明明身处地狱,却偏偏表现的一副不过如此的样子,现在的他,和季锦时有什么区别……

  两人离开这栋别墅后,辛将这辆车送给了对方,自己回了家,那样平静的季池,如黑暗中张开巨口的野兽,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把敌人一口吞下去。

  不过第二天,当他看到风总一家惨死的新闻,知道那个人的心里其实并不平静,但是他当时忍下来了,可怕的毅力……

  这是洛城这么多年以来,第一次全家惨死的刑事案件,自然被铺天盖地的报道,警察也站出来描述,所有死者的死状都很惨,就连三岁的小孩,都被剪掉了下面,挂在吊灯上活活流血而死的,其他人的死状也是一个比一个恐怖。

  打了马赛克的照片一出来,几乎全城轰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