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七十一章 意外的未婚妻
  因为场面太血腥了,官方并没有把现场所有的照片都发出来,只是节选了一部分,并且还是重重马赛克,不过这已经够让人震惊的了。

  宋九月在看到照片后,马上想到了那天的那个秃头猥琐男,她记得自己是把季池卖到这个人手上的,现在对方既然遇害了,是不是代表季池已经安全了?

  想到这,眼里深了深,如果季池已经安全了,那么接下来对方肯定是恨不得她马上下地狱的,看来她要小心了啊。

  吃了早饭后,她在沙发上看了一下这个新闻,上面已经高度重视了,因为这是这么多年来,最让人毛骨悚然的案子,警察也放出了话,会动用一切力量去查,但宋九月知道,这些人是查不出什么的,疯狂起来的季池,和恶魔没有区别。

  在沙发上又躺了一会儿,她才去了盛腾,之前已经在盛腾上下立了威,现在哪怕她坐到傅殃的位置上,也没有人敢说什么。

  看到高层送进来的一份份文件,她拿出傅殃的笔,仔仔细细看了过后,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直到眼睛酸涩,才停了下来,手机就在她的旁边,可她不打算给傅殃打电话了,就怕对方不接,而自己又开始胡思乱想,所以她只要静静的等着人回来就好。

  上次抹黑盛腾的黑子,早已经被网友骂出微博圈了,盛腾现在还算一片太平。

  不过这太平在晚上的时候,被一个女人打碎了。

  “你说你是傅殃的未婚妻?”

  宋九月好笑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对方并没有一副趾高气扬的姿态,反而是透着几分温婉,这样的气质,不是装的,至少证明这个人从小就受到很高的教育,不过和她抢傅殃,她可不干。

  “是的,宋九月是吧,我想告诉你,我和傅殃确实是订了婚的,傅家奶奶和我的奶奶玩的很好,奶奶最近才把事情告诉我,这是当年的婚契书,等到傅殃三十岁,我们就结婚。”

  女人手里是一张陈旧的纸,几十年前,网络并不是很发达,那时大家还是书信来往,这样的婚契,在当时的大家族里很常见,但是这种事发生在傅殃的身上,她不信。

  “傅殃现在不在洛城,他的未婚妻和妻子都只能是我。”

  淡淡的这么说一句,就打算从这里离开,只是一个无理取闹的女人,她不想浪费自己的时间。

  “这份婚契傅殃是知道的,他答应过我会处理好你们之间的关系,不然爷爷不会把那个地方交到他的手里,宋九月,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想告诉你,因为你姓宋,你给不了傅殃什么,最后他的妻子只能是我,上面的人已经开始针对傅家了,隐世家族里的其他家族也会参与进来,傅家一个人对抗其他家族,毫无胜算。”

  宋九月的脚步一顿,如果这是个普通女人的话,是不会知道这么多的,她只能转身,静静的看着对方,直到把人上上下下的打量了一遍,这才开口。

  “你是庄家的人?”

  庄清婉一愣,这个人是怎么看出来的?

  宋九月看对方没有否认,眼里深了深,她早已经猜出傅殃的身份不寻常,也从蛛丝马迹里知道,庄老爷子可能是傅殃的上级,而这个人是庄家的人,手里握着婚契,说是要和傅殃结婚,呵呵。

  “庄小姐,我和傅殃的关系,整个上流社会的人都知道了,不用我再向你解释一遍吧,我是傅殃的未婚妻,是傅爷爷承认的傅家人,也是傅殃心里最理想的妻子,你的这份婚契,不算数,没有人会承认的。”

  庄清婉脸上的温柔逐渐消失,冷静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人,她对宋九月早有耳闻,知道她是从小地方来的人,知道她是宋家不受宠的小姐,可是没有想到,对方居然有这样的气魄,哪怕站在她面前,也绝对不怂半分。

  “我爷爷会承认的,傅家奶奶也已经承认了,这是她的遗愿,宋九月,你可以等等看,看看是谁笑到最后。”

  宋九月留在原地,看着这人走远的背影,觉得很莫名其妙,傅殃刚走,对方就来了,要说不是故意的,她还真不信。

  婚契到底是怎么回事,看来只能问问傅雪雅了,这么想着,马上打了傅雪雅的电话。

  傅雪雅最近心情很低落,至于为什么低落,傅家的人都知道,毕竟这人不止一次在大家面前提到那个男孩子。

  所以看到她终于出门,心里总算是有了些安慰。

  宋九月在咖啡馆里等了一会儿,看到傅雪雅从外面走进来,眼里闪了闪,突然想起了那天天台上的事情,想来这个人大概也是不开心的。

  “宋九月,你催的这么急?是不是和二哥之间又出什么事儿了?”

  傅雪雅虽然心情不好,但不会随便把自己的丧气带给别人。

  “你听说过傅殃的娃娃亲么?今天庄家的人来找过我了,说她是傅殃的未婚妻,还说两个人早已经订婚,这婚是傅家奶奶订下的,你听说过么?”

  傅雪雅一脸懵,能和二哥订娃娃亲的,现在庄家也就一个庄清婉吧,她这几天听爷爷提起过这个人,所以记住了。

  “你在担心什么,就算订了娃娃亲,二哥也会想办法解除的,他对你的心思,洛城的上流社会都明白,在大家看来,你已经是傅家的少奶奶了,那一纸婚约,根本没用。”

  宋九月听到傅雪雅这么说,突然沉默了下去,她想起来了,傅殃的另外一个身份,傅家的其他人大概是不知道的,所以她的顾虑,别人也不清楚。

  “雪雅,我知道了,谢谢你。”

  傅雪雅以为这个人是真的想通了,脸上带了些笑意。

  “我们很久都没有一起逛街了,今天去看看吧,春天到了,春装也上新了,去年的衣服已经配不上我今年的气质了。”

  宋九月有些好笑,也暂时忘了这些糟心的事情,起身陪着对方去逛商场。

  女人血拼起来是很恐怖的,宋九月看到季锦时刷爆了两张卡后,有些咋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