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八十九章 苦肉计
  “孟姨,你别为爷爷找借口了,他就是想让傅殃接管那个位置,才不让我去破坏人家,可是我和傅殃先有婚约的,我也比宋九月先认识他,我不会让步的。”

  孟姨听到面前的人这么说,连忙四处看了看,脸上有些白,最后上前一步,有些惊慌的捂住了她的嘴。

  “我的小姐啊,有些话可不能乱说,老爷子还不知道你已经听说那个地方了,你要是这么光明正大的讲出来,他会不高兴的。”

  庄清婉的眼睛眨了眨,由于被人捂着嘴巴,根本不能开口说话,只能被对方连拖带拉的拽进了屋。

  孟姨有些心虚的关好房间门,这才语重心长的开口。

  “小姐,老爷子从小就疼你,有些事情是不能硬来的,稍微使用点儿苦肉计就行了,老爷子毕竟是你的亲爷爷,哪里有不疼你的道理。”

  庄清婉听到她这么说,眼里亮了亮,最后缓缓走近对方,声音带着几分期盼。

  “那孟姨你觉得我该怎么做?”

  孟姨没有说话,最后想了想,才凑近了她的耳朵,缓缓呢喃了几句。

  庄清婉的心怦怦的跳,觉得这个方法可行,也就答应了下来。

  到了晚上的时候,庄家的人都已经到齐了,在客厅围在了一起,打算用餐,不过迟迟见不到庄清婉的身影。

  老爷子的眉头蹙了一下,看了一旁的孟姨一眼。

  “清婉呢,怎么还不下来吃饭?”

  孟姨低头,手在自己围着的围裙上擦了擦。

  “小姐从今天下午开始,就一直很不开心,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刚刚我已经敲过门了,她不开门,老爷,我也没有办法。”

  庄鸿的脸上一沉,庄家的家规森严,可不允许谁耍这些小性子,现在大家都在这里,总不能长辈们都等她一个小辈吧。

  “再去敲敲门,要是实在不开,就拿钥匙打开。”

  庄鸿说了这么一句后,脸上的表情也有些不好看,以前自家孙女虽然也任性了一些,但从来不会像今天这样。

  不一会儿,孟姨就从楼上下来了,依旧是摇摇头,最后从一旁的抽屉里拿了钥匙,又重新去了房间。

  楼下的人只听到楼上传来一声尖叫,接着便是惊慌的哭声。

  “清婉小姐怎么了?!快叫医生!!”

  庄鸿的手一抖,预感到可能出大事儿了,马上拉开了椅子,以最快的速度上楼,进房间一看,差点儿吓出心脏病,房间里全都是血,而庄清婉正泡在红色的浴缸里,手腕上还在滴着血,闭着眼睛,小脸上一片苍白。

  “清……婉……”

  庄鸿的声音都在发抖,马上让人将人抱了出来,不一会儿医生就过来了,把对方的手腕包扎了起来,语气遗憾。

  “庄老爷子,庄小姐这是用浴室的玻璃划破自己手腕的,这次失血不算严重,也幸亏发现的及时,不然……哎,也不知道庄小姐这是遇到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你们一定要多开导开导他,千万别再做傻事。”

  庄鸿的脸上有些惨白,这个孙女从小就没有吃过什么苦,能有什么委屈,肯定是因为傅殃那件事儿吧,叹了口气,看来得和对方好好商量一下了。

  等医生走了以后,房间里瞬间变得阴沉了下去,庄家的其他人都在这里,不过都能看出来老爷子的心情是不好了,一时间也没有谁出声打扰。

  “你们先下去吧,等清婉醒了以后,我会和她,好好交流的。”

  大家相互看了看,最后点点头,离开了这个房间。

  庄清婉其实一直都醒着,这个时候也有些紧张,毕竟这是第一次骗自己的爷爷,也不知道对方会不会发现什么。

  她确实割了手腕,不过大部分的血都不是她流的,都是准备好的血浆罢了,她的手腕伤的并不深,毕竟只是演戏,没必要搭上自己。

  她轻微的放缓了自己的呼吸,觉得时间差不多了,这才幽幽醒过来,桌上是她写好的遗书,大概说了自己为什么会自杀,老爷子要是有心的话,一定会看见的。

  果不其然,她醒来的第一眼,就发现老爷子正在认真的看着那张纸上写的东西,嘴角缓缓的勾了一下。

  老爷子似乎也知道她醒了,声音没有丝毫的起伏。

  “你真的很喜欢傅殃么?清婉,你该知道,傅殃和宋九月是在一起的,你们虽然有婚约,但那都是大人之间的糊涂事儿罢了,宋九月已经得到了傅老的认可,你这么横插一脚,大家都不会同意的。”

  庄清婉没有说话,庄鸿以为这个人是想通了,想要继续出声劝说,但她这个时候又开口了。

  “爷爷,我和傅殃没有相处过,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喜欢我,也许他并没有那么喜欢宋九月,也许宋九月不是陪着他走到最后的人,这世界上的事情,谁又说得清呢,爷爷,你常常告诉我的是,要敢于争取,没有争取过,怎么会知道那不是自己的。”

  庄清婉的话掷地有声,似乎是下了很大的决心一般,看到老人还有些为难,假装自己的头疼,缓缓将背靠在床上。

  “爷爷,你既然不答应我,又何必救我呢,我很喜欢傅殃,没有他,我宁愿去死。”

  庄鸿的眉头月蹙越深,最后只能妥协般的叹口气。

  “清婉,你让爷爷好好考虑一下,别急,过两天再给你答复。”

  但是庄清婉可不放过这个机会,对方现在已经有些妥协了,只要她再用自己的命稍微威胁一下,他就会彻底答应的,嘴角勾了勾,他最了解自家爷爷了,一旦真的再给他两天时间,他能马上恢复理智,绝对不会答应她的话。

  “爷爷!!”

  她的声音猛然拔高,从枕头下翻出了一把枪,直直的抵在自己的太阳穴上,脸上坚定,指尖就那样扣着扳机。

  “爷爷,我说过自己很喜欢傅殃,没有他,我也不想活,这次我想为自己争取一下,我们两个既然有婚约在身上,他就应该对我负责,这是责任啊,爷爷,他怎么能什么都不知道呢……我的心里真的很委屈,这份婚约,从始至终只有我一个人承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