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九十五章 梦境
  而萧琴歌一直都在房间里坐着,最后眉头蹙了一下,看着床上陷入昏迷的人,低头又看了一眼自己染血的衣服,起身去隔壁的房间换下。

  再回来时,走到窗台边拉开了床帘,柔和的阳光瞬间倾泻了进来。

  这座岛最多的就是桃花,如果是坐飞机经过,往下面看的话,一定会觉得这是一个花团锦簇的世界,粉色的桃花纷纷扬扬,如梦如幻,这本来是他打算送给妹妹的礼物,不过那个人却失踪了。

  他发了一会儿呆,这才吩咐人去熬粥,因为不知道这个人什么时候醒,所以最好还是随时都把粥准备好。

  做完这一切,他才重新在床前坐了下来,宋九月这个人,他很了解,因为这张脸和妈妈太像了,所以刚看到对方的照片的时候,他就去把她调查了一遍。

  宋家双胞胎,不受宠的女儿,得出的结果就是这样,所以一开始的激动已经褪去,再遇到她的时候,也只是觉得投缘。

  可是今天,看到她伤痕累累的从远处一步步走过来,他觉得自己的心就跟破了一个口子似的,哗啦啦的流着血,疼的要命,看到她那倔强的眼神,更加疼,那一刻,他恨不得把所有伤害她的人挫骨扬灰。

  宋九月,你和我的妹妹到底有什么关系,你认识她,还是你就是她……

  傍晚的时候,宋九月开始发烧,前不久断断续续的梦又开始了,一会儿是女人的哭声,一会儿又是小男孩的调笑声。

  三个男孩子躲在院子里划着拳,脸上带着兴奋。

  “萧琴歌,你耍赖!!这次该我来带妹妹了,你可别忘了,上次你把妹妹带出去摘花,妹妹还被蜜蜂蛰了。”

  “那这样吧,我们把妹妹放到中间,然后大家一起叫她一声,她走向谁,我们谁就带她,这样公平吧?”

  其中的一个男孩子提出了这么一个方法,虽然他看着年少,但脸上都是沉稳和温雅,说话时眼里像是揉碎了星光一般,漂亮的醉人。

  “我同意!”

  萧琴歌马上急呼呼的表态,眼神高傲的看了某人一眼。

  “我也同意……”

  某人脸上严肃的嗫嚅了这么一句,和萧琴歌的咋咋呼呼不一样,他看着很冷漠,脸也是标准的冰山脸,身上的冷气仿佛能把人冻死一般。

  如果说萧家大少是寒冬腊月,那么二少爷便如同春暖花开,冰水初融,而少爷便是邪魅轻佻的那一个,所以这三个人站在一起,根据气质,你就能看出谁是老大,谁是老二。

  三人都同意这个方法以后,一个小女娃就被抱到了中间,睁着茫然的眼睛四处看着,她的周围画了一个很大的圆,而三个小男孩就站在圆弧上,眼里带着期待。

  “妹妹。”

  “妹妹。”

  “妹妹。”

  三个孩子同时喊了一声,小女孩懵着一双眼睛,活蹦乱跳的向着老大跑了过去,一向冷漠的老大,脸上缓缓浮现了一丝笑意,不过转瞬,那丝笑意就定格了,显得有些僵硬。

  因为那个小女孩跑到一半,拐了个弯,向着老二跑去了,老二的脸上有些红,着急的握紧拳头,手心里都是汗水,浑身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喊着,过来啊,快过来啊。

  然而他还来不及高兴,就看到那个丸子头的小女孩跑去了另一边,停在了老三萧琴歌的面前。

  萧琴歌激动的大叫了一声,最后一把抱住了人,满脸得意。

  “三哥,你不是说要送给我一座岛么?”

  “小月你再等等,三哥最近去看了一下,那边的岛都太丑了,其他海域的岛又太远了,三哥决定为你修一座岛,等小月成年,就能送给你了。”

  “三哥,那你一定要记得送给我。”

  小女孩嘟囔了一声,欢天喜地的拉着人跑了,而留在原地的两个男孩子,满脸的失落,老大虽然冷漠,但好歹还是个小孩,眼里瞬间就有了两泡眼泪,最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一旁的老二也红了眼眶,跟着哭了起来。

  头顶是大雪天,两人这么一哭,鼻子瞬间通红,萧家的佣人连忙心疼的跑了出来,然而怎么哄都哄不好,急得快哭了。

  “两位祖宗唉,可千万别哭了。”

  “小小姐也是喜欢你们的,跟着三少爷去玩一会儿就会回来了。”

  然而两个小男孩像是被人抢了心爱的玩具一般,抽抽噎噎的没有停下,最后两个人哭着跑向二楼,去告萧琴歌的状。

  宋九月的心里很难受,眼角有些湿润,她握着自己的拳头,很想从这些奇奇怪怪的梦里醒过来,但是现实像是一张巨网一般,把她紧紧的缠住,让她呼吸困难,最后又沉浸在梦境里。

  “你怎么又带着妹妹去摘花了,上次去摘花,妹妹被蜜蜂蛰了,琴歌,你太不听话了。”

  然而小男孩一脸献宝的将妹妹推了出来,摸着她的脑袋,眼角弯弯。

  “妈妈,你看妹妹很高兴,我爬到树上给她摘了腊梅,她还亲了我一下呢。”

  女人的脸上瞬间就变了,马上将他搂过去仔细检查了起来,最后发现他膝盖和腰上的淤青,眉头蹙了一下。

  “妹妹要花,会有人给她摘的,你还是孩子,不能让自己受伤,不然妹妹会心疼的。”

  “妹妹真的会心疼吗?”

  女人正准备说话,旁边的小女孩就抬起了头,声音斩钉截铁。

  “会!我当然疼哥哥。”

  三个人瞬间便笑开了,因为那个时候她才四岁,根本不知道心疼是什么意思。

  床边的萧琴歌拿过纸巾,在宋九月的眼角边擦了擦,有些疑惑这个人到底做了什么样的梦,看起来似怀念,又似伤心。

  时间已经晚上九点了,对方果然发了高烧,额头上的冰袋换了一个又一个,萧琴歌也越来越焦躁,直到凌晨五点,他才趴在床边睡了过去。

  宋九月觉得这个梦做的太长了,她像是一个旁观者一般,看完了别人的人生,最后还为梦里的主人公感到心疼,恍惚间以为自己就是那个被宠着的小女孩。

  “三哥,你说过要送我的岛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