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七十五章 你的羞耻心呢
  完事后,季锦时趴在king的胸口,这么酸酸的说道。

  King缓缓的摸着她的头发,其实他挺欣赏季锦时这样的女人,为了目的可以不顾一切的去牺牲,哪怕别人在践踏她的尊严,她也会笑嘻嘻的笑脸相迎,这样的女人,要么不成功,要么就是人上人。

  何况,她的床上功夫真的一流呢,他会嫌弃女人脏么?会嫌弃她在多少男人的身边承欢过么?根本不会,因为他自己就不干净,这一点,他还是有自知之明。

  “萧家阳气重,家庭里男性占大半,这么多年,很少生女孩子,所以当初那位小姐出生,可谓是受尽宠爱,也就投了个好胎吧,没什么好羡慕的,锦时也不差。”

  季锦时的嘴角撇了撇,要是有萧家堡那样的身份背景,她何必来做这些事情呢,不过就像king说的,那样家庭里出生的小姐,肯定是单纯得不得了,只要她有机会接触,两人一定能成为好姐妹,到时对方还不是任由她拿捏么……

  手机在一旁响了起来,她拿过一看,是辛打来的,眼里闪了闪,看来是把季池救出来了啊,这个人做事,从来不会让她失望的。

  King的脸上有些邪恶,将季锦时一把压到了自己的身旁,顺便拿过她的手机,按了接听键,自己则又重新动了起来。

  季锦时没有想到对方会来这一出,没有忍住,叫出声来,脸上红晕一片,水汪汪的眼睛把king看着,king的脸上也有些兴奋,更加卖力。

  “嗯……辛,季池救出来了么?啊……你轻点……”

  季锦时的心里明白,这个是男人的恶趣味,但是她还要依附这个男人,还要靠着他搭上萧家,所以哪怕知道对方是故意的,她也会陪着把这出戏演完,相互满足,相互利用罢了。

  辛捏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听到里面传来女人娇滴滴的叫声,想着季锦时果然是这样的女人啊,一刻不见,你就会担心她是不是在别人的身边承欢。

  “季池已经救出来了。”

  “那就好……啊……”

  辛的心里瞬间蔓延出一种名叫恶心的东西,可是再怎么恶心,她都依然是他最喜欢的人,能有什么办法呢,先爱上的人都是输家,没有原因,没有理由,这场博弈他早就已经输的干干净净了。

  眼眶瞬间红了起来,他没有挂电话,里面还能传来男人的喘息声,最后他似乎妥协了一般,缓缓开口。

  “季锦时,你的羞耻心呢?”

  季锦时面前的世界一直在上下起伏着,听到这句话,脑海里一阵恍惚,羞耻心?那是什么东西?要是她有的话,早就饿死在某个角落里了,她也不会是今天的季锦时。

  人生就是这样,有得就有失,后悔么?她从来都不后悔,容貌和身材都是上天赐予的礼物,她能用来取悦别人,达成目的,以此少走一些弯路,她就是对的,那些站在道德制高点上看不起她的人,都不过是自视清高罢了,因为他们没有在底层挣扎过,没有绝望过,才会那么天真。

  King的动作还在继续,她的叫声也是,既然辛没有挂电话,她又何必觉得尴尬。

  “辛,你从出生就是王子,当然知道羞耻心,可我不是,我一出生就是……是姐姐的衬托品,我要强颜欢笑,要会演戏,才能把自己喂饱,嗯……我们的人生机遇不一样,你没资格来指责我,我是季锦时,我不在乎任何人的看法,我只要……只要成功……King,快点……”

  辛的一颗心沉了下去,他恨不得把这手机摔了,恨不得戳聋自己的耳朵,可是能改变什么呢,他的心里苦涩不堪,最后眼眶微红的坐在了沙发上,“哇”的一下吐了出来。

  一个人到底有多离奇的遭遇,才会让自己堕落成这个样子,季锦时,她是最可怕的女人,因为她现在已经没有作为人的那些品质了,她只要荣华富贵,只要成功。

  电话里的声音小了下去,看来结束了,他的嘴角苦涩的扯了一下,觉得自己也有些贱,居然到这个时候还放不下对方。

  季锦时的手机从她的手心里滑落,主动挂掉电话后,从一旁拿过了红酒,抿了一口,才戏谑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男人的恶趣味还真是受不了。”

  King没有说话,指尖在她的脸上划着。

  “你就不怕你的小情人生气?”

  季锦时的脸上更加嘲讽。

  “生气?他又不是第一次知道,男人有时候就是这样,上赶着让别人作践,辛要是受不了了,早就离开我了,可是他留了这么久,不就代表他能受得了我么。”

  King拿过她手心里的红酒喝了一口,突然发现,女人要是恶毒起来,比蝎子都恐怖,难怪有句话叫最毒妇人心。

  起床穿衣,没有再看对方一下。

  “傅殃既然来了M国,我就得找他要回东西,只要我娶了萧家小姐,就不会忘了你,季锦时,你的手段很厉害,要是能控制得了那位萧家小姐,整个萧家堡都会听命于你。”

  季锦时的嘴角淡淡的勾了勾,不过一个普通女人罢了,能有什么本事。

  “King你放心,对付男人我有一套,对付女人也是一样的,一个流落在外这么多年的小姐,恐怕连人情冷暖都还看不透,拿捏她,易如反掌。”

  King没有说话,季锦时这样的女人,他是不会永远留在身边的,她没有什么情谊,只有利益,她因为利益来找他,也同样会因为利益背叛他,这样的女人,心是野的,栓不住。

  而季锦时留在床上,喝光了那些酒后,眼里闪了闪,说她不要脸也好,放荡也罢,反正她已经成功一大半了,曾经踩在她头上的人,都已经被她挫骨扬灰了,现在只剩下一个宋九月,真是碍眼的存在,不过傅殃既然来了这里,那她就该出手对付那女人了。

  将酒杯一放,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等到拨通以后,音调慵懒的开口。

  “国际上不是有人出钱买杀手玫瑰的命么,告诉排行榜上的人,杀手玫瑰是洛城的宋九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