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七十四章 萧家小姐有线索了
  宋九月突然就懂了,毕竟萧家丢的只是一个小姐,可不是什么双胞胎,何况她的身世,傅殃早已经查了好几遍了,什么都没有查出来,萧家要查,也查不出什么的,整个洛城都知道她和宋妍是双胞胎……

  只要双胞胎这个梗还在,就没人觉得她会是其他人。

  “周爷爷,萧家找了这么多年,难道一点儿线索都没有么?”

  周永生叹了口气,这个世界这么大,谁知道那个小小的人会生活在哪里呢?当初的阴谋来得猝不及防,大家安慰好夫人后,一切线索都被人刻意抹掉了。

  “最近倒是有线索了,国外传来消息,说是发现一个类似于小小姐的女孩子,几个少爷都已经赶过去了。”

  宋九月心里一抖,原来已经有线索了啊,她紧捏的拳头这才放松了下来,拿过包里的纸巾擦了擦。

  “这是我准备好的中药,大半年的,两个月过后,就没有症状了,等你全部吃完,宫寒也就好了,不要再吃外面的止痛药,对你没好处。”

  “我知道了,谢谢你,周爷爷。”

  周永生摆摆手,眼里有些疲惫,他也是今早上刚刚从国外赶过来的,几个少爷已经去发现小小姐的地方了,如果不出意外,大概能够把小小姐带回来的。

  宋九月又说了几句,这才起身,将中药拿在手上,离开了这个地方。

  上车后,她回头看了一眼,依旧是一股熟悉感,可是人家已经说过了,有线索了,线索在国外,和她宋九月什么关系都没有,也许她就是宋九月,宋家的那个不受宠的小姐。

  这么想着,叹了口气,回了别墅后,马上将药交给了秋姨,自己则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而此时的国外,傅殃静静的看着下面这座城市,直升机继续在天上飞着,接收到的信号总是断断续续,肯定是有人在这中间故意阻拦。

  上次国外的军火线被king端了,两人本来就算结下了梁子,这次傅殃主动送上门,King又怎么可能坐得住,况且还有个很重要的东西被对方拿走了啊。

  “king,听萧家堡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已经有了那位小姐的消息,看来当初的那个婚约要执行了,娶了萧家小姐,对你的帮助很大,你和她从小又有婚约,萧家堡也是记得的,这个节骨眼把人找了回来,连老天都在帮助我们。”

  King的脸上没有什么表情,手里捏着红酒杯,眼里突然深邃了下去,从上次傅殃一行人离开后,他的那块玉佩就不见了,萧家这样的大家族,还遗留着很多老一辈的做法,那块玉佩在,婚约就算数,要是不在,他与那位萧小姐,也就没有缘分。

  “找到傅殃,把玉佩要回来。”

  “是。”

  傅殃也没有想到,自己随随便便顺回家的玉佩,竟然是人家的定情信物,还是king和萧家的定情信物,他算是不动声色的解决掉了一个大麻烦。

  季锦时现在就在M国,但是M国里,king的势力是最大的,要想在这里找人,就得和对方正面杠上。

  不过很快对方就传来消息,说是只要他愿意将拿走的玉佩送回去,就主动把季锦时交出来。

  要换作是平时,傅殃早就交了,但是现在,心里却有个声音在不停的告诉他,不能交,不然以后肯定会后悔的,反正和king在这里耗下去,最多耽误一些时间罢了,那块刻有“月”字的玉佩,他是绝对不会给对方的!

  这里是king的地盘,他也不会贸然出手,只能先和自己的人找了一个小角落,隐藏了起来。

  “老板,喻初原和墨一就在这个城市,只是这里是M国的首都,各方势力交错,要是硬来,我们也讨不了什么好处。”

  傅殃又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一点儿呢,静静的分析着地形,季锦时从踏入这里,就不见了踪迹,肯定是被某方势力藏了起来,况且她本身实力也不错,要想找人,并不容易……

  一行人在这个地方歇息着,傅殃又抽空给宋九月汇报了一些情况,害怕她担心。

  “你说傅殃来了M国?”

  季锦时看着面前的男人,听到这个消息,嘴角勾了一下,傅殃来了这里,那留在洛城的宋九月岂不是没什么人保护了?她想对付,轻而易举。

  “他把宋九月留在洛城,这是最大的纰漏,上次宋九月没有任何脑子就中了我的计,只要遇上和傅殃相关的事,她是最容易冲动的一个,呵,把感情放下第一位的女人,注定走不了多远的,我会留在这里,和你一起对付傅殃,既然你和萧家小姐有婚约,到时候要是搭上了萧家,可别忘了我这个老朋友,毕竟人家可是把那么多条军火线,都送给你了呢。”

  季锦时的声音突然嗲了起来,指尖儿暧昧的在king的胸膛上划着,king的嘴角一勾,将人打横一抱,向着一旁的大床走去。

  “娶了萧家小姐,我再给你制造机会,嫁给萧家的少爷,只要你能和萧家的那位小姐相处好,你要什么,萧家都会答应你的。”

  季锦时的眼睛一亮,哄好一个没有什么心机的大小姐,岂不是分分钟的事情么,纤细的腰一翻,坐到了king的腰上。

  “那这事儿可说定了。”

  King的手顺着她的腰一直往上摸着,最后扯掉了她的衣服,被眼前的风景刺的瞳孔一缩。

  “先把我伺候好,锦时,你的技巧,是所有女人里最让人把持不住的。”

  季锦时没有说话,整个房间里的气氛突然就暧昧了起来,就连床也摇动的厉害,可见两人有多激烈,而为了能够嫁进萧家,和萧家扯上关系,季锦时也豁出去了,腰肢灵活的取悦着对方,直到外面露出一丝阳光,两人才停了下来。

  “也不知道萧家那位小姐是什么福气,这一旦回了萧家啊,多少人得把她捧着,萧家老爷子这些年身子越发硬朗,他要是想为这个外孙女撑腰,没有人能为难她,有些人就是命好,哪像我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