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七十八章 在天有灵
  这一切显然是别人的阴谋,她下车后看了看汽车,发现自己居然上错了车,因为这车牌号根本不是她的,晚上应酬喝了一点儿酒,大概当时没有注意,只能将大衣拿在手上,转身看了看这片墓地。

  亦白哥,你会保佑我的对吗?

  她在心里默念了这么一句,抬脚想要走上去,可是刚走几步,便感觉到有人在不远处亦步亦趋的跟着自己,心里一抖。

  大半夜的,鬼?

  可是转念一想,鬼比人恐怖么?也就没有回头,继续往上走,汽车已经处于没油状态了,手机也刚好没电了,她不知道自己能干嘛,索性上去看看亦白哥吧。

  “那女人怎么还往上走,你们不是说女人都怕鬼么?怎么她没有尖叫?”

  男人郁闷的声音响了起来,周围的保镖连忙安慰。

  “王子,她不是一般的女人,不然你当初也不会那么喜欢了。”

  男人一听,通体舒畅,将小丑面具拿在手里,百无聊赖的扣着指甲。

  “王子,我们要不要上去看看。”

  “大半夜的看什么死人,把车灯给我亮着,我怕黑。”

  “可是车灯要是亮了,她就知道这里有人了。”

  “开车灯,我怕黑。”

  几人嘴角一抽,想着这个人心智还不成熟,还在恢复期,先让着他。

  车灯一亮,宋九月便有所察觉了,转身往山下看了看,灯光朦胧中,那个男人就站在那团光晕里,亮眼,温暖。

  她的鼻头一酸,扭头又看着面前的墓碑,死气沉沉的照片如今变成了下面这样一个鲜活的人,要换作是别人,早就吓懵了,但是她没有,她觉得亦白哥一定是知道她害怕,所以来陪她了。

  尽管距离太远,她看不清光晕里那人的长相,但是心里已经把对方的面貌勾勒了一遍,那就是亦白哥,一种强烈的直觉。

  墓碑前还摆着鲜艳的花,是她上次上山的时候留下的,这里现在到处都是阴气森森的感觉,但是因为下面的那一束光,她心里所有的黑暗都被驱散了,将花束打开,拿过一旁没有烧完的纸,发现自己的包里还有打火机,指尖在照片上摸了一下,这才笑了起来。

  “亦白哥,哪怕到了下面,你依旧在关心我。”

  说完这句,她起身,将拆开的几朵花和没烧完的纸拿在了手上,顺着阶梯,一步步的向着那束光走去。

  “王子,我们走吧,我看这女人来者不善,今晚我们这样戏弄了她,指不定她要怎么报复我们呢。”

  男人没有动,心里传来一阵阵的苦涩,最后他看到宋九月停在自己的面前,他本来想伸手去捏捏对方的脸的,可是那女人直接蹲了下去,开始淡定的在他的面前烧纸。

  “亦白哥,我就知道是你,有你在,我一点儿也不害怕,是不是你的钱又花光了,所以上来催我了,你放心,等我回家了,一定把全洛城的纸都买了烧给你,让你在下面舒舒服服的当个土皇帝。”

  几个男人都跳开了一大步,见鬼的看着神神叨叨的女人,只见宋九月一本正经的从包里掏出了三根香,点燃后,插在了他们的面前。

  “亦白哥,你也看到了,这里离洛城市区很远,我今晚刚应酬,穿的是高跟鞋,手机也没电了,要是走回去的话,这双腿非得废了不可,要是你在天有灵,就赐我一辆汽车吧。”

  宋九月低头认认真真的烧着纸,扭头的时候,看到不远处果然停着一辆汽车,愣愣的捏了一下自己的脸,发现居然是真的,眼眶瞬间红了起来,又扭头把花放在了一旁。

  “亦白哥,你要是在天有灵,就回来吧,我不要车了……”

  气氛瞬间沉闷了下去,几个男人浑身起鸡皮疙瘩,没有人敢说话,在这样的墓地,遇上一个神经病,大家都怕。

  宋九月烧完了纸,叹息一声,最后朝着那辆车走了过去,关车门,踩油门,一气呵成,最后离开了这个地方。

  “王子,她把我们的车开走了。”

  “嗯。”

  男人没有说话,眼里有些复杂,最后狐疑的扭头看了两个活宝一眼。

  “当初真的是宋九月抛弃的我?”

  两个男人一梗脖子。

  “千真万确。”

  男人也就没有再说话,几个人被寒风吹的瑟瑟发抖,最后还是坐着来接应的直升机回去的。

  宋九月迷迷糊糊的回了家后,直接倒在了沙发上,根本没有心思做其他的,她的脑子已经开始不清醒了,真的以为自己做了一个长长的梦,又或者是梦中梦。

  直到第二天,她才看到了早间新闻,说是一辆黑色的宾利被人恶意炸毁,炸弹的威力让宾利的残骸都没有留下,宋九月看了看监控,发现那就是自己昨晚坐去应酬的车,脑子瞬间便清醒了。

  要是昨晚她坐了自己的车回来,现在恐怕被炸成渣了,瞳孔一缩,想到昨晚被带去了墓地,难道冥冥之中,亦白哥真的在帮助她么……

  她的眼眶瞬间红了起来,匆匆的吃了一点儿面包,早餐便什么都吃不下了,出门发现自己开来的那辆车还在,她更加相信昨晚是亦白哥让她逃过了一劫,想到自己昨晚允诺对方的事情,马上打了电话出去,让人把整个洛城的冥币都买了,去西山墓地上烧着。

  “都烧完了么?”

  “宋小姐,都烧完了,再烧不行了,西山会被纸灰淹没的,我相信陈先生已经收到了你的心意了,那么多钱,他在下面当皇帝都没人敢反对。”

  宋九月点点头,还是有些不放心。

  “纸上都写名字了么?那里那么多墓碑,要是别人和亦白哥抢怎么办?”

  “写了的,宋小姐,盛腾的人办事,你放心。”

  宋九月这才将背靠在椅背上,眼神看着天花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最后才呢喃了一句。

  “那就好,我不希望他在那边受委屈。”

  办公室里没人再说话,他们也是最近才知道陈亦白的事情,想到那个人还那么年轻,大家只能摇摇头。

  “你们出去吧,最近多注意一下来盛腾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