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八十二章 她是高岭之花
  看来红莲是自己出去的,这样她的心里也就安了一些,在原地等了一会儿,一个人都没有看到,这才上车,不甘心的离开了这里。

  而这个时候,已经有人把杀手玫瑰成了王妃的消息放出去了,还在不断赶来洛城的人瞬间有些望而却步,之前大家只知道杀手玫瑰是宋九月,现在听说她是王妃,又加上人家当过Z国的外交大使,这要是把人杀了,恐怕Y国和Z国的人都不会放过他们吧……

  当然也有人铤而走险,毕竟三亿不是小数目,拿着这些钱,可以去其他国家逍遥快活一辈子了,人在这样的诱惑面前,能把持得住才怪。

  在国外的季锦时听说这个消息,脸上又青又紫,实在搞不懂,杀手玫瑰什么时候成了Y国的王妃,呵,她连Y国的王子是谁都不知道,宋九月还真是有两把刷子。

  想到这里,她心里的不甘和嫉妒快把她淹没了,宋九月一个小地方出身的人,凭什么会有那么多的人帮助她,这贱人的命就这么好呢!

  她起床,腿软的差点儿跪在了地上看到自己身上的青青紫紫,嘴角扯了一下,自从她来了这里,king就像从来没有见过女人一样,每天都要折腾到很晚。

  她忍着身体里的疼痛,将一旁的衣服拿了过来,穿在身上后,起身离开了这个地方。

  出了古堡后,直接上了一辆车,汽车兜兜转转,最后在一栋白色的小洋楼面前停了下来,不过这栋洋楼的外观有多漂亮,它的里面就有多黑暗和肮脏。

  她打开那扇门,看到里面被吊着的两个人,嘴角一勾,缓缓的走近。

  “墨一,初原,傅殃来救你们了,不过他不知道你们在这个地方,有我在,他亲自来了也没用。”

  墨一没有说话,浑身上下都是伤,还在滴滴答答的往下流着血,在脚下汇聚成一滩,鲜红中带着一些暗色。

  喻初原比他好一些,不过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只是身上的伤口没有那么恐怖。

  季锦时缓缓的走近喻初原,指尖在他的脸上抚了抚,最后似感叹一般,将自己的唇凑近。

  “这次要不是初原,恐怕我已经被活活烧死了,初原,你说说,要我怎么感谢你,是要我的人呢,还是要我这颗心?”

  喻初原低垂着眼睛,没有说话,他知道一切都变了,却没想到变得这样的快,还记得第一眼见到这个小女孩,对方像是一只受惊的兔子,紧紧的抱着毛绒玩具,窝在角落里不说话。

  那时的季锦时像个天使一样,美丽,温柔,善良,只不过那时的夏冰太耀眼了,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所以根本没有人注意小透明一样的她。

  “锦时,十年前的那场宴会,我是第一次遇见你,你很漂亮,长长的黑色头发,穿着小洋裙,怀里还抱了一个毛绒玩具,你像个公主一样……”

  季锦时听到他这么说,轻轻笑了起来,公主?她可从来不是什么公主啊,从一出生,她就是那个姐姐不断向上爬的垫脚石,那套裙子,是姐姐不要的,那个毛绒玩具,也是对方不要的,那时的她像个乞丐一样,只能拿着夏冰不要的东西,这人却说她像个公主,难道她就活该捡别人不要的东西么?

  眼里一深,手从喻初原的肩膀移到了他的手上,拿过他的手,缓缓的放到了自己的胸前,感觉到对方的抵触,眼里有些暧昧。

  “初原,其实你很喜欢我对吧,不然这一次不会告诉我这么多,当然也不会救我出来,也不会背叛傅殃,以前你就对我很好,总是躲在角落里悄悄偷看我,其实我都知道的,我在国外时,你总会被汽车开到我的楼下,待一整晚后,又悄悄的离开,我都知道啊。”

  喻初原的手指触到那个软软的东西后,瑟缩了一下,想要收回来,却被季锦时紧紧的握住。

  “不过初原你太天真了,你知道你在我楼下等着的时候,我在干嘛么?我在和别的男人滚床单,很多还是我们组织上的兄弟,他们的技术都不错,每次都把我伺候的很舒服,初原,那时我想着,你要是也加入我们该多好。”

  喻初原的手抖了一下,这些他都知道,季锦时是一个堕落到泥沼里的女人,根本没有谁能够把她捞起来,当初他对自己很有信心,不过看到一个又一个男人从她的身上离开后,他也就看开了。

  “初原,我和他们什么都没做,我想把宝贵的东西留给傅殃,可是他却有其他女人了,宋九月什么都没有,更加没有能力,她凭什么得到傅殃的爱,我不甘心。”

  季锦时说着,眼眶红了起来,她努力了那么多年,结果宋九月不费吹灰之力,就把一切都拿走了,那么好的傅殃,凭什么属于宋九月啊,她根本不配。

  喻初原没有说话,是啊,这个人是没有和那些男人进行到最后一步,但是该做的可都做了,喜欢老板?她在别的男人的身子下的时候,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她的根本不是喜欢,只是一种占有,一种不甘罢了,季锦时只是把生活的苦闷通通强加到了老板不喜欢她这一点上,呵,宋小姐可比这个女人强多了,至少人家干净。

  “锦时,你有什么不甘心的,你比宋小姐好太多了,至少你睡过的男人,比宋小姐吃过的盐还多,你廉价到人人都能上,可是宋小姐不一样,男人只想把她捧在手心里,她是高岭之花,而你,不过是泥沼里的一株狗尾巴草。”

  季锦时听到对方的比喻,愣了一下后,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这个男人不是喜欢她么?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

  牙齿一咬,将对方的手放进了自己的胸前,也不在乎一旁还有墨一,反正她这身体,见过的人太多了。

  “初原,我相信你是喜欢我的,现在我想把自己给你,你会拒绝么?”

  喻初原的手紧紧的捏成拳头,不想自己碰到对方丝毫,可是心里不争气的想要更多,眼眶微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