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站所有小说,均为 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收藏本站
秀小说网 > 相见恨晚 > 第七百九十七章 把岛送给你
  他没有说话,宋九月也什么都没有说,可能因为心虚的缘故,她的目光有些闪躲,偶尔对上对方,也会别扭的移到别处。

  萧琴歌的嘴角勾了一下,伸手摸了摸她的头,这个时候似乎已经冷静下来了,只是眼里总感觉多了一些什么东西,不过宋九月看不透,也不敢问。

  “这座岛你喜欢么?”

  宋九月没想到对方会问这个问题,身体抖了一下,以为这人是在故意试探她,嘴唇抿了抿。

  “喜欢,只要三哥送的,我都喜欢。”

  萧琴歌挑挑眉,伸出指尖在她的鼻尖刮了刮,脸上有些宠溺。

  “你和小时候一样,嘴甜,你喜欢的话,我就送给你了,包括这上面所有的军事基地,小月,你要是喜欢,通通都拿去好了。”

  语气里说不出的轻快,心脏也如同一个饱满的气球一般,直接飘了~

  宋九月的脸上一抖,她原本只是想骗骗这个人,然后借助对方的力量在北海找找傅殃,但是这人明显是认真了,眼里闪了闪,虽然她不是什么好人,但现在享受着萧家小姐的东西,心里还是有些愧疚的,又加上面前这个男人是真心对自己的妹妹,她更加觉得抱歉。

  “我……其实我……”

  我不是你的妹妹,我是宋九月,不姓萧。

  这个时候,她是有些羡慕那个所谓的萧家小姐的,因为有这样的哥哥宠着,以后不管做什么,都有人在她的后面撑腰,真好啊,人与人的差别还真是大,有些人还真是会投胎。

  “不想说的话,就别说了,小月,你喜欢就好,只要你喜欢,三哥就很开心。”

  宋九月听到旁边传来这个声音,缓缓低下头,拳头也悄无声息的握了起来,她很想问问这个人,不是说萧家小姐已经有消息了么,为什么对方还会觉得自己是他的妹妹呢,真是奇怪。

  但是现在问这个问题,显然不合时宜,她只是想借助这个人,找到傅殃,一旦找到了人,她就会离开,不会拿人家的东西。

  “三哥,你在北海见过傅殃么?他在北海失踪了,有人说看到过他出现在这里,我这次过来是寻人的,你能帮帮我么?”

  萧琴歌没有说话,似乎在低头沉思什么,回神的时候,脸上带着一丝笑意。

  “小月想做什么,三哥都会支持你的,你找到傅殃之后,会不会跟我回萧家呢?”

  宋九月心里一抖,她要是跟着去了萧家,一切岂不是都暴露了,萧家的人那么恐怖,肯定不会放过她这个冒牌货的,只能先暂时把这个人拖着了……

  “等事情结束,我就会跟你回去的,三哥,再给我一点时间吧,等我做做心理准备。”

  萧琴歌看到她这么心虚的样子,嘴角勾了勾,眼里也有些笑意,像是包容一个满嘴谎话的孩子。

  “你好好休息,假如傅殃在北海,我的人就一定能找到他,假如他不在北海,那三哥也没有办法,小月要是撒个娇,三哥就把人派出去其他地方找找。”

  撒……撒娇?

  宋九月的脸上一红,觉得有些羞耻,但是看到萧琴歌一脸正经的样子,瞬间便有些泄气,转而鼓足勇气,脸上突然升起了灿然的笑意。

  “三哥,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小宝贝儿么?你说过什么都听我的。”

  萧琴歌一愣,突然想起在小月失踪的前一天,他正好给她送了生日礼物,她窝在妈妈的怀里,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三哥,那我是你的什么?三哥以后会不会对其他女孩子也这么好,妈妈说三哥以后会结婚,会有自己的小娇妻。”

  “不会的,小月永远是我的小宝贝儿,三哥什么都听你的。”

  萧琴歌的身子僵在原地,眼眶有些红,连忙转身,心脏那里似乎被人狠狠的划了一刀般,撕心裂肺的疼。

  那晚上的小月,是整个古堡里的公主,第二天却是所有人都不愿意回忆的黑暗。

  一失踪,就是这么多年……

  “三哥会帮你的。”

  他沙哑着声音说了这么一句,有些狼狈的出了房间,关上门后,靠在墙壁上平复自己,连手指都在发抖,那是一种心颤,只有最亲的人才能给予。

  不远处的佣人发现了他的异样,马上跑了过来,伸手想要搀扶人。

  萧琴歌摆摆手,去了楼下,在沙发上坐了下来,拿过一旁的咖啡喝了一口,这才抬头看了旁边的人一眼。

  “去好好调查宋九月,也许以前我们得到的消息有误,这次一定要好好查查,我怀疑这中间有什么事情被我们忽略了。”

  下人点点头,眉头微微蹙了一下,事情都过去了这么多年,要是别人有意隐瞒的话,当初与这事儿有关的人恐怕早已经被解决了,说句灰心的话,现在去查,结果也是一样。

  不过他看到面前这个人一脸阴沉的样子,也不敢质疑什么,只能马上招呼了人,去打听宋家的消息。

  “让我们的人在北海上找傅殃,假如他在北海,一定要把他平安带回来。”

  看着外面倾斜进来的阳光,他又对着不远处的人说了一声,佣人们点点头,马上去传递消息。

  等所有人都走了,萧琴歌才低垂着头,不知道该干什么,最后叹了一口气,心脏那里依旧有些疼。

  假如宋九月就是小月,这么多年,她到底过着一种怎样的生活啊,宋家不受宠的小姐,背锅侠,呵,也幸好宋家现在已经不在了,不然他非得直接让战斗机开过去,把那块地夷为平地不可。

  越是想着,心里便越发愤怒,但是过了半个小时以后,他整个人都已经平静下来了。

  当初小月失踪,整个萧家都乱了,萧家人急急忙忙的出去寻人,却忘了追究事情到底是怎么变成那样的,为什么一向森严的萧家,会在那天出现那么大的纰漏,那群人偷走小月,竟然还能平安无事的出去……

  他的眼里一深,想到什么,“嘭”的一下将手里的杯子捏碎了,手心顿时鲜血淋漓,越是疼,越是让他清醒。