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八十八章 吃狗粮
  宋九月将鼠标缓缓往下面滑着,心里没有什么波动,发现评论还在不停的往上涨,不一会儿就破了十万,其中也很多说她是蹭热度的,说她对死者不尊重,似乎在所有人的心里,傅殃突然就成为一个死人了。

  她点开了自己的微博,先用手机给红色证书拍了张照片,传上去后,附上字。

  “前不久刚刚结婚,出来度个蜜月,突然听说自己的老公死了,媒体是要搞事情是吧?瞎带什么节奏,还有啊,我从始至终的男朋友只有一个,就是傅殃,现在他成了我的老公,有些人就看不惯了,恶意造谣,大家再猜忌,我可真的生气了。”

  这条微博一发,算是一个晴天霹雳,炸在所有人的头顶,大家都懵逼了,之前一直以为宋九月的男朋友另有其人,结果人家说了,一直是傅殃。

  网友们手抖的翻了翻宋九月以前的微博,当翻到织围巾的那条时,只觉得血槽已经空了,傅少居然亲自织围巾?还有当时宋九月的语气,天呐,这两个人太甜了吧。

  但是这怎么够,大家又打开了傅殃的微博,滑到了当初下大雪时的照片,当时那个女人就在他的怀里抱着,小鸟依人的样子,所以,这个女人是宋九月是么?

  大家短暂的懵了一会儿,才纷纷捂着胸口反应过来,原来人家两口子竟然偷偷摸摸的秀了这么多次恩爱,他们竟然像个傻逼一样什么都不知道,这狗粮简直来得猝不及防,大家只觉得这辈子的狗粮都在今天全吃了,宋九月这个死女人不动声色的嫁给了她们的梦中情人,这让人怎么受得了。

  “宋九月你这个死女人,我恨死你了,你居然和傅少结婚了……他是我老公,嘤嘤嘤……”

  “我感觉自己真的失恋了,老公居然背着我有其他女人了。”

  “整个洛城的女人都失恋了,宋九月你这个罪人。”

  这个消息实在太劲爆了,不一会儿评论直接破五十万,扶摇直上,稳稳的霸占着热搜第一,宋九月这才领悟到傅殃的魅力,不愧是国民老公啊,这下怕是碎了不少少女的芳心吧。

  她的嘴角弯了弯,只要这个消息放出去,谁还会觉得傅殃死了呢,人家分明是度蜜月去了。

  她抬手,打算将电脑关了,但是很喜欢被人祝福的感觉,内心好歹住着一个小女人,也就那么大剌剌的开着,偶尔看一眼网友们的评论,脸上满是笑意,要是傅殃在就好了。

  微博评论一直蹭蹭的往上涨,并没有要停下来的趋势,一直到傍晚,这个消息都在热门挂着,这让一些人纷纷变了脸色。

  庄清婉呆呆的看着网上的消息,明明她和傅殃还有婚约,那个女人却直接来这一套,否定了她和傅殃之间的关系,宋九月怎么能这样。

  如果她没有猜错的话,傅殃现在并不在洛城吧,呵,这女人真是戏精,这就是她一个人的独角戏,那个结婚证肯定是假的。

  “爷爷,我和傅殃的身上有婚约是真的,他不能就这样和宋九月结婚,这样太不尊重我了,我和他的婚约是奶奶定下的,傅家不得不承认,爷爷,我是不是该去傅家一趟?”

  庄清婉站在桌子前撒着娇,而庄鸿正低头练字,没有注意她说了些什么,直到手中的最后一笔完成,这才抬头看着面前的人。

  “清婉,感情这种东西是强求不来的,你和傅殃就没见过几面,怎么可能真心喜欢他,你不过是仗着那份婚约,想要闹事罢了,傅殃他既然有喜欢的人,你又何必去添乱。”

  庄清婉的脸上白了白,她以为爷爷会站在她这边的,没想到对方竟然让她不要去添乱,牙齿咬了咬,谁说她不喜欢傅殃的,她一直就很喜欢傅殃啊……

  那个人从小就是众人围绕的中心,小时候他每次过生日,都会有很多女孩子抢着去送礼物,那个时候她还很小,但还是隐隐的知道,傅殃和其他的小男孩是不同的,他穿着小小的西装站在众人的面前,满脸冷漠,对于收到的礼物并没有多看一眼,像个不沾烟火的王子一般,只一眼,她就把他放在心上了。

  那时她抱着小小的礼物,飞快的跑到他的面前,低头的瞬间满脸通红,一向大方的她,在面对那个人时,竟然没有丝毫的勇气,就像做了错事的小孩子一样,慌乱又害怕。

  “傅殃,这是你的礼物,是我亲自做的。”

  那个时候,别的小女孩都是直接从商场买了礼物送给对方,但是她没有,她花了一个月的时间,学会了蒸蛋糕,那天给他送的,就是她亲自蒸的蛋糕。

  也不管那个人是怎么反应的,送了礼物以后,她就害羞的跑了,后来听到宴会上的小孩子在窃窃私语,说是傅殃刚刚吃了蛋糕,脸上带着笑,那时她还小,却知道了甜蜜的味道。

  庄清婉的手紧紧的捏着,本来以为自己和他再没有交集,没想到无意中得知两个人竟然有婚约,这是她最后的机会,怎么可能不抓住。

  但是她抬头看了看面前的人,发现对方完全没有要帮她的意思,有些泄气的垂着肩膀,最后起身离开了这个地方,回了自己的房间。

  “清婉小姐,你这是怎么了,愁眉苦脸的,是谁惹你不高兴了?”

  庄家的保姆马上跑了过来,这个保姆和一般的保姆不一样,她是看着庄清婉长大的,严格意义上,算得上是庄清婉的奶妈。

  “孟姨,爷爷好像不喜欢我和傅殃之间的婚约,还让我不要去打扰人家,爷爷一点儿都不懂我,我是他的孙子,他居然都不帮我,还那么说我,弄得我好像是破坏别人感情的坏女人一样。孟姨,从小你就疼我,你说说我该怎么办,我真的很喜欢傅殃,现在他快要和另一个女人结婚了,我好不甘心。”

  孟姨的脸上有些心疼,从小就看着这位长大,看到她的脸上出现这样的表情,叹了口气。

  “也许老爷子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