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九十章 打捞到傅殃
  庄清婉说到这里,眼眶通红,手上一直在发抖,似乎握不住那枪,随时都会有子弹射出来。

  庄鸿的心一直吊着,看到对方情绪这么激动,颤抖着身子起身,想要过来好好劝劝人,却被庄清婉制止了。

  “清婉,你别乱来,爷爷也很为难,傅殃他是个好孩子,我不可能逼迫他去做自己不喜欢的事情,他既然喜欢宋九月,人家两个人现在也领了证,你就不该去打扰他……”

  “爷爷,我只是想要一个机会,难道这也错了么?”

  庄清婉缓缓的闭上眼睛,似乎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一般,吓得庄鸿脸上惨白一片。

  “爷爷答应你就是了,你别乱来。”

  庄清婉听到对方这么说,暗地里勾了勾嘴角,这个人心里还留着对奶奶的愧疚,所以现在对她这么好,眼里闪了一下,最后将枪放下。

  “爷爷,你放心,我只是想要一个机会而已,假如傅殃真的不喜欢我,我不会破坏他们两个人的,庄家的家教在这里摆着,我不会给你丢脸的。”

  庄鸿没有再说话,虽然答应了这个孙女,却不知道傅殃那里该怎么交代,他是傅殃的上级没错,但是人家感情上的事情,根本轮不到他来管,何况他一直把傅殃视作自己的接班人,滥用私权,这是他最讨厌的事情。

  本来这件事是没有解的,但这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奇怪,第二天的时候,在北海的手下就来报道,说是打捞上来一个人。

  庄鸿匆匆忙忙的就赶过去了,对方只说了是暗夜之剑里的人,却并没有说打捞上来的是谁,所以他在看到那人是傅殃的时候,吓了一大跳,马上让人将人带去了庄家。

  傅殃身上的伤很严重,也不知道泡了多久,很多伤口都已经发炎了,虽然这个季节还很冷,但是海水的温度却是温的,所以伤口溃烂的更加厉害。

  “庄老爷子,这……恐怕需要把烂肉切掉,再重新包扎,不然这整个肩膀都会废的。”

  “按照你说的来吧,尽快动手。”

  庄鸿的声音这个时候倒是挺正常的,看到自己缩在一旁的孙女,知道对方也是被吓着了,叹了口气。

  “他没事,你先把自己的伤养好。”

  庄清婉点点头,眼里闪烁着一些其他的东西,她觉得老天都在帮她,本来还想着怎么找机会去接近傅殃,没想到对方倒是主动送上门来了,还是这样伤痕累累的样子,要是对方醒来,以为是自己救的他,那自己的机会岂不是更大了一些。

  “剪刀,镊子,纱布,还有消毒用品,通通准备好,最好是再端一盆清水过来。”

  医生在一旁有条不紊的安排着,庄清婉因为想清楚了这中间的弯弯道道,马上变得殷勤起来,也没有离开,就在这个地方一直守着。

  傅殃伤的很严重,这个时候还在高烧着,医生给他喂了退烧药,拿过剪刀将他身上的衣服一点点剪开。

  庄清婉在一旁打下手,看到傅殃露出来的腹肌,脸上微微红了一下,从小到大,这是她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观看一个男人的身体,不过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傅殃的身材,比欧洲那些男模还好,她的一颗心瞬间怦怦跳了起来。

  医生的额头上都是汗水,给人打了麻药以后,开始用手术刀刮着那层烂肉,直到将烂肉刮干净了,才上药,最后用纱布缠了起来。

  因为海面上的残骸实在太多,那个时候的海面又被炸弹轰炸着,傅殃的身上都是大大小小的伤口,医生最后包扎完的时候,手都酸了,探了探他的额头,叹了口气。

  “烧的太厉害了,也不知道能不能挺过这一劫,度过危险期,这得全靠他自己的意志力,还有这烧,已经四十度了,要是再不退,恐怕会被烧成傻子。”

  医生的语气不怎么好,整个人也很焦躁,因为知道床上躺着的人是谁,所以才更加恼火,想要找出一个好的解决方案,争取把人保住,但是想来想去都没有什么办法,只能拿过一旁的冰袋敷在了他的额头上。

  药已经喂了,破伤风的针也打了,能不能挺过去,还真的看他自己的造化。

  “医生,他的伤很严重么?他会不会死?”

  庄清婉在一旁问了这么一句,声音发抖,最后坐在了傅殃的身边,眼眶有些红,将他的手拿了起来,握在了自己的手心里。

  “清婉小姐,傅少伤得太严重了,我刚刚处理的只是外伤,他的内伤我也不清楚有哪些,我看他的身上有很多淤青,应该受过很严重的撞击,脑袋上也是,最严重的恐怕就是脑袋了,里面有没有淤血还不能确定,要是产生了淤血的话,肯定会压迫到神经的,所以我也不敢保证傅少马上就会醒过来。”

  庄清婉点点头,眼泪啪嗒啪嗒的掉在傅殃的手背上,傅殃的手轻轻动了一下,不过并没有谁看见。

  这一夜,庄家灯火通明,没有谁敢去睡觉,庄清婉就在傅殃的旁边守着,看到他的嘴唇干了,马上就用水沾湿,听到他呢喃着想喝水,马上去楼下端了温水上来。

  虽然傅殃现在昏迷着,但他感觉自己很幸福,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觉得自己这么幸福,嘴角弯了一下,犹豫着伸手,最后放到了傅殃的脸上。

  这是她朝思暮想这么多年的脸,没想到现在她能这么真实的摸上去,傅殃就在她的身边躺着,真好,要是他的身边一直是她该多好啊,要是他一直昏迷不醒就好了……

  想到这的时候,她浑身一震,有些惊讶自己居然有这样的想法,傅殃怎么能不醒呢,他要是不醒,两个人之间的婚约怎么办,她还等着他给自己一个解释呢。

  可傅殃要是醒了,一心一意想要回到宋九月的身边,这可怎么办?毕竟整个洛城的人都知道,傅殃是喜欢宋九月的,对方的心里只有宋九月,要是真的醒了的话,恐怕迫不及待的就想回到那个女人的身边吧。

  想到这里,眼里一暗,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